太久沒寫了

最近在台灣八旗文化總編輯富察先生的FB上的交流﹐記錄一下。
他接受電台訪問﹐談到滿清為什麼失敗?提出一觀點:漢化的滿清皇帝,失去了早期處理政治和社會事務的務實彈性,失去了面臨新挑戰時調整自我的精神。

我的想法﹕有時我會把一封建皇朝和一家族大企業作對比﹐經過長時間的開枝散葉﹐就算沒有外力﹐整個系統也膨脹得難以自我支撐﹐再加上創業者的後代多數欠缺前人的勇闖精神﹐如果不定時革新整頓﹐他日總會倒塌。
所以家族成員可以持有股份﹐但管理恐怕還是應該選賢讓能。

富察﹕許倬雲的一本書,曾用企業創業、併購、倒閉的角度分析中國古代王朝,非常有趣新鮮。或許你讀過?

沒讀過啊﹐那聽來很有趣﹗我是因以前看到有人比較康熙帝和光緒帝﹐覺得並不公平﹐於是就嘗試比對兩人所面對的內部和外部因素﹐發現兩人所處的世界完全不同
我又傻傻的問﹕那麼大蒙古帝國又為何如此短命?

富察兄乘機打廣告呢﹗答案見:杉山正明寫的《忽必烈的挑戰》第三部第五節——為何未盡全攻?(八旗文化出版)哈哈,廣告一下。其實日本學者的看法是:蒙古所建立的龐大軍事和通商帝國,大到需要更高的技術手段來維繫(比如互聯網、高鐵、飛機),如果從商業公司的角度看,擴張太大,財務和管理就需要更多技術手段。這是最根本的原因。

*****
無論如何﹐我還是傾向先撇開種族因素﹐檢視一下滿清。
滿清三百多年﹐有時候需要以尚武精神鞏固自己﹐有時就要以漢文化的元素來解決問題﹐到了清末﹐恐怕就要西化才能生存了。
一個國家/體系要變革向前進﹐在某些關鍵時刻﹐可能需要放棄一些利益﹐作出一些讓步﹐但清末的統治集團﹐本來是有不只一次轉彎的機會﹐但最終還是不願妥協。
(想起來現在的香港也出現類似情況?)

這次對話中途﹐因想翻查一些細節﹐所以打開以前寫的東西重溫﹐原來自己曾經寫過﹐慈禧太后從不放心思培養接班人﹐今天想想﹐她可能在身體變差的時候有思量過﹐但出於政局﹐不得透露半點風聲﹐也不得露出馬腳給人猜測﹐否則只有亂上加亂。
[PR]
# by wwjune | 2015-03-08 16:42 | 歷史之輪

再多一次就夠了

我不贊成妖魔化慈禧﹐但透過矮化﹑埋沒他人(恭親王﹑光緒等等)的方式來突出她﹐或為她平反﹐並不可取﹐也不是治史的應有態度。
她的很多改革舉措﹐是出於辛丑條約後的逼不得已﹐當時滿清已是苟延殘喘﹐
我同意溥儀所說的﹐她為保住愛新覺羅寶座盡了最後一分力。

不只一次和自己說﹐想在有生之年﹐再去多一次崇陵﹐一次就夠了﹐雖自己並不老﹐但即使中國再不斷迅速發展﹐再不斷改善交通網絡﹐旅遊配套﹐去崇陵的路﹐還是舟車勞頓。

今天先來這裡憑吊一下。
[PR]
# by wwjune | 2015-01-15 16:22 | 歷史之輪

自閉 時間 空間

曾接觸一個印度移民來的自閉少年﹐最初相處﹐感覺他情況並不嚴重﹐說話有些口齒不清﹐也比較能承受重複性的事物和程序。

一年多過去了﹐我意識到自閉人士有自己的一個世界﹐從沒敢奢望自己能讀懂﹐曾看到一些支援團體的提示和心得﹐頗為受用﹐例如我們普通人習慣了某個對答頻率﹐一問一答是緊接著的﹐就算不答﹐也會作出一些反應或表情﹐至少可確認已聽到訊息﹐但有時跟自閉人士說話﹐說完話或給予指令﹐久久都沒有動靜﹐以為他聽不到﹐出於本能﹐一般都會立刻重複說一次﹐經驗者認為這要避免﹐不應成為習慣﹐其實他們有收到訊號的﹐但他們的頭腦需要更多時間去處理﹐如果立刻重複說一次﹐反而中斷了處理的過程﹐後來發現﹐多加停頓﹐多付出耐性﹐果然會有反應﹐或有行動。

日常的工作﹑學習環境﹑作息規律﹐和圍繞身邊的人物﹐平常人認為沒什麼﹐但對自閉人士已經造成一定壓力﹐如果在正常的規律上再加添壓力﹐必須當心﹐比如他偶然會要求去廁所﹐有時一去超過五分鐘﹐過了一段時間就知道﹐他想遠離一下﹐舒緩壓力﹐當然﹐Time-out 時間長了﹐要不要催他﹐外人實在很難拿捏分寸﹐怕弄巧反拙﹐無論如何﹐自閉症者需要更多的個人時間和空間﹐人和聲音就越少越好。

給予他們更多的時間和空間﹐等於我也能獲取時間和空間﹐如果他要喘息﹐那我也就小休吧﹐而就我所見﹐只要調整好情緒﹐並不見得做不成事。

他暑假總是渴望能回去印度老家﹐探朋友﹐看看祖母﹐不怕忍受超過四十度的高溫﹗家人嘗試說服他延遲﹐一度冷戰﹐接下來一兩個月﹐變得無精打采﹐也是的﹐來了才兩年﹐普通人適應移民生活已不容易﹐何況他是自閉﹐不禁想﹐他的朋友是怎樣的人呢﹖能一直接納他﹑容忍他﹐實在很難得啊。
[PR]
# by wwjune | 2014-09-14 17:36 | Btn Cultures

