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伪皇宫博物馆总体做得不错,在整体历史,溥仪生平,宫中生活运作等方面能够取得一个平衡,馆内工作人员态度也佳,值得推介,乍看皇宫好像不大,但在选择性看的情况下(基本上那些意识形态的东东都skip了),原来也足足看了两个多小时!当中也遇上了一些日本游客呢.

这个建筑可以我觉得是"不中不西不日",呵...或者是三位一体哦,特别注意到一个花形的图案不是出现在门上就是装饰上,初时联想到是不是跟太阳帝国或者樱花扯上?看守的告诉我原来溥仪喜欢雪花,图案由此而来,日本当时怎样取悦溥仪,可见一班...当然他后来就知道"味道"了!

当时一些有关溥仪复辟的报纸新闻报道也找来了....还有呢,伪皇宫的餐厅旁边,有一个演奏角,里面的乐器也展示出来了. 我奇怪怎样可以如看守所说的保留的那么完整?直觉是既然战败,很有可能都如神社一样给烧掉,这些都应该是还原的吧? 不过溥仪的眼镜和剪掉的辨子倒肯定是真的,他很注重保留自己的龙辨.

对于那里所卖的书,印象不佳,不知道是不是光绪生父等人这些照片已经看了很多遍了,不够新鲜感,有的制作的很粗,更不要说那些写的很俗的野史! 再加上那店员的进逼和外面的阴雨,就更加没有兴致了. 我倒买了一顶皇帝帽,今天晚上就独个儿在酒店进行登基仪式! 效果好的就给你们看看,学校的halloween可能也会用上...是说不上什么关系...古怪就是了.

再来八卦一下溥仪, 大抵这都在"我的前半生"里集合的吧?他在这"皇宫"怀远楼的一个地方里供奉着前朝帝后的灵位,又拜佛,祈求他们的保佑,我初时大意找不到这地方,坚持要去问front-desk,去到却发现那里很暗,竟然要猜谁是光绪...同治帝也只能隐约看到.

还有呢,他习惯晚睡晚起,无论什么天气都是盖毛巾睡. 他也很习惯坐在厕所阅报纸,阅奏章.

中途也偷听了向导说谭玉龄本身姓他他拉氏,不就是跟珍妃同姓? 怎么一直没有留意呢? 好像这些他他拉氏妃"命"都不好啊.

看完光绪的侄儿,次天就去沈陽故宮看了他的祖宗﹐它躲了在一個小區裡面﹐沈阳故宫展出了不少文物,比如皇太极的腰刀,又看了皇太极和皇后的满式住处,地方很宽大.
(不过中式的居室总给人一个不舒适的感觉,就是皇帝的也不例外. 古老的固然是,就是我的西人同事,也觉得大陆的家具不很舒适)

故宫和今天另外看的9/18博物馆,看来因为近年的研究越来越多,展出的物证也比较可观,9/18 就展出了很多满州国的official correspondences,用过的日文读本刊物等等.博物馆还算可以,里面比较暗,也不知道是省电还是要营造气氛。

昨天我只在长春待了一天,天气也不好,没机会看光绪的祖宗的祖宗--长白山. 原来伪满皇宫是今年8/14才把开放的范围增加了差不多四倍! 所以我是很幸运的. 我觉得光绪和溥仪都是悲哀的,但两人也有根本上的分别. 光绪早知道自己无权,他渴望改变自己和国家的命运从无间断,溥仪知道光绪的处境,看他并不希望步他的后尘吧. 他最初上满洲国也想勤政,但到要面对自己是傀儡的时后就懒起来了, 我想要把两个人拿来比较其实很难,况且溥仪要面对的是日本人,但总而言之光绪是很值得崇敬的.

有时我在想摄政王虽然后来不想再管时局,但他会不会在教养方面有责任呢? 因为溥仪以前曾经想跑出去读书,如果那时他家里的人不为了靠他吃饭,给溥仪去看看别的地方,给他开拓一些新寄托,可能他也不一定想再当皇帝了!

[PR]
by wwjune | 2004-10-01 00:00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