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真的輪迴了

電視正放映“一生為奴”﹐故事圍繞恭親王的一生﹐在陳寶國的演繹之下﹐歷盡咸豐﹑同治﹑光緒朝的恭親王顯得特別有魅力﹐同治駕崩之後﹐選擇繼承人的拉鋸戰演了足足兩集﹐看來是編劇有心把慈禧和恭親王的鬥爭弄得更加白熱化。

當時光緒還沒有出現﹐但藏起來一段時間的敬愛之心已經再度浮現。光緒朝的恭親王已經退居幕後﹐所以“一生為奴”的成年光緒戲份很少﹐而且我敢说是按照“走向共和”的光緒形像塑造的。

更多埋沒了的記憶逐漸回來了﹐當時“走向共和”的西太后藉玩鬥蛐蛐暗示要轟康有為﹐戊戌變法處於危機﹐光緒一手緊抓著椅柄顫抖著。他名為皇帝但無實權﹐若懂得生存之道﹐實在可以選擇像個木頭人般坐著﹐或者干脆跟著慈禧路線走不就行了?他一生深居宮中﹐為何會跟朝廷週圍的人那麼不同呢﹖真的是壓抑得太久了麼﹖

看到一個不合實際﹑近乎天真的良知遭到無情的打擊﹐一個不能實現的好夢要粉碎了﹐我看完那集之後﹐帶著千百個碰撞著的問號﹐立刻到電腦狂搜“光緒”。

不只我一個問過“如果當年維新成功”﹑“如果當年坐皇帝寶座的是恭親王而不是咸豐”。。。明知歷史不能回頭﹐但是再看一下中國一百年間所走過的路﹐問這些假設性的問題﹐除了能滿足一下自己之外﹐對這些人物的多面性﹐所處的複雜環境﹐也會生出多一份理解寬容之心﹐即使這一切都是wishful thinking。

~~啊﹐怎麼突然覺得跟慈禧鬥過的人都特別吸引﹖
[PR]
by wwjune | 2007-05-19 11:03 | 歷史之輪

每當心靈和感情的重心出現了一種煩人的傾斜﹐好一段時間我都把某網上留言版看成是一個親切的精神食糧﹐最少是杯怡神飲品﹐而不用像旅行般奔波花費﹐每個人只要出一份心來經營﹐任何不快﹐不論來自哪裡﹐也可以由大化小。

最近發覺自己再次有感情上的需要了﹐可是隨著幾位鐵杆的退役或處於半退役的狀態﹐不得不承認一切不復從前。

回頭看自己﹐這趟去完上海﹐竟意識自己的熱情也減退了﹐也萌生過去意﹐但同時也覺得這份精神寄託應該維持住。記得我們幾個人﹐本來是以討論歷史人物“起家”﹐突然生起一股“回到原點”的念頭﹐當初的熱情是令人懷念的﹐只是自己實在有心無力。

不只一次跟人提起﹐慶幸自己能跟其中的好幾位見過面﹐畢竟在虛擬和現實之間﹐時不時要找一個平衡。
[PR]
by wwjune | 2007-05-07 18:55 | 胡思亂想

五一的上海=人海

....特別想說一下上海市檔案館﹐新落成於外灘﹐裡面明淨敞亮﹐宣傳牌標示著有關城市記憶的展覽﹐免費參觀﹐不由分說進了去。好像自己的嗜好一向不屬主流﹐外灘人頭涌涌﹐但這裡面的人卻出奇地少。

首層展出一日本攝影家眼中的上海﹐攝于1990年代的黑白照﹐我覺得滄桑得有些“人工化”了。我花最多時間看二樓---老上海灘華洋建設的故事﹐有兩件事物觸動了我。天廚味精的企業檔案令我駐足回想中學時代吳蓓華同學的點滴﹐張愛玲高三1937年論卡通前景的文章我細讀了一遍---非凡的思維。

感觸也來自斷不了的香港情結﹐上海跟香港的歷史腳步何其似﹐在黃浦江邊望浦東﹐有些像在維多利亞港看九龍﹐還有香港的上海幫和滬菜﹐上海的香港幫和粵菜﹐連通利琴行的銷售聽了我的口音也說起感情來了﹐當然囉﹐通利琴行是香港的嘛。

館門口還有一個小小的印刷品售賣店﹐買了兩本輕巧的城市記憶系列﹕“外灘傳奇”和“學堂春秋”﹐平實的筆觸和人性化的描述給外灘賦予生命﹐回到大連﹐一口氣將之讀完﹐雖然腳步脫離了外灘﹐讀著卻令心靈能更加細味體會。

渴望能再次跟外灘相會。

P.S.:出發到上海之前有段插曲﹐本來我安排了周五下班後坐火車南下﹐怎知道倒霉的我在之前的那個周日﹐錢包在大連市内坐巴士的時候被扒了﹐中國銀行補辦銀行卡需要一星期時間﹐於是打消了坐火車的念頭﹐飛機票也沒法及早預購﹐老實說有點擔心不能成行﹐但即便如此﹐放假前一天我還是收拾好行李﹐幸好週六上午銀行卡總算拿到了﹐於是立刻出發到周水子機場﹐自己單人匹馬﹐飛機票立刻就買到。

PPS: 所以在大連剩下的幾個月我都拒絕坐701號公車---它是其中一個公車罪惡黑點
買大陸國內飛機票﹐我一直都光顧周水子機場在民航大廈的分銷處。

c0090351_12143498.jpg

[PR]
by wwjune | 2007-05-07 18:40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