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暑假另一件讓我回想起的事是六月初在大連的一次合コン--籠統說是日式的matchmaking。

當天我是有份參與籌備的義工之一﹐同時也是個旁觀者。正式的參加者﹐男女大約各十﹐參加這種目的明確的社交活動﹐有的也許只想消磨一個週日﹐有的出於好奇﹐有的可能帶著某種期盼。他們性情偏向含蓄(就是以中日的標準來說)﹐相互間大致陌生﹐這下子要帶動氣氛﹐擦出火花﹐就更講求技巧。

按著參加者的反應作出調節﹐是門大學問﹐人類始終是很unpredictable(這竟然跟教書有異曲同工之處)。遺憾的是籌備時我們思慮不夠慎密﹐實行時應變也不足。如果這是一個BBQ﹐或一群同事好友出來玩﹐倒無所謂﹐但在合コン﹐參加者的感受和興趣就得細心照顧﹐男性原則上是按著意願去跟參加的異性互動﹐然而在今日的中日社會﹐女性處於較被動的位置﹐籌辦者就必須exercise much sensitivity﹐不然女性就會有種“被當作貨物看”的感覺。苦于對日本方式的不理解﹐我也不好臨場硬出什麼主意了。

Run through 過事先擬好的問答session﹐大家就圍著圓桌吃午飯﹐不久﹐乍聽見我旁邊的兩位男生評說“...(This event) 欠缺組織”﹐我也承認這是中肯的評價﹐後來再有兩個女生先離開﹐姑且不說她們本身是否有事﹐但她們臉上的表情像在說﹕“不值得再呆下去”﹐設身處地﹐換了是我﹐大概也是一樣。

原本辦合コン,並非純粹為了matchmaking。Have Fun﹑達致中日交流才是最重要。合コン後來演變成カラオケ﹐是好玩而帶參與性沒錯﹐但當我留意對カラオケ不感興趣的人﹐發現其中一個平時很健談的男人﹐後來也呆坐在一角。這樣的結果﹐有違我們的初衷。

在這類場合﹐我們不可能想像每個參加者都會歡愉地離開﹐唯願他們最少能夠感受到籌辦者的hospitality﹐作為host的成員之一﹐我察覺這正是當天最缺乏的元素﹐欠了他人錢財物件﹐可以照原樣歸還﹐但欠了別人一份體貼之心﹐我想不到可以怎樣補救﹐結果﹐離開時我的心是酸澀的。。。
[PR]
by wwjune | 2007-07-28 14:53 | 大連瑣記

每次回來溫哥華﹐過了一段時間總會想起了“瞻”。

我在“瞻”的兩年間﹐主要從事中文撰稿和翻譯﹐其中一年參與編輯工作。

從局內到局外﹐見證十五年所走的路﹐“瞻”的內容和風格﹐除了取決于編輯的取向之外﹐也反映不同時期移民群的文化﹐1990年代初﹐華人移民主要來自香港﹐當時的“瞻”內容較生活化。打開“瞻”﹐就如進入一家港式茶餐廳﹐包羅萬有﹐可以用粵語的”大件夾抵食“來形容(意思指分量多兼划算)﹐最高峰時每期有24頁﹐製作者傾注滿腔拼勁和熱情﹐隨興趣馳騁。除了每年出版六期之外﹐還舉辦過中文辯論比賽﹐公開參與﹐為華人社區增添一分活力。近年的"瞻"﹐學院味較濃厚﹐製作嚴謹﹐每年出版三次﹐講求對身心和周遭環境的深刻體會。

因應90年代中期﹐華人移民和“主流”的關係一度緊張起來﹐華裔大學生的心靈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回想起來﹐令我最感欣慰的就是開闢了“楓彩”/Colours of Maple專欄﹐其實我也只是命名而已﹐專欄還是靠一眾鐵杆來經營﹐久而久之﹐發現投稿的內容本質相近﹐也許,在大學生涯裡﹐因對身份認同和社會公義的思慮而形成的內心掙扎﹐是代代相傳,永無休止的,希望“瞻”日後能繼續提供類似的抒發渠道。

