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來溫哥華﹐過了一段時間總會想起了“瞻”。

我在“瞻”的兩年間﹐主要從事中文撰稿和翻譯﹐其中一年參與編輯工作。

從局內到局外﹐見證十五年所走的路﹐“瞻”的內容和風格﹐除了取決于編輯的取向之外﹐也反映不同時期移民群的文化﹐1990年代初﹐華人移民主要來自香港﹐當時的“瞻”內容較生活化。打開“瞻”﹐就如進入一家港式茶餐廳﹐包羅萬有﹐可以用粵語的”大件夾抵食“來形容(意思指分量多兼划算)﹐最高峰時每期有24頁﹐製作者傾注滿腔拼勁和熱情﹐隨興趣馳騁。除了每年出版六期之外﹐還舉辦過中文辯論比賽﹐公開參與﹐為華人社區增添一分活力。近年的"瞻"﹐學院味較濃厚﹐製作嚴謹﹐每年出版三次﹐講求對身心和周遭環境的深刻體會。

因應90年代中期﹐華人移民和“主流”的關係一度緊張起來﹐華裔大學生的心靈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回想起來﹐令我最感欣慰的就是開闢了“楓彩”/Colours of Maple專欄﹐其實我也只是命名而已﹐專欄還是靠一眾鐵杆來經營﹐久而久之﹐發現投稿的內容本質相近﹐也許,在大學生涯裡﹐因對身份認同和社會公義的思慮而形成的內心掙扎﹐是代代相傳,永無休止的,希望“瞻”日後能繼續提供類似的抒發渠道。

目睹“瞻”不斷邁向成熟﹐但它打從開始就不是一份專業的刊物﹐應該這樣說﹐“瞻”恰好提供一個給青年義工鍛煉和作大膽嘗試的平台﹐為將來步向專業作準備。

慶幸自己有參與其中﹐雖然當年的夥伴畢業以後都分散到不同地方發展﹑安家﹐但我敢說﹐透過“瞻”﹐我們不愧曾經積極投入過加拿大的生活。

祝愿未來的“瞻”能繼續配合時代步伐﹐放開胸襟﹐高瞻遠矚﹗

Go to Perspectives
[PR]
by wwjune | 2007-07-22 16:36 | 学生时代。。。

“順﹑逆”隨想

....其實佈滿人生的多是逆境﹐也许可以这样说﹐人生根本就是逆境。 根据物理﹐若果地面沒有了阻力(friction)﹐人和爬行動物都不可以發揮其走動的功能﹗換句話說﹐如果人一生中沒有跟逆境打過交道﹐他便不算走過人生路﹗

記得好幾年前﹐笫一次考車牌失敗了﹐但周圍的朋友卻接二連三取了車牌﹐頓時感到有點失落﹐好友安慰我說﹕“這沒有什麼大不了﹗”她認為我應為遇到逆境而感到欣慰﹗只有順境的人生﹐不單只乏味﹐而且是危險的﹗試想像一下﹐倘若自己住在山上﹐某日在豪雨中不慎被捲入洪流中﹐全速向大海進發......到時候﹐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自己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迷失了自己...
這番比喻﹐聽起來有些怪異﹐但卻不無道理﹐不是所有的“忠言”都是“逆耳”的呢﹗

十二時了﹐睡意正濃﹐倒不如乾脆回覆編輯說我不寫稿了﹐我寧願獨個兒躺在死海的水面上﹐任由自己載浮載沉﹐一切皆拋諸腦後﹐可不是更悠然自得嗎﹖

1996
[PR]
by wwjune | 2007-01-27 16:28 | 学生时代。。。

“Caesar﹐您令我深深體會到﹐飼養寵物的確能夠增加生活情趣。可是你又可知道﹐養寵物的感情負擔是何等的大啊﹗

記起四年前在鋼琴老師家中認識您的時候﹐只覺得您跟其他的波斯貓一樣﹐外表高雅﹑性格害羞﹑又愛挑吃。一直以來﹐只有鋼琴老師才能把您抱起﹐任何人只要靠近一點﹐您都會本能地退開。

雖然我們每週只見面一次﹐但經年累月﹐感情逐漸建立起來﹐還記得我讀高中十二班的時候﹐我上攝影課時為您拍的那幀黑白照片嗎﹖這張照片還算拍得不錯。老師請我到黑房多沖一張﹐讓她可以鑲在相框上。照片中的您正捲起舌頭舔著自己﹐哈﹗那樣子多麼可愛﹗您亦特別喜歡我奏的貝多芬月光奏鳴曲(Moonlight Sonata)﹐ 每逢我奏這首曲﹐您都會變得份外乖巧哩﹗

這年間﹐年紀逐漸老邁的您﹐健康狀況開始轉壞﹐這兩個月來更是變本加厲﹐您亦顯得鬱鬱寡歡。獸醫告訴我們﹐原來您已經被癌魔纏身﹐從此以後﹐舌頭已再不能活動自如﹐這可叫老師痛心極了﹗數週來﹐只見您日益消瘦﹐一日三餐都要老師餵飼﹐連清潔自己也得要老師代勞。

上個星期﹐當我在奏月光曲的時候﹐您正在吃煙肉﹐老師忽然看見您的咀邊淌著血﹐我們立刻停止彈奏﹐當我清潔地毯的時候﹐發覺有塊紅色的軟狀物遺留在地上﹐但這怎樣看也不似一塊煙肉﹐我根本並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師只有不住嘆息﹐ 而我當時並沒有料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今天我再去學鋼琴﹐看見火爐旁安放著那幅我為您拍的黑白照片﹐伴著的是一瓶很雅緻的小鮮花﹐我心知不妙﹐連忙走到廚房﹐發覺您平日用膳的地方空空如也。今天我再奏月光曲﹐本來緩慢的曲調更見悽怨﹐鋼琴老師按捺不住﹐觸景傷情﹐掩面淌淚﹐我的心也沉了下來。無論如何﹐我相信您昨天離開時一定是十分安詳的﹐就像您喜歡的這首月光曲一樣。"

J.W. April 1996 (經修改)
[PR]
by wwjune | 2007-01-27 16:21 | 学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