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Furui的論文﹐突然有股動力寫一下旅順一天遊追記

2002年五一假期選擇了旅順﹐免卻了假期前訂車船票﹐住宿的麻煩﹐之前工作實在太累了﹐5月1日我還在批考試﹐去完一天遊﹐其餘日子只想在大連休息閑逛。

當日早上隨便買張票從大連開發區坐小客出發(當時我住開發區而非金石灘)﹐顛顛簸簸的坐了一個半小時終於到達。

旅順充滿著小市鎮的風情﹐今天下著毛毛雨﹐有些涼﹐走路很舒服﹐市內沒什麼高樓大廈(當時而已﹐近年大陸積極發展房地產)﹐整體來說很陳舊﹐所謂新旅順便是新建的遊客區。

市內最高的就是白玉塔﹐就是因為旅順小﹐平時交通較疏﹐難怪taxi司機一見堵車就埋怨了﹕『小小的一個旅順﹐假期一下子就堆滿人。』下了車就步上白玉山索道站﹐白玉山當然不同泰山﹐但我仍然在想像泰山的那種吊車﹐所以當我一看見類同上ski mountain的那種吊車﹐感覺有些怕。

山頂是瞰望旅順的最佳位置﹐所以說它是最好的軍事哨站﹐也就不難理解了﹐感覺有些像從香港太平山上看維多利亞港(早前談論道光帝的時候也對比過旅順和香港)﹐白玉山的highlight是白玉山塔﹐是日俄戰爭時日本強抓兩萬中國人建成的一個炮狀的白塔。

本來打算走小路到萬忠墓﹐不過走到路口時﹐發覺不見人影﹐有點擔心﹐大部份的遊客都是跟旅遊團包車上山﹐取索道的也不多﹐為了買個安心﹐於是再掏錢坐索道下山。

打車到了萬忠墓﹐先進紀念館﹐館員叫我們一眾遊客趕快去看半映畫﹐音像模擬旅順大屠殺(甲午戰爭)﹐很短但很逼真﹐我在外面看展品時聽到重播時的仿慘叫聲﹐感到有些難受。

展館叫我滿意的地方是演示講求物據﹐點到即止﹐有當年日本駐戰場記者的報導﹐也有外國駐華人員的記錄----他們也被嚇倒了。(補充﹕早前讀《明治天皇》﹐日軍聲稱目睹有清兵化裝成平民進入民居﹐所以屠城﹐但外國觀察員巡視過﹐沒有從遇難者遺體身上發現清兵假扮成平民的跡象)

其他展示包括萬忠墓被埋者的財物﹐火化用的鐵管﹐也提及慈禧挪用北洋軍費的七倍來祝壽這些老生常談。旅順百年來好幾次修葺萬忠墓﹐留言冊上的字句﹐有憤慨的﹐有勉勵的。無論如何我覺得喚醒對人性的重視和和平的企盼才是最重要﹐我希望中國類似的博物館都能加上這些元素﹐告別狹隘民族主義。

在旅順逗留了四個多小時﹐離開前想買些相關書籍﹐但旅遊點的個體戶都賣些無關痛癢的擺設﹐非常失望。回程時﹐先回大連黑石礁然後轉車回開發區﹐行程快得多新車又坐得舒服。

大連閑逛Photos: Lushun is also known as Port Arthur

PS: 就在那年﹐有人送我一冊《大連建市一百年紀念冊》﹐1998年出版﹐內附VCD﹐這樣算來﹐大連正式建市是在1898年﹐也就是說並非由中國人所建﹐市中心的中山大廣場基本上是由俄國layout﹐記得不少同事直覺以為廣場週圍的建築都是歐洲人建的﹐就像青島般﹐其實那些都是在1904年日本接管遼東後仿歐式風格陸續建成。
[PR]
by wwjune | 2009-03-22 14:51 | 大連瑣記

手機儲值

突然記起在大連發生的一件趣事(應該是2006年)﹐有次接到一個陌生女士的電話﹐說她在中國移動儲值的時候﹐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弄錯了﹐我不知道到底是她說錯還是對方鍵錯﹐總之就不慎添了50元人民幣到我的帳戶﹐她告訴我她的手機號碼﹐請求我放50元到她帳戶﹐我到中國移動繳費處核實﹐果然多了50元﹐於是就塞50元到她的帳戶補數。

