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遥回去太原用过晚餐就上火车到西安,其实这班车是路经平遥的,理应在那里上车才省时间,不过我生怕到了平遥才买票就没票。

上了车才恍然大悟,这是五一临时加的车,主要疏导回家的人潮,停了多少个站也数不清,全程用上十三小时,晚上八点多开车,早上九点半才抵达西安,当然追不上连战,那个新开的甚么大唐芙蓉园也没来得及看呀。

西安火车站人山人海,好像千军万马要攻入城门的样子,真可怕,匆匆走去坐公车出钟楼才再作打算,我住的饭店原来就在钟鼓楼广场的一角,洗澡过后,又匆匆依照着guidebook到对面的同盛祥吃个牛肉泡馍。

既然已经是下午,去兵马俑可能晚了点,临时决定先去半坡博物馆。事实上今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公车上,我觉得西安公车网络方便但混乱,其实以它760万的人口+游客+商客,适宜考虑建造环市地铁。

到了半坡博物馆,发现门票只收¥15,觉得有些奇怪,原来半坡遗址要重建,只能够看遗物陈列。我就是觉得里面的陈述着重在考古方面,对于母系社会的特色着墨不多,好在当时有个志愿讲解员,解释说女性发明农业,是部落的决策者,耕田并负责采集,男性负责狩猎。半坡陶器磨工精细,还好过现代售卖的仿制纪念品呀。

進入半坡遺址之前還有一段小插曲﹐就是過馬路的時候給一電瓶車撞過正著﹐嚇了一跳﹐老實說精神有些不夠﹐不過電瓶車走得慢﹐動量較小﹐所以才安然無恙。

回程吃了饭,本来觉得钟楼鼓楼没什么意思,但看见banner写着中国鼓文化展,而且晚上10:30才关门,心动起来买了套票,碰上了两楼分别上演的鼓乐表演和仿秦敲击乐表演,最棒的是能够从高处眺望古代与时髦揉合一起的西安。 (鼓樓四邊各有六鼓﹐上列二十四氣節)

真的到了晚上10:30。自己有点累,再不休息很快就变成人俑了!然而外面还是车水马龙,间中也会听见游客敲钟鼓的声音,钟和鼓那股打动人情绪的魔力是不知不觉的!

要詬病的是鐘鼓樓地下通道的指示很混亂﹐好幾次都走了去目的地的對面﹗

次天早上9时左右排队坐游5上兵马俑,又是一个蛇饼!当局特别找来了指挥,群众也有序排队,车由平时的28辆增加到今天的108辆!

说真的,西安公车司机们好像有些“躁“,其中有此更有road rage 的意图,中国司机虽然是争先恐后怕吃亏的,但像平时在加拿大那种不服气要还以本色的很少见,除了这段时间人多之外,别的司机们觉得公车好欺负也是原因,但无论其他司机有多无理,干这种职业的人总应该把乘客的安全放第一位啊。

这天目标是华清池和兵马俑,华清池的唐式建筑是仿建,至于蒋介石用过的五间厅是民国遗留下来的.这个地点讲的可说是长恨歌的前半部,参观时要作些联想才可以看得出味道.
进去不久就有个临潼旅游学院的学生说可以当导游,借此锻炼一下自己。这样也好吧,他说的很落力,问他问题也能对答如流,姑且不论有多准确,可看得出他参考了很多书。中途听他说洗了一下常年43度的骊山滑温泉水!

再上车往秦俑进发,交通已经挤得要我们在博物馆前1km下车步行。
看了秦俑的三个坑,最令人惊叹的是每个兵马俑的面貌,神情和手势都不一致,而且原来都有上颜色的(如果能够选择性重新上色重现当时风采就好了)。

秦俑的精心细雕不愧为世界奇迹之一,要创造奇迹,往往关系到有些异常和神经质的人,秦始皇帝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可惜我没有看秦陵所以没有多读一些他的生平),他虽是个很受争议性的历史人物,但他对于西安人,以至中国人,都有着一种难以解释的感情寄托---说真的我觉得这跟毛主席有共通之处.

除了看俑坑之外,还有坑物陈列馆,我喜欢门牌全都用篆书写的,好能够表现这地方的身分,(要是用上简体字我就会晕了)!这馆本来是很好看的,但人山人海,很多人顾着拍照,无法舒服地细看,于是决定去买一本书慢慢在大连再读,我后来打开书一看发现原来兵马俑的颜色都很悦目,一些都不古老,其中一种军俑穿着的绿色还是现在流行的!总之发式,鞋款,领带都可以作为现代衣着的参考!

回程的時候又要排長龍上巴士﹐有位仁兄還不斷拿著喇叭在人龍中維持秩序﹐直截了當拿著水樽當眾指著插隊的人﹐命令排隊絕不放過﹐唉~多希望中國經常都能做到這樣啊。

次日5/3早上,离登机还有一个上午,就去了步行可到,坐落在南门口的碑林,进入之前要越过书院门经过古玩一条街,这条街给我一种电视古装剧的feel.我觉得这是中国街边摆卖的特色,就是卖的货物比较单一,很可能有好几个店都是同一个老板,不过对于我这种喜欢多选择的人来说是个大大的不足!

