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先使出江湖術士一貫的伎倆﹐說我長相好﹐財運官運佳﹐旺夫﹐孩子出色﹐中年是最燦爛的時刻﹐然後就繼續說﹐中途可能遇上小人﹐要帶眼識人(這可是最中聽的)﹐最親密的朋友不出十個(喂﹐有多少人一生內能交上超過五個知心﹖)﹐在三十歲前儲不成錢(唉﹐被這些人宰﹐不丟錢才怪)﹐又說我會在二十六歲之後結婚﹐要找到年紀比我大的才好。(她說這個反而有少許風險﹐她也沒有猜到我27歲呢)。

接著下來的就真叫人哭笑不得--她著我到孔墓前叩頭。

先說孔墓﹐孔子墓的牌碑上刻“大成至聖文宣王墓”﹐其中“王墓”兩字被遮去一部分﹐原來﹐古代皇帝是不能相拜的﹐孔子生前被封為王﹐但是日後每逢皇帝要拜他的時候﹐不就違俗嗎﹐所以故意擋住是權宜之計。

這時候﹐又有一個不知什麼來頭的女人三催四請叫我叩頭﹐本來我希望在孔子面前有個安靜的時刻﹐但這些人用騷擾性的方式﹐在孔墓面前掙錢﹐還有什麼禮教可言﹖(嗯嗯﹐下次該輪到我給人看相)

10月4日我預留了一整天回程﹐早上離開闕里賓館(說是以前孔子住過的地方)﹐先回濟南﹐再坐巴士回煙台﹐臨時買船票﹐當然沒什麼選擇﹐最後弄了張硬座回大連﹐是臥鋪的1/3價錢。在船上有位老兄的鼻鼾打得越來越厲害﹐去到“頂點”﹐整個硬座廂的人都忍不住笑﹐他才被我們笑醒了﹐不過這對我沒太大影響﹐因為不多久我就拉肚子﹐結果天光之前我都呆在廁所(應該一早買廁所票﹖)。

不知怎樣﹐船去到大連﹐我就感到舒暢了﹐還有胃口吃早餐。玩味“一山一水一聖人”的齊魯之旅正式結束。
[PR]
by wwjune | 2001-10-06 15:46 | 旅行

去曲阜是山東之行的最大目的﹐儒教觀念至今仍然或多或少活在每一個中國人和家庭裡面, 就如基督教價值潛在於美加一樣。

當日從濟南坐小客前往﹐第一站先到孔廟﹐看過聖跡圖和到處林立的石碑﹐碑刻以宋﹑明﹑清代為主。孔廟建築依循宮廷規格。

跟著就到緊連著的孔府﹐孔子被尊崇﹐后代也得到蔭澤。根據名人展覽館的展示﹐由秦朝到民國年間﹐孔府内歷史人物迭出(包括孔融)﹐大部分都是文官或文人﹐從武者只有一位。

從孔府步行到孔林大約要二十分鐘﹐買了票後﹐有位孔姓的女導遊在兜生意﹐這我敢叫孔夫子的後裔﹐收費十元﹐既然是自助遊﹐來個一人guided tour聽聽講解也好。

在進入孔林之前的長廊兩側﹐長滿了槐樹﹐一面長73棵﹐意味孔子活到73歲﹐另一邊長72棵﹐代表72士。孔林是孔氏家族的墓園﹐當然﹐只有男丁才可以埋骨在此。

最難忘的是中途碰上一個硬要來看相的女人﹐由於這女導遊告訴她我是加拿大人﹐那就更好欺負了﹐於是這回我又交了“學費”﹐買個教訓﹐自此以後﹐在大連再遇上這些江湖術士﹐我必定快步閃開﹐心裡並嘀咕著﹕“你淪落到這種地步﹐怎麼就不給你自己看看相﹖”

我每晚都有寫日記的習慣﹐當晚我就摘下了她所說的﹐將來不妨對證一下。(待續)
[PR]
by wwjune | 2001-10-05 16:11 | 旅行

岱廟很有代表性﹐前段說過﹐在皇威之下﹐固然能創造出驚世之作﹐中國在這方面的成就可說是數之不盡﹐看完岱廟﹐我也不得不感嘆宗教的力量﹐世界上很多一流的古建築是宗教建築﹐人也許可以在很多事情上馬虎﹐但在神面前﹐則非一絲不苟不可。

岱廟的建築是沿用宮廷格式﹐歷代皇帝上泰山前﹐必先在岱廟參拜。內有李斯所書的秦碑文。

今天最疏忽的就是忘記了下午六點之後就沒有車回濟南﹐但泰安不可能在旅遊旺季有即時房間﹐而且我的一些行裝在濟南﹐所以只好破財當交學費﹐打車出去。當晚走京福公路﹐所以跟司機聊中國的公路﹐他又問我加拿大是否大﹐是否說加拿大語等等。

兩晚住三星龍王潭酒店﹐近火車站。$140一晚 (待續)
[PR]
by wwjune | 2001-10-04 16:04 | 旅行

上篇倒是有件事忘了提﹐當我坐VOLVO巴士從煙台出濟南時﹐裡面的電視正在放港產片﹐突然閃出一句對白﹕“...那些山東大妞...”,逗得全車的山東人都笑了。

要往泰山﹐要先從濟南坐小客到濟寧﹐然後再轉車到泰安﹐記得之後還坐過一程公車才到泰山腳下﹐問了不少路﹐普通話姑且還沒聽習慣﹐山東口音更不用說了。不過我感受最深的是山東人的豪邁和不蠱惑的個性﹐在大連的時候﹐山東籍的學生和職工都半說笑的和我說﹕“山東人很好的﹗”﹐啊我好像沒遇過有廣東人會這樣個自豪法。