一件很奇妙但也很容易解決的事﹐其實她遇上我這個老實人也算幸運的囉﹗
[PR]
by wwjune | 2008-11-26 16:06 | 大連瑣記

我們公寓的部份單位﹐當時正有一群外来民工進行裝修﹐這段期間他們都在單位內打鋪﹐只有在午飯時間﹐才看到他們一律吃著麻花和喝瓶裝水﹐社會的現實﹐自然令他們成了最大的可疑者﹐而且從犯案手法來看﹐犯人對單位的格局相當熟識。

外教間挺流行聘請清潔工﹐所謂的“阿姨”(大概是日語的お手伝さん)﹐她們有可能知道當天是最後一個工作天﹐外教會準備較多現金﹐但我覺得她們参与的可能性很低。
想深一層﹐我認為抓到真兇的機會也是一樣低﹐鞋印根本表示不了什麼。

說回被喚醒的同事吧﹐其中一個7單元的女同事﹐還說她睡覺的時候隱約看見一個人懾進她房間﹗当初她以為是做夢﹐所以當知道這是事實後﹐她立刻摟著我抽泣起來。

同時她也氣得很﹐所以中午時分﹐讓校方把這些民工全叫出來﹐她覺得自己能認出疑犯。唉呀﹐半夢半醒的人又怎能留意到什麼特徵呢。

到了下午﹐我們坐校車到金石灘警局正式落口供﹐困擾了一整天的案件﹐暫時劃上了句號。我有些心灰﹐不想留在住所﹐抱著錢包(謝謝銀行卡﹗)出去開發區吃晚飯。

另外一位帶著一家三口的同事﹐失去了超過一千元﹐我們匆匆忙忙的籌集現金給他們應急。

以前﹐公寓的保安在深夜會帶電筒巡視草叢等地方﹐但後來有同事覺得騷擾要求停止﹐經此一役﹐除了恢復深夜巡視之外﹐7單元還試裝了窗花。

那嚇壞了的女同事﹐之前已經決定归国,不再跟學校續約﹐所以她不禁說-----

在中國的最後一天﹐竟然是這樣過的﹗
[PR]
by wwjune | 2008-03-18 14:42 | 大連瑣記

(這件大連軼事﹐在2005年發生﹐記憶全褪色之前趕快記下來)

那晚不肯定為什麼睡得不好﹐可能是蚊子的關係。
早上四點鐘﹐終於覺得睡不下去了﹐於是走到平時工作的房間坐坐。
一向都習慣把錢包放在旁邊的椅子上﹐昨天還加放了相機。
突然間想在錢包裡面找一樣東西看看﹐
咦﹐怎麼樣﹖椅子變得空空如也﹖

不兩秒就意識到不妙﹐本能地出去看看大門﹐但一眼就瞄到廚房的紗窗被拉開了。

教師公寓治安一直都好﹐所以久以時日﹐就漸漸疏於防範﹐這是其一﹐另外﹐當時剛好是教師放暑假前的一天﹐天热開窗通風也是很自然的事,但窗戶必须要全關上才能鎖。

大驚之下﹐披上一件外衣﹐立刻從六單元出去一單元叫醒物業管理人Dragon。

天還沒有完全亮﹐一踏出住所﹐就發現六單元所有在一樓而廚房朝外的單位都遭殃。

拍窗喚醒了Dragon去報警﹐召了金石灘的警察過來﹐但是小鎮警力畢竟有限﹐不能套取指模﹐又要等20km外的開發區警局的指模人員過來。

在等候期間﹐我喚醒了受影響的同事﹐部份7單元都受影響。

同時﹐校工發現﹐有些失掉的提包被丟在公寓欄杆旁的草叢裡﹐看來這賊並非對所有財物都有興趣。但在指模人員到達之前﹐誰也不敢動它一下。为了保险,我打电话报失加拿大的信用卡。

在我廚房窗前﹐有一條橫杆﹐上面有一鞋印。指模人員工作也有夠慢﹐由於大部份外教﹐翌日就會起行返加拿大﹐護照作為我們的身份證明文件﹐一般都放在包內﹐萬一被偷﹐一定要向領事館報失﹐這是我們焦急的最大原因。

