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逆”隨想

....其實佈滿人生的多是逆境﹐也许可以这样说﹐人生根本就是逆境。 根据物理﹐若果地面沒有了阻力(friction)﹐人和爬行動物都不可以發揮其走動的功能﹗換句話說﹐如果人一生中沒有跟逆境打過交道﹐他便不算走過人生路﹗

記得好幾年前﹐笫一次考車牌失敗了﹐但周圍的朋友卻接二連三取了車牌﹐頓時感到有點失落﹐好友安慰我說﹕“這沒有什麼大不了﹗”她認為我應為遇到逆境而感到欣慰﹗只有順境的人生﹐不單只乏味﹐而且是危險的﹗試想像一下﹐倘若自己住在山上﹐某日在豪雨中不慎被捲入洪流中﹐全速向大海進發......到時候﹐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自己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迷失了自己...
這番比喻﹐聽起來有些怪異﹐但卻不無道理﹐不是所有的“忠言”都是“逆耳”的呢﹗

十二時了﹐睡意正濃﹐倒不如乾脆回覆編輯說我不寫稿了﹐我寧願獨個兒躺在死海的水面上﹐任由自己載浮載沉﹐一切皆拋諸腦後﹐可不是更悠然自得嗎﹖

1996
[PR]
by wwjune | 2007-01-27 16:28 | 学生时代。。。

“Caesar﹐您令我深深體會到﹐飼養寵物的確能夠增加生活情趣。可是你又可知道﹐養寵物的感情負擔是何等的大啊﹗

記起四年前在鋼琴老師家中認識您的時候﹐只覺得您跟其他的波斯貓一樣﹐外表高雅﹑性格害羞﹑又愛挑吃。一直以來﹐只有鋼琴老師才能把您抱起﹐任何人只要靠近一點﹐您都會本能地退開。

雖然我們每週只見面一次﹐但經年累月﹐感情逐漸建立起來﹐還記得我讀高中十二班的時候﹐我上攝影課時為您拍的那幀黑白照片嗎﹖這張照片還算拍得不錯。老師請我到黑房多沖一張﹐讓她可以鑲在相框上。照片中的您正捲起舌頭舔著自己﹐哈﹗那樣子多麼可愛﹗您亦特別喜歡我奏的貝多芬月光奏鳴曲(Moonlight Sonata)﹐ 每逢我奏這首曲﹐您都會變得份外乖巧哩﹗

這年間﹐年紀逐漸老邁的您﹐健康狀況開始轉壞﹐這兩個月來更是變本加厲﹐您亦顯得鬱鬱寡歡。獸醫告訴我們﹐原來您已經被癌魔纏身﹐從此以後﹐舌頭已再不能活動自如﹐這可叫老師痛心極了﹗數週來﹐只見您日益消瘦﹐一日三餐都要老師餵飼﹐連清潔自己也得要老師代勞。

上個星期﹐當我在奏月光曲的時候﹐您正在吃煙肉﹐老師忽然看見您的咀邊淌著血﹐我們立刻停止彈奏﹐當我清潔地毯的時候﹐發覺有塊紅色的軟狀物遺留在地上﹐但這怎樣看也不似一塊煙肉﹐我根本並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師只有不住嘆息﹐ 而我當時並沒有料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今天我再去學鋼琴﹐看見火爐旁安放著那幅我為您拍的黑白照片﹐伴著的是一瓶很雅緻的小鮮花﹐我心知不妙﹐連忙走到廚房﹐發覺您平日用膳的地方空空如也。今天我再奏月光曲﹐本來緩慢的曲調更見悽怨﹐鋼琴老師按捺不住﹐觸景傷情﹐掩面淌淚﹐我的心也沉了下來。無論如何﹐我相信您昨天離開時一定是十分安詳的﹐就像您喜歡的這首月光曲一樣。"

J.W. April 1996 (經修改)
[PR]
by wwjune | 2007-01-27 16:21 | 学生时代。。。

第三次去北京﹕追記

This was the first, and probably the last time, I went from Dalian by an overnight train.

其實從大連坐火車到北京是挺費時的﹐這次我純粹想過過火車癮。雖然兩個地方緯度相若﹐但大連在遼東半島南端﹐火車要先往北走一段﹐走出半岛後再南下﹐所以即使中途只停山海關一站﹐也足足坐了12小時﹐

那次的暖氣開得太高﹐所以我睡得不怎麼熟。

P.S. By the way that's usually how our weekend trips to Beijing worked: First we gathered enough people (~10) to get a special flight rate. We scheduled to take off soon after we finished work on Friday, then returned to Dalian on Sunday night.

It's always nice to escape the windchill in Dalian this way...
[PR]
by wwjune | 2007-01-27 13:57 | 旅行

第三次去北京 Dec 2005

这倒是我第一次坐北京地铁,三条线都坐过,可能香港的地铁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所以见到北京地铁就觉得很老旧,很有伦敦underground 那种feel。不知是否中国人力够多,连电动售票机都没有用上。要换线就要走得挺远但电梯却少,如此控制人流到了2008奥运会真怕会爆血管!

