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未分類( 3 )

Merry White Christmas

This year in Vancouver we've got thick packs of snow to fit the occasion.

When I shoveled this morning the snow was about 10cm. Temperature dropped to as low as -10 in the last few days(plus windchill), which is really rare in our area.



c0090351_17364589.jpg
[PR]
by wwjune | 2008-12-22 17:31

行劫

Downtown Vancouver....

我工作的這家學校有三層﹐星期日晚上時分﹐一個“神偷”在屋頂打破天窗潛入﹐走下一層﹐想進入其中一個房間﹐其實那房間是沒有上鎖的﹐但這傻瓜卻在牆腳破了一個大洞爬入﹐原來這只是一間課室﹐把抽屜裡面的教具等東西翻出來﹐一些現金也沒有﹐沒趣之時在另一邊靠著辦公室的牆角又挖了個洞(這道牆應該不是結構性的所以不堪一擊)﹐卻看見一個大櫃的背部﹐於是又在遠一些的地方又開了一個小洞﹐把櫃推開﹐潛入辦公室﹐但也沒有什麼現金﹐最後把電腦monitor搬走﹐同時把校長教室一整台電腦也搬走。

同事Mr. V今天第一個進校門﹐看見這樣就報警﹐警察循例套取指模﹐並建議我們加設防盜系統。

也許還要貼一張告示﹕If you want to steal, please just open the door!
[PR]
by wwjune | 2008-12-09 16:58

A Warm Relief

昨天過了個chilly的晚上。

媽跟朋友出去吃晚飯﹐可能應酬了一整天﹐精力耗得太盡﹐做過手術的她﹐抵抗力還沒完全恢復﹐然而Vancouver今年的六月,氣溫却反常地低﹐從來沒上過二十度﹐特別容易受涼。

她回來的時候,全身發冷﹐沒有力氣。於是立刻拿出手術後用過一陣的那張小凳子﹐讓她能爬上床﹐量一下體溫﹐哎呀﹐怎麼會高到102度﹖

於是吞了一顆強力的Tylenol﹐又弄了冰敷﹐總算睡過一覺﹐我也搬到她房裡睡。

我媽雖然容易頭疼﹐但不易發燒﹐所以這次不敢掉以輕心。今早睡到差不到十一時才起來﹐再量一下熱﹐已經退燒了﹐而且落床的時候就像平常一樣靈活,這場暴風雨總算過了﹐可以舒口氣了。

我拿那個溶化了的冰敷去清洗﹐把外袋的裡面反出來清理﹐發現之前原來有一件小物忘了拿出來﹐是一個1cm左右長的耶穌十字架﹐不知什麼時候我把它藏在裡面。

這十字架是當時一個Grade 12的學生送的。

他書其實讀得蠻好的﹐2006年冬假之後﹐他突然退學﹐聽說是私人理由﹐班內的同學很關心他﹐發起全班同學每人留言﹐並請求教他的老師都寫﹐然後一併寄給他。

17/18歲﹐是成長期的另一個關口﹐出現情緒問題不出奇﹐休學一段時間﹐審視一下自己﹐重新上路也未嘗不可﹐總好過鑽牛角尖。

2007年冬假之後﹐他回來完成最後的一個學期﹐臨近畢業﹐他給我寫了一封信﹐當中提及﹐讀了那些问候信﹐醒覺到原來身邊的人那麼關心他﹐很感動,并告訴我早前信奉了天主教﹐附上了那個小十字架﹐聊表心意。

如果你信奉耶穌基督﹐今天的遭遇應該會成為一個見證吧﹗
我對宗教的立場算理性中立﹐也巴不得要吐個--“玄”字。

無論如何﹐我相信兩年前給他寫的留言﹐給了他一點力量﹐同樣﹐今天看到他送的十字架﹐即使我不是信徒﹐但還是感受到一股遠方而來的溫暖。
[PR]
by wwjune | 2008-06-25 1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