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要再寫的話﹐就應該待到11月才好﹐11月14日是光緒的死忌---其實這是陽曆的日子﹐古代中國是依從農曆的---但姑且不在這方面執著。人生變幻莫測﹐11月不知道自己會怎樣了﹐所以一有空閑的話就應該立刻寫。

光緒從小跟著慈禧﹐既然不輪到他掌握權力﹐身體又荏弱﹐為了生存﹐怎樣他不跟著她一伙﹐胡混過去就算呢﹐單是這點﹐已經令我渴望拆開他的面紗。

兩個星期前在脑海重溫這場面﹕1900年庚子之亂危在旦夕﹐太后開御前會議﹐對於義和團要撫還是剿﹐一直拿不出主意來﹐慈禧前一年還想廢了光緒﹐但這次卻罕有的問皇上意見﹐可見她有多窘逼。不好意思我真忍不住要笑出來。

最後清政府決定利用義和團力量,並派出官兵攻打外國使館﹐光緒和幾個滿漢大臣徐用儀、許景澄、袁昶﹑立山﹑以及聯元意見相違﹐後面的五個人隨後被處決(她誤信各國欲迫其退位的假情報,負氣殘殺主張透過外交途徑解決危機的大臣)﹐想到這裡﹐心裡就有些沸騰﹐怎麼只怕跟光緒意見靠近一些----像維新派﹑珍妃-----最後都逃不過被殺的命運?

這場大災難﹐中國視之為“八國聯軍入侵”﹐外國視為“拳亂”﹐其實兩個都是偏頗之說﹐整件事錯的是清廷﹐慈禧也承認這是自己一生的最大錯誤。
[PR]
by wwjune | 2008-08-31 15:11 | 歷史之輪

Classical Music (7): 鋼琴隨筆

有些學琴的人有個有趣的習慣﹐就是即使沒有鋼琴﹐手指仍會不自覺的在大腿上﹑或桌上作彈琴狀﹗我當然是其中之一﹗

我教的是數學﹐直覺上音樂卻是感性的﹐所以當學生知道鋼琴是我的第二生命時﹐會覺得有些意想不到﹗其實只要細心觀察就能發現﹐理科出身玩樂器的可不少。閑談時嘗試推斷兩者的關係﹐我覺得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唸數學和玩樂器都需要莫大的耐性。兩者最大的分別﹐就是數學尚可靠臨場耍小聰明過關﹐但音樂就絕對是hard work。

對於數學出身的人﹐玩樂器也可看成一種互補﹐我以前不知怎的在一個好奇的學生面前做個比喻﹐就如一個人的器官都能各自發揮功能一樣﹐一個人當然可以擁有多方面的才能。

以前在大連﹐週末有時會逛逛琴行﹐發現新開的就會去探個究竟﹐隨著中產階級的擴大﹐那裡的琴行越開越有規模。

琴行有些員工﹐對鋼琴其實不是很熟識﹐曾經遇過一位店員很信任我﹐她當時正在給一些家長介紹鋼琴﹐我和她以前見過兩次左右﹐她認出了我﹐於是就把球拋給我, 讓我講解﹐我也不知道她是否喜歡我如實介紹。

外面也有些中國父母問過我﹐如是者多講幾次也有些選琴心得:以upright piano來說﹐琴身越高聲音越好(tall box)﹐這是很明顯的﹐高身的價錢都貴一截。學生學習鋼琴﹐琴鍵稍微手感重一些才好(less responsive)﹐可以練手指力﹐鬆一些的就作演奏或教學用途。
[PR]
by wwjune | 2008-08-27 13:32 | Fine Arts

上星期kunichan說起懷念以前談論古典音樂的時光﹐想起來差不多一年前的事了﹐不免有些感慨﹐因為那時我媽剛剛出院﹐難得有同好﹐那就成了我的晚间消遣﹐到現在我還很感激。