终于可以拿回提包了﹐點算一下﹐除了錢包裡的現金之外﹐個別同事也被偷了手機﹑mp3﹑相機等等。相比來說我損失的不算什麼﹐大概200RMB﹑和一個簇新、裡面空空的李寧牌背包﹐我的film camera可能太古老了﹐竟然倘在草叢裡。之前打電話去報失﹐最後發現也是多餘的。(待續)
[PR]
by wwjune | 2008-03-17 14:43 | 大連瑣記

大連其實真是挺小的

昨天的行程﹐全部步行

起點﹕先坐車到Olympic Square附近的籠屋八兵衛吃日餐
然後到森茂JAL的辦事處辦一件辦不成的事﹐在Starbucks稍息一會
然後鑽過勝利地下商場﹐走到天津街
到新華書店買了部三語字典
然後去中山廣場的中國銀行拿現金
最後步行到海灣廣場附近吃early supper
終點﹕坐車回到輕軌站
[PR]
by wwjune | 2007-08-30 11:50 | 大連瑣記

這暑假另一件讓我回想起的事是六月初在大連的一次合コン--籠統說是日式的matchmaking。

當天我是有份參與籌備的義工之一﹐同時也是個旁觀者。正式的參加者﹐男女大約各十﹐參加這種目的明確的社交活動﹐有的也許只想消磨一個週日﹐有的出於好奇﹐有的可能帶著某種期盼。他們性情偏向含蓄(就是以中日的標準來說)﹐相互間大致陌生﹐這下子要帶動氣氛﹐擦出火花﹐就更講求技巧。

按著參加者的反應作出調節﹐是門大學問﹐人類始終是很unpredictable(這竟然跟教書有異曲同工之處)。遺憾的是籌備時我們思慮不夠慎密﹐實行時應變也不足。如果這是一個BBQ﹐或一群同事好友出來玩﹐倒無所謂﹐但在合コン﹐參加者的感受和興趣就得細心照顧﹐男性原則上是按著意願去跟參加的異性互動﹐然而在今日的中日社會﹐女性處於較被動的位置﹐籌辦者就必須exercise much sensitivity﹐不然女性就會有種“被當作貨物看”的感覺。苦于對日本方式的不理解﹐我也不好臨場硬出什麼主意了。

Run through 過事先擬好的問答session﹐大家就圍著圓桌吃午飯﹐不久﹐乍聽見我旁邊的兩位男生評說“...(This event) 欠缺組織”﹐我也承認這是中肯的評價﹐後來再有兩個女生先離開﹐姑且不說她們本身是否有事﹐但她們臉上的表情像在說﹕“不值得再呆下去”﹐設身處地﹐換了是我﹐大概也是一樣。

原本辦合コン,並非純粹為了matchmaking。Have Fun﹑達致中日交流才是最重要。合コン後來演變成カラオケ﹐是好玩而帶參與性沒錯﹐但當我留意對カラオケ不感興趣的人﹐發現其中一個平時很健談的男人﹐後來也呆坐在一角。這樣的結果﹐有違我們的初衷。

在這類場合﹐我們不可能想像每個參加者都會歡愉地離開﹐唯願他們最少能夠感受到籌辦者的hospitality﹐作為host的成員之一﹐我察覺這正是當天最缺乏的元素﹐欠了他人錢財物件﹐可以照原樣歸還﹐但欠了別人一份體貼之心﹐我想不到可以怎樣補救﹐結果﹐離開時我的心是酸澀的。。。
[PR]
by wwjune | 2007-07-28 14:53 | 大連瑣記

c0090351_15194258.jpg

The night before 元宵, also the night preceding the severe windstorm that hit northern China. I stayed in Dalian that night and had to rush back to Jinshitan 金石灘 the next day around 2pm, sensing it was not the normal Dalian gust, only to discover that 輕軌 (Rapid Rail) was already not operating.

I was glad that I got home on time by one of those mini buses (小客), before it got dark and overly dangerous. I spent the evening in my apartment, twice hit by blackout---poor repair crews!! But other than that, my place was fine, I simply went to bed at 9.

Local public schools were closed on Monday, March 5. Mine is a private boarding school, the first class was cancelled and I baby-sat students for colleagues who were trying their best to take the rough and icy journey of some 20km to get to school from Kaifaqu 開發區.

