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01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日本的三國時代

當時﹐三國時代的霸主﹐分別為千夜國﹑乾燥國和June國.

乾燥國﹐顧名思義﹐氣候乾燥寒冷﹐主要從事椎茸貿易﹐由于出口量大﹐一直都很富庶﹐但近年椎茸不斷失收﹐國力大為削弱﹐乾燥國的人民一致認為﹐這是千夜國派忍者所施的毒手。千夜國最近還在邊境蠢蠢欲動﹐攻打乾燥國是早晚的事。

乾燥國的現任乾燥將軍﹐已經是第三代了﹐他見形勢危急﹐召來一群議事大臣商討對策。其中一位大臣說道﹕

“回稟將軍﹐June國國勢衰弱﹐易於攻陷﹐可以考慮先把之攻破﹐把土地併入版圖﹐並把其軍隊收歸本國所有。。。”

乾燥將軍遞手示意大臣止住談話﹕“如果我們耗費精力攻打June國﹐疏於邊境防範﹐千夜國豈不侍機乘虛而入﹖”

乾燥將軍接著又說﹕“不過﹐既然你提起June國﹐我倒有一個緩沖之計﹐可以想個辦法慫恿June國攻打千夜國﹐讓千夜國轉移一下視線﹐我們可以派出少量軍隊協助。”

眾大臣聽見暫時不用大量出兵﹐就任由乾燥將軍說下去:“不論最後結果如何﹐June國戰後一定會來跟我們拿好處﹐跟千夜國交戰後﹐June國到時必定是苟延殘喘﹐它最好就乖乖的臣服於我的威嚴之下﹐這樣我們就能在它的土地上重新種植椎茸﹐重振國威﹐要是它敢違抗﹐我們就揮軍直入﹐到時只需用皮毛之力﹐就能把之一舉殲滅。”

“所以,現在你們的當務之急是。。。。”

眾大臣立刻仰首恭聽。

“你們要儘快設法挑起June國人民的民族情緒﹐製造攻打千夜國的借口﹐而且, 要記著﹐萬萬不能讓June國輸這場仗﹗”(完)
[PR]
by wwjune | 2008-01-28 17:10 | 創作

航空會社續﹕中國國航

某年﹐我要從北京飛回加拿大,中國國航當天的班机卻要延遲三小時到7pm,過了關到快要登机的時候才獲通知,看了候机室的情況,很明顯當天是乘客不夠(747机只是半滿)不想賠錢吧,所以航机乖乖的停著,趁机想等更多的轉机客過來才起飛,我們等到晚上七點,想著可以登机了,竟然又叫我們等到另行通知為止, 原因他們不明說,卻搬出了很多自相茅盾的理由,初時說是溫哥華/逼降場天气不好,但我們眼睜睜看到同線路的加航Air Canada已經登机要起飛,我們提出這點,他們還敢騙我們說加航飛机停在机場不起飛呢.

再說,十小時的航程,天气又怎能夠容易說得准?真是牽強得离譜------其實他們拿天气作理由是因為可以避免賠償呢

就這樣,一直沒有明确的答案,也沒有妥善的安排,我們一行160人開始在國航職員面前鬧起來,其實職員也只是執行命令,但是他們有些人的表情-----那股猙獰面目真是令我不想再提,我們當中有人叫中央電視台過來,在記者面前,職員更加是方寸大亂,說飛机要維修云云,到晚上九點,終于宣布班机取消,在壓力之下,不得不立刻為我們在北京安排賓館.

据知第二天早上中央電視台CCTV把這段新聞播了四次,說是飛溫哥華的乘客在机場發生沖突,這天國航安排了補班,767机,他們其實一早就可以安排細机,反正机場停泊費也是要付,他們視消費者如無物﹐這次還連誠信也賠上了﹐在原定起飛時間之后22小時,我們終于飛走了,其中一位乘客是個律師,在上机前他發起了行動,要求國航一星期內拿出一個圓滿的解釋.

結論是,机票再平﹐有選擇的話就不要坐國航
[PR]
by wwjune | 2008-01-10 14:58 | 旅行

航空會社

突然心血來潮﹐想說說坐飛機的一些經歷。

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是我心目中服務態度最差勁的航空公司之一---從來不會給人賓至如歸的感覺﹐不過這樣也就算了。1998年﹐我從倫敦飛回溫哥華﹐碰巧起飛那日就遇上了大罷工﹐我提早到達Heathrow﹐為了疏散人群﹐他們給我安排轉兩次機: 坐英航到Chicago﹐然後立刻坐United Airlines (UA)轉飛Phoenix(Arizona)﹐次日早上再坐Alaska Airlines到溫哥華。

當晚我就乾脆睡在Phoenix機場﹐這次的舟車勞頓還有個小插曲-----UA漏了我的行李﹐幸好沒有弄丟。

********************
有一次坐日航從大連飛東京﹐不知道是否乘客不夠﹐班次取消﹐我決定轉坐ANA﹐可能是JAL那邊跟ANA沒有協調好﹐我和其他幾位同樣情況的搭客﹐都沒有飛機餐﹐偏偏當時是午飯時間﹐聞到週圍的人吃著壽司﹐就更加餓了﹐ANA的服務員只好給我們每人派些花生。

到了東京﹐就要立刻轉機到溫哥華﹐check-in的人大排長龍﹐還要JAL的職員帶路﹐讓我跑到登機口﹐那邊的人還在叫我的名字。。。

************
我感覺中國的內陸機﹐降落的時候角度有時很大﹐所以耳朵特別痛﹐是不是因為機師比較多是開軍機出身﹖日本機沒有這個問題---但我感覺著地之前速度比較快﹐所以真正著地之後有些不穩的感覺.

最後想說說的是中國國航﹐但篇幅較多﹐下次續
[PR]
by wwjune | 2008-01-09 15:01 | 旅行

這Facebook....

今年初看見一群同事每天都上去﹐好像上了癮的樣子﹐
所以它也有另一個稱號﹕Crackbook
我跟自己說﹐我不可能兼顧那麼多的吧﹐所以一直拒絕註冊﹐
終於﹐收到舊同事Caleb的email invitation
於是我也被捲入浪潮去了

Facebook有的全是現實生活的朋友
連找我的學生我也加進去了。
其實我的bottom line是﹐只是我們任何一方離校﹐或畢業﹐才能做朋友。畢竟跟在校學生要保持適當的距離。
我知道已經離校的他們上了大學很忙﹐學生們的邀請都是good gesture.
這樣也好﹐他們在外留學﹐能願意給我看見﹐證明他們仍然從事正業~~~

有孩子的朋友﹐索性把孩子的照片用作profile picture
為人父母的心﹐不言而喻
不過我還是比较喜歡全家福啦

人在加拿大﹐facebook就變成了我的恩物。
最近﹐久違的中學同學也找上來了。
[PR]
by wwjune | 2008-01-02 16:30 | 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