我記得他告訴我﹐Ravel---Bolero是由pppp, ppp, pp...一路進階到ffff﹐而我也曾經發表過一番“偉論”﹐說如果一個交響樂團的弦樂组(strings)不佳﹐那樂團也不會好到哪兒去(VSO溫哥華交響樂團就是這樣的一個團)。

昨天又聽了些Debussy CDs﹐他有好幾首我都喜歡,例如﹕
Danse Sacree et danse profane, La Fille aux cheveux de lin, Reverie, Sirenes (Nocturne III)

我發現自己原來有個傾向﹐不單是Clair de Lune﹐其他的Debussy都會反覆聽結尾段﹐特別是Sirenes的女聲合唱低吟。突發奇想﹐假如某天我因病撒手塵寰﹐臨終前最好有Debussy的音樂伴隨﹐安詳飄逸得來卻不會太悲傷﹐讓我徐徐睡去...

說完Debussy,上图的那張CD---Kornet Har Sin Vila (Now the Green Blade Riseth)﹐是瑞典出品,又名“田園之歌”﹐共收錄24首合唱歌曲﹐編曲者Bengt Berg有鑒于近代的宗教歌曲未能跟教堂裡的傳統風琴(organ)配合﹐故嘗試把音樂重新編排﹐跟單簧管(flute)﹐吉他(guitar)等樂器揉合﹐以求切合時代﹐改編了的除了現代音樂﹐還包括瑞典民謠以及古典合唱曲﹐由三個合唱團演繹﹐其中包括Stockholm Cathedral Choir.

Bengt Berg的編曲做得很成功﹐清新可喜﹐百聽不厭,朴素中不失聖潔和深度﹐歌唱水準不俗﹐當作消閑音樂來聽也可﹐Kornet Har Sin Vila 更被hi-fi愛好者視為恩物﹐因為它的錄音水平一向備受音響界推崇。

不懂瑞典語沒關係﹐音樂不分國界﹐況且有英文翻譯供參閱。
我最喜歡聽第十首:God, When you Breathe。
[PR]
by wwjune | 2008-08-25 16:15 | Fine Arts

c0090351_15241343.jpgc0090351_15245421.jpg

今天彈一下Debussy--Clair de Lune﹐不過只彈最後一頁﹐我最喜歡的是最後的十來個小節﹐總會反覆彈奏﹐結尾左手部分的延音D flat和F交替重复﹐加上Pedal﹐氣氛營造得朦朦朧朧的﹐就像印象派畫家Monet的那種色澤和光影。

今早翻舊東西的時候﹐無意中發現我收藏了14年的古典音樂主題月曆﹐這麼精緻的月曆現在很難找了﹐是美國的Library of Congress出版的﹐裡面收錄館藏照片﹐並標示音樂家的出生日。

P.S. Japanese music notations
C = ハ
D = ニ
E = ホ
F = ヘ
G = ト
A = イ
B = ロ

Sharp(#) = 嬰 Flat (b) = 變

Major = 長調 Minor = 短調

例如:C# Major = 嬰ハ長調
[PR]
by wwjune | 2008-08-23 16:02 | Fine Arts

今天繼續彈Bach﹐Bach的作品﹐要練到流暢就要花相當功夫﹐但一旦上了手﹐就很容易不自覺地越彈越快﹐所以control份外重要。

上週四去聽了這年度Early Music Vancouver Season Finale:
Rameau's Pygmalion -- Music & Dance from the French Baroque

我聽過他們兩年前的season finale(本blog第一篇日記有簡短紀錄)﹐故此之後的兩年我都收到Early Music Vancouver的宣傳月曆﹐這次是同一個來自Montreal的班底﹐Pygmalion更加上舞蹈和出動本地的Baroque orchestra﹐表演者都很dedicated,我大力推薦。

場刊裡其中一段抄下來﹕
..."pure" French music was generally linked with the grands motets, ballets de cour, and comedies-ballets of the Italian born composer Jean-Baptiste Lully...