目睹“瞻”不斷邁向成熟﹐但它打從開始就不是一份專業的刊物﹐應該這樣說﹐“瞻”恰好提供一個給青年義工鍛煉和作大膽嘗試的平台﹐為將來步向專業作準備。

慶幸自己有參與其中﹐雖然當年的夥伴畢業以後都分散到不同地方發展﹑安家﹐但我敢說﹐透過“瞻”﹐我們不愧曾經積極投入過加拿大的生活。

祝愿未來的“瞻”能繼續配合時代步伐﹐放開胸襟﹐高瞻遠矚﹗

Go to Perspectives
[PR]
by wwjune | 2007-07-22 16:36 | 学生时代。。。

一直很想寫一段有關死亡的感想﹐但恐怕三言兩語說不清楚﹐我剛才跟自己說﹐這段文字﹐只要一天自己還在經營這個blog, 帶著一堆未知數(uncertainties)走過人生的每一天﹐反正就隨時會有更新的必要。

先離開了的老爸跟我說過﹐人自出生的那刻起﹐就已經在步向死亡。是的﹐但是人偏是要等它跟自己以不同形式接近的時候﹐才會去嘗試理解一下它。

話是這樣說﹐但記得小時候躺在床上﹐的確有閃過一股念頭--一睡永遠不起﹐是怎樣的呢﹖跟著一股恐懼感輕輕閃過﹐我的理智告訴我﹐我是不捨得離開我認知的這個世界﹐而走向不可知的另一端。

只是最近這幾年﹐即便有同樣的經歷﹐恐懼感竟比以前減退了﹐我想有意義的活著﹐而且既然世界给了我那么多,觉得应该留下来回馈些什么的,我仍然為每天能夠清醒地起床感到欣喜﹐但當開始親身領會到﹐人間之愛﹐其實是短暫的欣悅而苦繫終生之後---Pleasure of love lasts but a moment, Pain of love lasts a lifetime﹐ 覺得塵世也非孩提時代所想的那麼可戀天真﹐竟然跟自己說﹐這只是一睡不起而已﹐就如佛教所說的“大睡”與“小睡”之分, 至於另外一端是天堂是極樂世界還是什麼其他的﹐也不打算多管, 也理不來。而且﹐我們出生之前所處的狀態可怕嗎---那時根本毫無認知﹐死亡可能就是回到這原點吧﹐恐懼其實是隨認知而生﹐沒有認知﹐就根本沒有怕。

看過另外一個blog, 題為“死亡之難”﹐他說﹕死亡其實沒那麼難的,難的不過是活著的人。我完全同意﹐就以自身來說﹐死亡之前的過程才是重點。傳媒人梁文道前陣子在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鐘”介紹一本書﹐最後帶出的意思是﹕“人總是在想應該怎樣生﹐但也得想想應該怎樣面對死亡。”
[PR]
by wwjune | 2007-07-16 16:19 | 邁向盡頭

香港市民﹗頑張﹗

香港回歸十年了﹐百感交集﹐土生土長的我﹐碰巧坐上了英國殖民時代的尾班車。

從來不見得殖民統治是個負數﹐尤其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後﹐香港騰飛﹐我完全是個受益者。 與此同時﹐我也能在有生之年見證這個歷史時刻﹐那時我在加拿大﹐盯著電視看直播﹐當時最強烈的感慨是﹐自己的命運,正被大氣候操控著。

在十週年的一刻﹐我對煙花和高樓﹐興趣不大﹐更想看到每天拼搏十多小時﹐講求專業﹑效率﹐默默耕耘﹐名不傳經典的香港普羅大眾;在地鐵站和街上行人穿梭﹐力爭一分一秒﹐沒暇把雙眼放長遠的藍領白領;還有配搭多得難以置信的茶餐廳---香港人的靈活變通﹐在吃的方面也表露無遺。

香港是個成熟的都市﹐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星斗市民才是主角﹗香港的生活和道路﹐都是窄得有些令人透不過氣沒錯﹐無論如何﹐繼續努力吧﹗我為自己身為香港人自豪﹗

希望很快能回老家一趟﹗
[PR]
by wwjune | 2007-07-01 11:21 | 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