Winter in Dalian was warmer than usual in 2006/07. A powerful convection storm was formed as the warm front met the cold front. Many of these lights at Labour Park 中山區勞動公園 were blown down. The Mother Buddha statue underneath the TV Tower, as you can see in the centre, toppled. I heard from the news that they managed to restore 70% of the lights later. In fact, fireworks were also planned for the night 元宵 at Xinghai Square 星海廣場, but in light of this horrible weather they moved the event one day ahead--giving people only one day's notice!
[PR]
by wwjune | 2007-03-05 15:31 | 大連瑣記

正月十四---再一次來感受大連的夜晚。

以大佈局來說還算弄得不錯﹐給我印象深刻的是兩條紅燈籠長廊﹐帶彎形的燈林徒添氣氛和美感﹐突然想起AKI在Istanbul清真寺照的環狀燈串和ee在北京前海照的霓虹燈﹐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好好鍛煉一下攝影技術。

雖說整體觀感不錯﹐但個別的燈飾設計和豬公仔造型﹐還是走不出傳統的框架﹐主題除了吉祥語就是奧運﹐想像力還未放飛﹐最疏忽的是蓮池佛﹐蓮池造了一個圓形﹐但坐在中間的佛像竟不是三維的﹐它後面其實還有一個以西遊記為主題的燈台﹐結果往回看﹐那佛背竟然只是一塊平面板﹗至於煙花﹐放的不過不失﹐不很緊湊。

雖然挑剔了那麼多﹐但難得今年的元宵在週末﹐在公園內逛就儼如走進市中心的一個童話世界﹐最幸運的是天氣預報完全不準﹐雨沒有來﹐一個人也能在那裡待上一個多小時(可惜打鼓表演在休息)﹐還是值得一去的。
c0090351_10323013.jpg

[PR]
by wwjune | 2007-03-05 08:44 | 大連瑣記

放心早餐

來了才一天﹐在一間飯堂式的館子﹐點了一個包子﹐和兩個烤餅做晚餐﹐根本就不會點﹐坐下後﹐經理來問我喜不喜歡吃餅﹐我跟她聊了一陣﹐說我是廣東人﹐有點不習慣﹐她就叫我去換菜﹗還送來一盒飯﹐拿走我原先點的﹐真是不好意思﹗連附近的一個小孩也看不過眼﹐背著說“搞錯”﹐後來經理再問我覺得飯怎麼樣﹐我便說我再付錢﹐她硬推﹐我乘她走開的時候取錢﹐說﹕不要跟我爭吧﹐剛才我不會點﹐收下吧﹐我很喜歡這裡的人。經理在再三推卻下﹐收了其中一半﹐說﹕一個人在外邊是很難的﹐最重要的是吃得放心﹐以後常來。我走了﹐剛才那位小孩開門帘﹐立刻改了面口﹕小心走﹐以後常來。

沒錯﹐我以後一定常來。

*********
第二天早餐﹐我又去了﹐這是大連開發區紅梅小區的"放心早餐"﹐是個公營社區設施﹐就在我住的翠竹對面﹐對出有好幾個人以一元擦鞋為生。

和昨天的冷清﹐成了很大對比﹐坐滿了即將要上班和出外晨運的人﹐伴粥吃的小菜﹐小份五毛大份一元﹐有包子(酸菜豬肉是東北特色)﹐黑米/小米/八寶粥﹐茶葉蛋等等。

記得2002年放完冬假回來﹐發現換了主持人﹐是個穿黑外衣的典型東北男人﹐之前那位常穿鮮艷顏色的女主管和那個小孩的關係﹐我還沒搞清楚啊。

從那開始﹐食物水準每況愈下﹐試過吃到已變壞的伴菜﹐旁邊的夫婦看見我的表情﹐就說他們那碟還有橡皮圈﹗

後來再隔幾個鋪位的酒樓也開始經營早餐﹐於是光顧那裡﹐搬到金石灘後﹐最初偶然也會去飯堂﹐但大部份時間都在自己家解決了。

開發區的"放心早餐"最終消失﹐漸漸的﹐“放心”和這社會也越來越疏遠了。
[PR]
by wwjune | 2001-08-23 00:00 | 大連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