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獨行俠,其實除了我之外,我在洛陽吃晚飯時也遇上一個獨行的香港女遊客!我跟她說,單從她這行動也可以猜出她應該不是內地人。

去洛陽之前停了一趟西安,這怎麼都下不完的雨驅使我買了一份紀念品---雨傘一把!如果能夠乘機設計一種以唐代為主題的雨傘就好了,實用又有紀念價值!

先叉開一下話題,有次跟同事談起,大連經常被人標榜成中國的清潔城市,不過多去一下別的地方比較一下,其實也是不外如是。就是以服裝而言,大連一年一度的服裝節其實是以雲集高檔設計師為主,普羅大眾穿的跟其他中國城市分別不大,街上看到的衣著牌子,大連占的不算多。有時我也沒弄清楚這些特色是大連自己吹捧還是其他城市已經追上來了。

這次由於天氣不好,旅遊的質和量當然有所下降,不用取消已經算幸運。

十一當天去了大唐芙蓉園,園內的排水設施還算做得好,但中國令我不解的是最容易積水的路角位總是缺了排水口。總之這次還是耐不住這哇啦哇啦的雨,濕著腳雖不舒服,但勝在人少,能吸一下新鮮空氣,(最重要的是離開一下金石灘這不毛之地)。

大唐芙蓉園主題公園整體意念不錯,為了避雨看過唐代文物展,感覺盛唐時期的審美觀,對人對物都是傾向圓渾型,造得最精巧的是館內唯一的金碗。芙蓉園很有發展潛力﹐希望日後可以增加室內項目:書店、研討會、各種多媒體放映,更可以邀請國內外的表演團體演出﹐那麼就算天氣不好也有好去處,而且讓西安重新成為中國的一個文化中心﹐唐代對各地文化兼容並包的精神也能得以延續。

說起室內項目,這次在仕女館又看了場音樂show,不過不是上次在鐘鼓樓般用銅制的敲擊樂器,用景德瓷制來搞搞新意思,然後又加了個電吉他,一套set drums, 有些“女子十二樂坊”的味道(臺上有十一個穿唐服的女樂手,旨在反映當時女性的自由),我猜是因為中國傳統樂器聲音較單薄,加上電吉他可以加厚一些,但那些敲擊樂器實在太重了,把那些二胡、簫笛等吹奏樂器的旋律都蓋過。

超級潛水說到雙木屐起源於中國而非日本,這種誤會真是不時都有,好遺憾!我感覺是日本其實對中國唐朝情有獨鐘,芙蓉園也展出了唐代女性衣著,但現在的人一看就先想到日本和服!

[PR]
by wwjune | 2005-10-03 16:14 | 旅行

洛陽Oct 2005 (2/3)

看過白馬寺後,次日再出去坐81路公車去龍門石窟,車程約一個小時,到了之後發現很掃興---由於東西兩山之間的伊河水位甚高,為安全計當局關了最精彩的西山石窟,入場費也從平時的¥80降到$20(可以觀看東山石窟、香山寺和白居易墓)。

不過這樣也提供了一個機會觀賞黃河急流,並隔河觀看17米高酷似武則天的大佛,另有一番韻味。

其實在我心目中這尊大佛就是武則天,另外東山也有個石窟是武氏外甥所建,我感到兩者的共通點是它們在眾佛中都位於最高的位置,由此可以大略窺見此女王之厲害。

東山石窟確是比西山遜色得多,咦,那具千眼千手佛,幹麼我只看到千手看不到千眼?

香山寺曾經是白居易晚年待過的地方,經常和他的文友茗茶談詩,遊山玩水,看白園內的一段介紹,我覺得也隱晦地道出了他們的失意感(竟然令我想起了近年一些事業如日方中之時就移民加拿大的華人)。

回程回洛阳市中心經過天子駕六廣場,覺得還有時間,就又進去博物館參觀,面積雖小但展品精緻,東周青銅器很精彩(卻很重)!天子駕六跟兵馬俑不同的是,它的馬和狗都是殉葬的。狗看來還是有可能被活埋的。

這博物館也許由於較新,車馬坑的文字說明和刊物的出版也沒有兵馬俑的豐富。無論如何,如果對考古有興趣的話,纵使上世紀被盜的不少,洛陽仍然會是個很有潛力,探之不盡的地方。

[PR]
by wwjune | 2005-10-02 16:18 | 旅行

洛陽Oct 2005 (1/3)

先說這次之所以選擇去洛陽,不多不少是中了鳳凰衛視的“毒”, 暑假前看了“縱橫中國”洛陽特輯,覺得不去一次不行。

十月二號當天從西安坐火車直到河南,途中看到各種典型農村外壁的口號,如提倡計劃生育,預防禽流感等,今天遇上一個挺醒目的:“誰說女人不能遮半邊天”?

check-in酒店已經是下午兩點半,初時在想白馬寺要不要去呢?無論如何先步到火車站附近研究一下班車的狀況再說,站臺的人說原來白馬寺有56路公車到達。

既然雙腳已經好像游完泳後一樣濕,看見56號就上了車,我想就算到達後發現白馬寺關了,就當是遊車河看看洛陽市容好了。

坐了大約一小時車到了白馬寺,發現還沒關門,匆匆去了這個中國佛教的發源地買票,寺本身固然值得注意,但我似乎更加留意寺內人物。

售票的那些仁兄,穿著僧服,我覺得很彆扭,一大問號,他們真的是僧人麼?

先進去看中國最早的“齊雲”舍利塔,如果在距離二十米左右拍掌,根據說明可以聽到像青蛙叫聲般的回音,原理是塔身不平,可是下著大雨,什麼都聽不到!而且這壞天氣也妨礙我細心的觀看這座建築。

然後再返到殿堂區,大雄殿供奉著自元代遺留下來的菩薩。進殿后又看見一個年輕約二十來歲的“少僧”,嬉笑著跑出去,室內唱機播著“Take Me to Your Heart”!不由得笑了出來!

大概我心目中的佛僧都該是脫俗的,所以看見這個忘不了凡間張學友的“佛徒”,覺得怪怪的,今天上班跟同事提起,他們解釋中國真正的出家人已經很少,更多的其實是穿著僧服的公務員。

再續。。。

[PR]
by wwjune | 2005-10-01 16:21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