碑林值得推荐,这不只是看字那么简单,众多名家的碑刻中,我认为最醒目的还是康熙的字:"宁静致远".
至于光绪年间为记述1903年因教会压榨陕西人而起的反抗事件而刻的碑,字虽最丑,但故事能勾起情结,庚子后的清政府的做法,就是压制了这次反抗,其他有跟光绪扯上的,不是记天灾就是民不聊生,大家都没有心思写好字,悲耶!

碑林博物馆很有延伸的潜力,可以联系的题目还有中国书法史(不过南门已经有书法博物馆)和中国印刷史,加入一些入门知识,总不可以假定我门都有基本知识,因为参观者有很多外国人和学生!我也注意到日本游客不在少数,可以看见日本人对书法的兴趣.

玩了两天还真不舍得,我感觉自己好像很花心了.去了北京之后不舍得北京,这回就爱上了西安,不知下次去了河南重庆或者什么的,会不会再结上新欢了?北京有股自信,霸气,西安有股古朴的气质,当然不多不少也载着个历史包袱,有幸在之前一天登上了钟鼓楼,不知是不是西安没有故宫的关系,它对两楼的attachment 反而更加强烈。

西安人普遍也听得懂我的口音,各式各样的外来餐馆娱乐等事物也越来越多,我感觉他们比东北人开放,要不是前些年中国都把精力放在沿海城市,西安会成为个大都会也说不定。

[PR]
by wwjune | 2005-05-02 17:05 | 旅行

山西+西安 May 2005 (1/2)

这回去了西安真的不想回来呀,可能是这几年西北有多一些发展,市内新旧交错,夜生活也热闹,气质很特别! 我回来还立刻拿出以前在香港买的“长恨歌清唱剧”和“阳关三叠”盒带来听呢。无奈!今天我要开始上班了。我们几个去了西安的同事都很喜欢,其中有的在古城墙顶踏单车绕城一周好过瘾!

还是先说回在山西的那一天,省会太原市人口只有330万,比大连还少!这次主要是来看一看晋商文化,民风色彩较浓的景点。山西明显被煤矿业弄得污染严重,除了看到smog之外,衣服也好容易脏,鞋也占了微粒。
先是去乔家大院(祁县),亲临才发觉原来房间院落比我想象的小,这种想象是看完“大红灯笼”引发的--这错觉可能是电影从高处拍摄造成。其实冬天那么冷,建得窄小一些是有道理的。
乔家长时期的兴旺固然令人另眼相看,它的式微除了是上世纪的动荡造成之外,我感觉其家族业务职业没能跟随社会发展而变多样化,也是原因之一。不知乔家的后人有没有到老乡看看,我认为应该访问一下他们,录下他们的感想并展出,这么除了可看到乔家的珍藏,还可加入多一点感情元素,

只是参观了一会,肚子已在示威,我那包车司机和我进入一家面店,他还立刻走入厨房视察,没多久就出来说不如到平遥才吃(可能那家才是他朋友开的吧)。上车后他说这地方不卫生,再花了20分钟进平遥,进了间餐馆点了猫耳朵和平遥特色水煮牛肉,牛肉口感不错不过味精害得我很口渴!

平遥古城基本上不许开普通汽车,聘了个开电瓶车的导游,是个年青女士,是古城居民,她说这部车投资了¥27000,每晚充电一次。。。。。。
突然想起小乔姐上次的心理测验,如果想在清朝的世界里走一趟,古城已经不错。第一站是城隍庙,最深刻的是讲术地下十八层各种酷刑的塑像,它像在反映一种哲学,教育封建社会的人们(应该说威吓),别行差踏错,就是人间没有公理,地府也会审判,反映有其因必有其果,种瓜得瓜的思想,但我觉得这种教育本身已经很暴力啦!

之后是去县衙门,正巧,一进门竟打了几下雷,返门口之时还下起雨来,离开不久就停了!

看过镖局和协同票号,我特意请导游带我去一趟“光绪客栈”,其实这是蔚盛长票号,庚字西逃时光绪曾住过而得名,奇怪我没有看见这地方用“光绪客栈”名义营业,没有列出房价,没有另收入场费,使用平遥古城pass(¥120)就可以了。很遗憾当时没有问人是不是改变了经营方式,只见这地方很狭小,走进去并不觉得自在,匆匆拍了照就走了!它那光绪塑像的脸蛋很圆呢!

[PR]
by wwjune | 2005-05-01 17:05 | 旅行

飛往山西太原

沒想到那麼少人從大連飛太原﹐這次坐的是Dornier 328﹐美德合製﹐總共坐32人﹐海南航空派來了一位乘務員。由於一直都在大城市居住和旅遊﹐沒什麼機會坐小飛機﹐所以這次還是很興奮的﹗
[PR]
by wwjune | 2005-05-01 10:24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