Lully 的歌曲我彈唱過一首--Bois Epais (Sombre Woods)﹐今天禁不住拿出來玩味一下。
這是youtube上找到的1920年的錄音。


[PR]
by wwjune | 2008-08-21 15:23 | Fine Arts



看奧運轉播﹐不時出現北京的風景﹐唉呀﹐真巴不得要把光緒叫出來﹗然而﹐這股“載湉夢”﹐已經回不去奧運前那一星期的狀態了。

不過我間接透過他認識了一個鋼琴網站﹐啟發我重新抽時間欣賞古典音樂。

今天我玩的是J.S. Bach: BMV 995, Gavotte I & II--Lute Suite 3 in G Minor﹐我喜歡的作曲家包括了B,C,D---Bach, Chopin, Debussy﹐加一個 Rachmaninoff﹐近來又傾向了聽巴羅克(Baroque)﹐看來我要活在清朝無疑。

這是我最喜歡的Bach樂曲之一﹐我的譜本身是lute版本﹐可以把它稱作結他的前身吧﹐用鋼琴來奏﹐為了保留風味﹐降低了八度﹐就如其他Bach的作品一樣﹐注重流暢度和articulation﹐這首曲特別清雅﹐聽起來有些像兩三個人一起唱歌。彈奏時注意有些和弦要detached但不能hop like staccato。

去年聽過一些CD, 在youtube也聽了幾個版本﹐有些人奏得太快﹐有些人卻不太掌握Bach的技巧﹐我在香港的時候﹐在圖書館隨意借了一盒帶﹐第一次接觸這曲﹐算起來也有二十年了﹐到現在還是認為這版本最好﹐上面的那個算得上中規中矩﹐聽得出有些地方彈錯了﹐不過lute的風味還是取締不了。。。
[PR]
by wwjune | 2008-08-20 15:24 | Fine Arts

今天終於拿了Alban Berg: Sonata Op.1來彈一下﹐全曲有九頁﹐我試了3頁﹐這曲本身在技術上要求不算太高﹐比想像中好﹐而且自問sight-reading算不錯﹐但礙于scale/chord progressions很不“傳統”﹐所以有些段落還是練得很費神。

c0090351_16145634.jpg言歸正傳﹐想談談郎朗﹐我一向喜歡他演奏氣勢磅礡的樂章﹐例如Tchaikovsky和Rachmaninoff就很適合他﹐香港回歸十周年﹐他和香港管弦樂團合作“黃河協奏曲”﹐效果很好。

大概半年前看過Knowledge Network播放郎朗訪問專輯﹐卻覺得他在言談中露出自負之態了﹐他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教大師班(Masterclass)﹐表現很令我失望﹐尤其是學生沒能奏出他要求的效果時﹐他就會坐在琴前示範﹕“就這樣﹐就這樣﹗”如此抽象,跟模仿CD彈奏又有什麼分別呢﹖音樂教育我是外行﹐但也知道教授音樂必須要設法引導學生進入境界﹐用各種比喻(如行軍﹑如晨曦)來幫助學生領悟﹐是其中一個辦法。

音樂界人材輩出﹐且不說全世界了﹐單是中國就競爭激烈,郎朗要在音樂界站得長久﹐就必須更努力的透過閱讀和遊歷去豐富自己的藝術生命。
[PR]
by wwjune | 2008-08-18 16:32 | Fine Arts

For the Royal Conservatory of Music
Piano, Performer Category

List A: Baroque
J. S. Bach: Prelude and Fugue No. 15 in G major

List B: Classical
Beethoven: Sonata Op. 27 No. 2 (Moonlight)
1st movt: This famous piece is easy to play but hard to memorize
3rd movt: Brilliant but technically demanding

List C: Romantic
Chopin: Nocturne Op. 48 No. 1 in C minor
As Chopin is always my favourite, I chose this passionate piece without hesistation after a competitor performed it in the Coquitlam Musical Festival in 1993. I used this piece for the Masterclass of 1994, when my performance was at its peak.

