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閱人和看透緣份

心得簡略記錄如下﹕

相由心生﹕眼神、步姿可以幫助判斷一個人的品性。雖然從其他小動作可以窺探一個人的心理狀態﹐但前兩者還是最重要。
當然﹐“路遙知馬力”----一切還要經歷時間的驗證。

至於緣分真的要來的時候,想避也避不開
緣盡了,想抓也抓不住,
因此有緣分的時候,就要惜緣。。。
[PR]
by wwjune | 2008-03-23 16:16 | 胡思亂想

我們公寓的部份單位﹐當時正有一群外来民工進行裝修﹐這段期間他們都在單位內打鋪﹐只有在午飯時間﹐才看到他們一律吃著麻花和喝瓶裝水﹐社會的現實﹐自然令他們成了最大的可疑者﹐而且從犯案手法來看﹐犯人對單位的格局相當熟識。

外教間挺流行聘請清潔工﹐所謂的“阿姨”(大概是日語的お手伝さん)﹐她們有可能知道當天是最後一個工作天﹐外教會準備較多現金﹐但我覺得她們参与的可能性很低。
想深一層﹐我認為抓到真兇的機會也是一樣低﹐鞋印根本表示不了什麼。

說回被喚醒的同事吧﹐其中一個7單元的女同事﹐還說她睡覺的時候隱約看見一個人懾進她房間﹗当初她以為是做夢﹐所以當知道這是事實後﹐她立刻摟著我抽泣起來。

同時她也氣得很﹐所以中午時分﹐讓校方把這些民工全叫出來﹐她覺得自己能認出疑犯。唉呀﹐半夢半醒的人又怎能留意到什麼特徵呢。

到了下午﹐我們坐校車到金石灘警局正式落口供﹐困擾了一整天的案件﹐暫時劃上了句號。我有些心灰﹐不想留在住所﹐抱著錢包(謝謝銀行卡﹗)出去開發區吃晚飯。

另外一位帶著一家三口的同事﹐失去了超過一千元﹐我們匆匆忙忙的籌集現金給他們應急。

以前﹐公寓的保安在深夜會帶電筒巡視草叢等地方﹐但後來有同事覺得騷擾要求停止﹐經此一役﹐除了恢復深夜巡視之外﹐7單元還試裝了窗花。

那嚇壞了的女同事﹐之前已經決定归国,不再跟學校續約﹐所以她不禁說-----

在中國的最後一天﹐竟然是這樣過的﹗
[PR]
by wwjune | 2008-03-18 14:42 | 大連瑣記

(這件大連軼事﹐在2005年發生﹐記憶全褪色之前趕快記下來)

那晚不肯定為什麼睡得不好﹐可能是蚊子的關係。
早上四點鐘﹐終於覺得睡不下去了﹐於是走到平時工作的房間坐坐。
一向都習慣把錢包放在旁邊的椅子上﹐昨天還加放了相機。
突然間想在錢包裡面找一樣東西看看﹐
咦﹐怎麼樣﹖椅子變得空空如也﹖

不兩秒就意識到不妙﹐本能地出去看看大門﹐但一眼就瞄到廚房的紗窗被拉開了。

教師公寓治安一直都好﹐所以久以時日﹐就漸漸疏於防範﹐這是其一﹐另外﹐當時剛好是教師放暑假前的一天﹐天热開窗通風也是很自然的事,但窗戶必须要全關上才能鎖。

大驚之下﹐披上一件外衣﹐立刻從六單元出去一單元叫醒物業管理人Dragon。

天還沒有完全亮﹐一踏出住所﹐就發現六單元所有在一樓而廚房朝外的單位都遭殃。

拍窗喚醒了Dragon去報警﹐召了金石灘的警察過來﹐但是小鎮警力畢竟有限﹐不能套取指模﹐又要等20km外的開發區警局的指模人員過來。

在等候期間﹐我喚醒了受影響的同事﹐部份7單元都受影響。

同時﹐校工發現﹐有些失掉的提包被丟在公寓欄杆旁的草叢裡﹐看來這賊並非對所有財物都有興趣。但在指模人員到達之前﹐誰也不敢動它一下。为了保险,我打电话报失加拿大的信用卡。