生忌

143年就如此過去了
感謝你的啟發
願你一直伴我同行
[PR]
# by wwjune | 2014-08-13 16:40 | 歷史之輪

國立臺灣博物館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914288586193&set=a.440804236192.209217.230461351192&type=1&theater
[PR]
# by wwjune | 2014-03-19 16:40 | 歷史之輪

香港嶺南大學創校緣起

清光緒十四年,亦即西元1888年,美國長老會(American Presbyterian Church)在廣州沙基金利埠創辦了一所名為格致書院(Christian College in China)的高等學府。這所學府就是今天在香港復校四十多年的嶺南大學的前身。是年3月28日,格致書院正式授課,第一批學生只有三十人。
1893年,格致書院脫離美國長老會,在紐約另組董事局(Trustees of the Christian College in China),成為一所不屬於任何教會的基督教大學。其時中國政局正值多事之秋,格致書院既屬外國教會所有,難免成為仇外份子滋擾的對象。1900年,曾經在格致書院就學的史堅如謀刺兩廣總督德壽事敗,格致書院引起了滿清政府的注意。為免捲入政治旋渦,格致書院遷往澳門暫避。1903年,格致書院改名Canton Christian College,中文校名亦改為嶺南學堂,是為「嶺南」用作校名之始。在澳門流寓期間,嶺南學堂更一度考慮遷往九龍。1904年,嶺南學堂決定遷回廣州,並在廣州河南康樂村購下三十多英畝土地,成為日後嶺南大學的永久校園.......

http://www.ln.edu.hk/cht/info-about/history
[PR]
# by wwjune | 2014-01-27 14:28 | 歷史之輪

十年光緒迷

我記得差不多是這個時候了﹐
當然﹐痴迷不會長久﹐沉澱的情感﹑內心深處的無限思念﹐才能歷久常新﹐並更有力量。

光緒同好Furui 賦七律一首﹐概括自己近年的經歷﹑觀察和心情:
留洋五載鄉情切,赴職京師十三行;
霧都租借猶談笑,抬首卻望趙家樓。
舊時天子祭日壇,今朝宦商觥籌錯;
遙想羊城有志士,打倒列強除內寇。
[PR]
# by wwjune | 2013-10-18 15:28 | 歷史之輪

書終於上架了﹗

c0090351_17152293.jpg


想告訴大家----還有永遠不老的光緒爺﹕
“光緒瀛台遺夢”上架了﹐是一本電子書﹐真很高興
今年剛好我“認識”了光緒十年了﹐歷史既深且廣﹐是個掘之不盡的寶藏﹐
寫這本書﹐全憑熱情﹐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當中一大遺憾是錯過了台灣畫家德珍老師﹐後悔以前沒有嘗試聯絡德珍老師﹐就是因為稿件一直沒做好﹐回想起來﹐就算給草稿她看有什麼所謂呢﹐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光緒迷﹐只怕能找到一個知音﹐分享自己對光緒的喜愛﹐就足夠了﹐可惜﹐她人已不在了。

德珍三十七歲離世﹐光緒三十七歲駕崩﹐這年紀死亡﹐誰都說是英年早逝。
現在自己活到這歲數了﹐有時在人前認老﹐有時卻是後生。
這所謂“英年”﹐是人生最好的年齡段嗎﹖
感謝一直在路上陪伴的讀者和文友們﹗願共勉之﹗


各平台網址﹕


PUBU電子書
遠傳e書城
READMOO
MuchMarts (Mobile Only)
台哥大樂讀
Mr. Book
UDN



[PR]
# by wwjune | 2013-03-16 15:05 | 歷史之輪

但求無形回報

付出和回報不相稱, 令人洩氣
忙問這一切是為了什麼﹖What for?
換來的是慨嘆﹑批評-----新一代從小生活豐足﹐不願耕耘吃苦
難怪古代人常勸---今生得為來世積福
那麼無奈之下﹐莫問今生收穫﹐不如期望看不見的下生
也是一種安慰

(外出吃飯聽廚工侍應對話有感)
[PR]
# by wwjune | 2013-01-21 16:07 | 胡思亂想

光緒瀛台遺夢 目錄

1.病急投醫--從甲午到戊戌
風湧雲起時---<日清韓貴顯御肖像>
丁汝昌的待遇
文明進化與剪辮
光緒皇帝定製世界地圖
叔嫂共和
難捨翁師傅
戊戌火不熄
貓捕雀

2.庚子篇
慈禧給列強還以顏色
力挽狂瀾--光緒親電外國元首求斡旋
太后也當難民---西逃路上
命硬的趙舒翹
小說教育與流氓世界
中國第一架飛機
夜雨聞鈴腸斷聲
慈禧太后與昭和天皇

3.後宮佳麗三人
可憐的隆裕
珍妃與文廷式上位
得寵的代價---廷仗﹑降級﹑關押﹑落井
德齡的情意結

4.光緒之死
誰是兇手

5.紫禁城落日
溥儀登基
光緒遺詔---托孫中山除袁世凱
辛亥革命百年與海外華人
固執的孫中山
梁啟超內心交戰

6.管家婆治國
「親爸爸」的來由
太后性忍﹐實則難測
皇上性暴﹐內實忠厚
正副手如火星撞地球?

7.硬要假設歷史
如果大正天皇不死
廉親王胤禩與太后對壘

8.軼聞
京師大學堂雕像
慈禧以珍寶抵債
國寶物歸「原主」
同治帝戴耳環﹖
光緒帝二三事

9.結語
劃破時空的緣份
歷史感
[PR]
# by wwjune | 2012-10-17 15:35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