List D:
Rachmaninoff: Prelude Op. 32 No. 10 in B minor

List E: Contemporary
Prokofiev: Visions Fugitives Op. 22 (Nos. 1, 3, 7, 8)

Concert Etude:
Chopin: Etude Op. 10 No. 3
I was told that this was Chopin’s own favourit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y Current Wish-list

These two pieces are on my current wish-list which I just want to practise for fun. Let's see how often I will be touching my long-ignored piano.

1) Alban Berg: Sonata Op.1
This is his one and only sonata. It feels weird to me when I heard a schoolmate played it in 1991, but started loving it about a year ago! An indication of shift in taste and maturity (shouldn't I just say I'm getting old)?

2) Rachmaninoff: Prelude Op. 23 No. 5 in G minor

Another great piece to play is:
Mozart's Sonata in D, K448/375a
I'm never a fan of Mozart. His piano works are not impressive but this piece for 4 hands makes one of my favourites. This is easier to play compared to the two above but rather impractical to pursue as I need to find a partner, and on top of that----2 pianos!!

And as in the past, I always longed to play the harpsichord to expand my horizon.

P.S. Chopin的Bacarolle我也喜歡﹐但看來不能成事了。他的Ballade (Op 23 in G minor) 和Schubert's Four Impromptus我有時會拿出來玩玩。
[PR]
by wwjune | 2008-08-17 15:46 | Fine Arts

c0090351_15442931.jpg都說要成事﹐有時要的就是一份passion﹐幾年前曾經瘋狂到把網上的光緒照片下載﹐然後拿去沖晒﹐這是其中兩張﹐左面那張是北京大學檔案館所藏﹐右面的是中國教科書常用的﹐上星期拿出來細看﹐wait! 對比之下赫然發覺兩張其實是一模一樣的﹐不知道哪一張是倒影﹖05-06學年我還把其中一張放在辦公室的桌上﹐有同事還以為他是我的一個祖先。

就在奧運開始前的一個星期﹐發著一百年前的白日夢﹐後來想想﹐如果有能力﹐怎麼不帶光緒到21世紀的世界走一回﹖要他改寫歷史太沉重﹐最好讓他以尋常人的身份﹐以同樣的優點和缺憾﹐再活一次﹐也許他會發覺北京的空氣差了很多﹐中國仍然有很多矛盾﹐但他應該會活得健康快樂一些。

德齡說光緒學過鋼琴﹐當我在網上再撒網的時候﹐卻發現一個有趣的網站: 鋼琴理想國
原來﹐Blog主喜歡寫練琴心得﹐由於他寫過一篇有關正說皇帝的文章﹐所以亂打亂撞的給我碰上了。

另外昨天也看了以下的﹐內有Libby Yu的訪問:
Quills quotes and Notes
[PR]
by wwjune | 2008-08-16 16:09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655363.jpg這是在大連現代博物館展示的歷史建置沿革表﹐統治者跟中原時有出入﹐最明顯的﹐就在我們接觸慣的歷史﹐清朝滅亡是在1911年﹐然而在大連﹐清朝在1898年就完結了。

1898年3月27日,沙俄以甲午戰後干涉還遼有功,迫使清政府与之簽訂了《旅大租地條約》,規定沙俄租借軍港旅順口、商港大連灣25年。稍后又于當年5月7日,再次迫使清政府与之簽訂《旅大租地續約》。

對於滿清統治者﹐連東北也丟了﹐不就等同去掉肝臟了﹖這還不標誌著清國氣數已盡﹖

一個皇朝過了若干代﹐因不斷繁衍﹐最後總弄致人滿為患﹐不勝負荷﹐單是這樣就已經把帝國悄悄的帶向滅亡邊緣
[PR]
by wwjune | 2008-08-07 16:55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