但說回來﹐我起行之前﹐當別人都知道我要單獨出行﹐都說“好大的膽子﹗”無論如何﹐只要保持適度的警覺性﹐不貪小便宜,安全方面還是可以放心的。

今天的天氣很好﹐只覺得要詳細飽覽各個景點是不可能﹐其實就算在加拿大或香港﹐又有哪個地方可以看盡的﹖趕鴨子﹐走馬看花式的旅行團我不喜歡﹐一切量力而為好了﹐反正抽離一下不想學校的事就是。

舟車勞頓之後﹐加上住在濟南﹐旅遊的時間也是不充裕﹐要坐索道上山了﹐不過還能夠到達近十處景點﹕

中天門
南天門/天街
聖母如意鐘
碧霞閣
瞻魯台
仙人橋
大觀峰
青帝宮
玉皇頂然後再到下山到孔子廟﹑岱廟

泰山不高但氣勢磅礡﹐吸引處是它的人文歷史﹐上面的那列名字﹐一來可看出古代中國包容各大宗教﹐二來單從文字已可感受仙一般的意境。泰山是歷代君王崇拜的對象﹐我和一眾遊人在天外村上那又斜又狹的梯到到中天們索道﹐都感到腳軟。(所以那些上山的苦力仍然有市場)﹐古代沒有車﹐沒有運動鞋﹐路又崎嶇﹐究竟怎樣可以由岱廟一直爬至玉皇頂參拜﹖講學﹖

2001年那時我摸不著頭腦﹐七年後我倒能猜出個眉目: 能跟上蒼接近﹑溝通﹐古往今來一直是中國以至全人类的願望﹐以前還沒有上太空這回事﹐奋力上山頂就是最接近上天的了。

很久以前美國的科學雜誌Discover﹐就有一篇廣告﹐講述中世紀的中國是全球先驅﹐要不是後來閉關鎖國﹐中國人應該一早就率先上太空了。(待續)
[PR]
by wwjune | 2001-10-03 15:07 | 旅行

(续上)千佛山是第二站﹐眼見佇立在兩旁的羅漢﹐誦經的喇嘛﹐山上的禪院。。。我突然在想,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出家呢﹖失意嗎﹖

禪院我不夠時間上去﹐而且奔波了一天也很累了﹐看來我還是留在塵世吧﹗
(千佛山的石窟是中國數個名大窟的集大成/highlight並把之縮小,後來我參觀過龍門石窟﹐千佛山就不再詳談了)

剩下大明湖就沒有太多時間看﹐買票的時候已經是關門前一小時﹐其實今天是中秋節﹐理應延長開放時間吧讓人在公園賞月吧﹐但山東人在這方面比較傳統---人們都是回家團聚的。

梁容若的<我愛大明湖>被載入香港初中語文課本﹐當日為考試而啃這文章﹐沒想到今天真的踏足了﹐可惜只能急步走了一圈﹐垂柳﹑荷葉﹑橋﹑亭﹑小島都不再抽象﹐大明湖的“荷花世界柳絲鄉”﹐就足以令它成為一個有特色的市內公園。中間的小島很有吸引力﹐這是杜甫歷下亭牌匾“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的所在﹐但記憶所及﹐當時渡湖的小船已經收工﹐又來不及去看。

不過就是因為來的晚﹐所以人跡稀少﹐反而更能體會到大明湖本身的雅氣。另外也不得不感叹古代中國的landscaping的厲害----當然﹐有皇帝下旨﹐又有誰敢馬虎﹖

有些人去旅遊可能會“發思古之幽情”--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日落的大明湖﹐遇上一位西人在jogging﹐想想,這不是享受大明湖的另一個好方式吗?(待续)
[PR]
by wwjune | 2001-10-02 16:50 | 旅行

這是第一次在中國過中秋(2001年的中秋節和國慶是同一天)﹐之前一晚我在大連港上船﹐學校秘書是山東人﹐早前幫我買了張去煙台的臥鋪票。

凌晨四點左右到了煙台﹐這是我第一次在中國旅行﹐對運作一點都不熟識﹐秘書帶我到車站買到濟南的票﹐她就買了張回老家的車票---她老家就在臨沂附近。

我一個人在五點鐘左右先上車了﹐坐的是VOLVO豪華快車﹐之前聽了太多大陸長途車出事的新聞了﹐但是這五小時的路程﹐卻是遠比想像的好﹐有如置身於航機。

濟南跟大連比﹐我還是覺得大連比較整潔﹐就今天來看﹐濟南的交通相當混亂﹐即使是假期也不見有人指揮交通。

到達濟南已經是中午﹐時間不多﹐幸好有K54旅遊巴士在穿梭﹐旅遊點之間相隔也不遠﹐所以還能一口氣去了三個旅遊熱點看看。

趵突泉公園是首站﹐看人多過看泉﹐興致大打折扣(後來慢慢習慣啦)﹐中途也瞧過李清照紀念館。趵突泉本身很小﹐靠著旁邊的”觀泉亭“襯托﹐增添雅致﹐想像一下沒有人的時候﹐那會是一個很理想的沏茶聊天和弈棋的地方﹐臨走時在出口處旁邊的小茶館買了一包碧螺春給茶爸試喝。(待续)
[PR]
by wwjune | 2001-10-01 16:22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