在我廚房窗前﹐有一條橫杆﹐上面有一鞋印。指模人員工作也有夠慢﹐由於大部份外教﹐翌日就會起行返加拿大﹐護照作為我們的身份證明文件﹐一般都放在包內﹐萬一被偷﹐一定要向領事館報失﹐這是我們焦急的最大原因。

终于可以拿回提包了﹐點算一下﹐除了錢包裡的現金之外﹐個別同事也被偷了手機﹑mp3﹑相機等等。相比來說我損失的不算什麼﹐大概200RMB﹑和一個簇新、裡面空空的李寧牌背包﹐我的film camera可能太古老了﹐竟然倘在草叢裡。之前打電話去報失﹐最後發現也是多餘的。(待續)
[PR]
by wwjune | 2008-03-17 14:43 | 大連瑣記

中加婚姻

以前在一家中國的加拿大國際學校﹐以加方教師的身份任教﹐久而久之﹐中加兩方聯婚就越見越多。

我剛剛對加方同事們做了個很粗略的總結﹐目前眼見跟中國人共諧連理的﹐大約有十對左右﹐男女各佔一半。(拍拖同居之類沒結婚的不算)

男教師方面﹐除一華裔之外﹐全是白人﹐一半是娶了學校中方女教職工﹐其他的就在校外認識。女教師方面﹐除一白人之外﹐都是加國土生土長或移民華裔﹐嫁的差不多全是男教職工﹐而且差不多全都有孩子呢。

這些夫妻中﹐大多數仍然留在中國﹐有打算日後搬到加拿大的﹐也有在中國買了房子的﹐通常是中方配偶有一定的英語程度﹐有些更是英文教師﹐所以一般都用英語溝通﹐而加拿大華裔教師在中國待了一段時間之後﹐都能掌握基本的普通話會話。只是其中有一對步入中老年的新婚夫婦﹐加方丈夫不諳中文﹐中方妻子不會英語﹐成為一時佳話。

除了文化語言差異要克服之外﹐由於中國的社會現況﹐這類婚姻不是沒有令人擔憂的地方﹐因為以假結婚取得加國居留身份的事﹐屢見不鮮﹐以前有在律師樓工作的朋友﹐就目睹一些人在得償所願之後﹐演戲“哭著”辦離婚的情況﹐作為華人﹐聽見這些個案也不禁蒙羞。

中方和加方的當事人父母﹐對這些跨國婚姻有憂慮﹐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任何一方被騙﹐金錢損失還可以靠日後彌補﹐但感情創傷卻是怎樣也補不來。

幸好﹐我的這些同事們﹐直到現在還算相安無事﹐最長的那位﹐結婚六年左右﹐有些中方配偶在暑假期間也能成功申請加拿大簽証前往探親。我只好天真的認為﹐教師一般品流不會太複雜﹐假情假意別有用心的機會應該不高。

任何婚姻﹐都一定要受時間的考驗﹐說到底﹐帶眼識人才是金科玉律﹐我祝愿我的同事們都能白頭諧老﹐下一代都能受著兩種文化的熏陶﹐開開心心。

P.S.本來我想如果能夠舉出一些軼事作例子﹐就會有趣得多﹐但始終關係到同事的私隱而有保留~~~

昨天說完之後﹐竟然有些覺得欲罷不能﹐其實國際婚姻是一個很值得持續留意的現象。

我昨天忘了說一個很重要的情況﹐在任教的學校﹐中方和加方的教師雖然職位相稱﹐但薪酬和其他待遇卻相差懸殊﹐管理方式也不同﹐カニチ的朋友﹐如果在日本公司工作﹐可能也會遇上這種情況吧。

工資不相稱﹐就特別令那些娶了加方女教師的中方男士﹐又要面對多一重的心理壓力。

這些女同事好幾個都有了孩子﹐孩子出生後﹐女教師最多請幾個月到一年的假期﹐然後又回到教職繼續工作掙錢,我看到那些丈夫,工作之餘都願意分擔看孩子的任務。

國際婚姻的下一代﹐我想最大的優勢就是有機會掌握兩種或者更多的語言和思维方式吧﹗
[PR]
by wwjune | 2008-03-07 14:55 | Btn Cul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