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 07月 16日 ( 1 )

一直很想寫一段有關死亡的感想﹐但恐怕三言兩語說不清楚﹐我剛才跟自己說﹐這段文字﹐只要一天自己還在經營這個blog, 帶著一堆未知數(uncertainties)走過人生的每一天﹐反正就隨時會有更新的必要。

先離開了的老爸跟我說過﹐人自出生的那刻起﹐就已經在步向死亡。是的﹐但是人偏是要等它跟自己以不同形式接近的時候﹐才會去嘗試理解一下它。

話是這樣說﹐但記得小時候躺在床上﹐的確有閃過一股念頭--一睡永遠不起﹐是怎樣的呢﹖跟著一股恐懼感輕輕閃過﹐我的理智告訴我﹐我是不捨得離開我認知的這個世界﹐而走向不可知的另一端。

只是最近這幾年﹐即便有同樣的經歷﹐恐懼感竟比以前減退了﹐我想有意義的活著﹐而且既然世界给了我那么多,觉得应该留下来回馈些什么的,我仍然為每天能夠清醒地起床感到欣喜﹐但當開始親身領會到﹐人間之愛﹐其實是短暫的欣悅而苦繫終生之後---Pleasure of love lasts but a moment, Pain of love lasts a lifetime﹐ 覺得塵世也非孩提時代所想的那麼可戀天真﹐竟然跟自己說﹐這只是一睡不起而已﹐就如佛教所說的“大睡”與“小睡”之分, 至於另外一端是天堂是極樂世界還是什麼其他的﹐也不打算多管, 也理不來。而且﹐我們出生之前所處的狀態可怕嗎---那時根本毫無認知﹐死亡可能就是回到這原點吧﹐恐懼其實是隨認知而生﹐沒有認知﹐就根本沒有怕。

看過另外一個blog, 題為“死亡之難”﹐他說﹕死亡其實沒那麼難的,難的不過是活著的人。我完全同意﹐就以自身來說﹐死亡之前的過程才是重點。傳媒人梁文道前陣子在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鐘”介紹一本書﹐最後帶出的意思是﹕“人總是在想應該怎樣生﹐但也得想想應該怎樣面對死亡。”
[PR]
by wwjune | 2007-07-16 16:19 | 邁向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