宏說北京的地鐵配不上首都的身份,我也同意,線路還算方便,但我覺得最不足的是服務設備都沒能做到以人為本,例如火車站的地鐵出口,運用一下常識都知道會有很多拉著行李的人流,但樓梯的設計完全沒有顧慮出行者的需要!我覺得要維繫、發揚中華優秀文化,就應該從一些看來是微不足道的小節做起---就如ee所說,否則什麼口號運動也會成為空言。

這次出行﹐自問精神狀態比想像中好﹐拋開了平時的壓力﹐所以餅乾覺得我比文字塑造出來的形像有活力是不奇怪的。

週六和ee看首都天主教主堂---西什庫教堂﹐犹幸她推薦我去﹐我有個同事24號晚上去了王府井的那個﹐外面竟有三重守衛﹗原來那教堂只容許有特許證的外國人進入,中國公民不得入內。

雖說中國天主教跟梵蒂岡還沒有正式關係﹐但能夠觀看首都天主教主堂的早場Christmas Eve service﹐也是挺有意義的。然後去什剎海看聖誕燈下的胡同酒吧﹐在這方面我跟西人的文化相差甚遠﹐我是很難跟(連網上交流都沒有過的)陌生人搭上話﹐所以無論價錢怎樣好也好難吸引我進去。次日起來逛一逛王府井﹐然後由ee帶我去看冰河上的頤和園.
——————————————————————
ee所记:”去颐和园的时候可惜了!之前忘了给数码相机充电所以很多景色都没拍到,后面的都靠JUNE的相机拍摄。昆明湖上结了厚厚的冰,我俩在上面小心翼翼的走,小孩式的快乐。太阳夕下,就象在冰面上投下个长长的火尾巴。后来走到岸边发愁,想着如何爬上高高的河岸,我自己无所谓,担心JUNE能不能搞定,最后我们手脚并用还颇为矫健的爬上去了!”
c0090351_18215141.jpg
c0090351_18221369.jpg

[PR]
by wwjune | 2007-01-23 18:11 | 旅行

知道了冒牌货的事之后,我没有生气,也没难过,脑袋却是不停的乱转, 第二天(周四)终于出了乱子了,记错了上物理课的时间,迟到了足足十分钟,好在已经开学两个月,我在学生的形象比较稳定了下来,要不就难搞了。

周六终于可以出去走走了,从大连到北京到易县的旅途上,除了看一下中国的农村之外,真的是想了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京城内的车走的有多慢。。。

说回清西陵,到了光绪爷的地宫,一度犹豫好不好拍照,因为这样很骚扰他,最后在长廊离远拍了一张。也庆幸没有聘导游,地宫回音很厉害,不然在光绪面前指指点点,吵个不停。站在棺前那刻的感觉---有些像跟他会了个意,也有些感伤。没有想到在网上看了好一段时间有关爷的事,今天终于可以离他那么近。

崇陵的管理不行啦,人们都把这当成郊游的地方。高塔内到处刻满了什么“到此一游“的字句,也没人理会。

怎么说也好,易县始终不是爷生时住的地方,所以周日下午逛了一回故宫,算起来,爱新觉罗氏住过的皇宫(除了承德避暑山庄)都看过了。(不过不论我去什么人文景点,发觉我到处都遇上乾隆的字,偏偏我就是不喜欢他的字)北京故宫的宫殿不再容许入内观看,只可以在外面瞧,里面暗的很,更加说不上要体验一下处身其中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大打折扣,看得比原先想像的快,就是养心殿的垂帘也没想像中的味道,可能就是同样原因。遗憾的是我下午3:30去到珍宝馆才知道珍妃井在里面,那时已经关门了(莫非我不应该看?) ^^

This trip什么都没有买成,也没有时间,只是带了西陵行宫宾馆没吃完的回来大连作今天的晚膳!
[PR]
by wwjune | 2007-01-23 18:06 | 旅行

第二次去北京Mar 2005

每次坐飞机去北京我都问是不是首都机场不够跑道呢。因为本来一个小时都不用的航程,往往用上了90分钟,花了很多时间在空中盘旋等待降落,真不知道2008年奥运会会是怎样情况?

到北京后到王府井check-in 酒店,再去大街吃小吃,也发现现在的食物有问题,吃不出风味来,炸香蕉雪糕没香蕉味,大抵用的是powder, 酸梅汤就是有一点点酸味的水。

次天参加巴士旅游团,其中参观了定陵博物馆,葬的就是万历皇帝,万历在位48年,23 年没有上朝,死后“人气“就那么厉害,当天排长龙如打蛇饼,收入多了,里面的保养也比崇陵好得多,不过这么吵吵闹闹的,倒是好像没有真正去pay respect的人,也不知道这样是否值得光绪羡慕?

周日见芳华之前参观天坛,初时认为可看的也许就是祈年殿,但到达后发现它是揉合公园,古迹和科学的一个市肺,地面保养也不错,只是既然分开逐点收费,我也不怕挑剔一下了,例如每20分钟一次的talk, 我一个也没有等到,最好能够定期加上皇帝祭天的复古表演,那么就活泼一些,也可增加人文价值。

还想一提的是北京旅游业的专业知识还要改善,这次和上次在酒店问巴士路线,不是不认识,不查证,就是讲错,令我信心尽失,通常都要到站前推敲一下,有时我很喜欢坐公车,it’s more fun than taking a cab 呢。

去完天坛,觉得去前门方便,就去全聚德吃了个一人份的半鸭快餐,这真是的,¥70元也吃不饱啊。
[PR]
by wwjune | 2007-01-23 18:06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