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升中四要分科(我修理科)﹐人文科目中我最心儀的是中國歷史和簡稱為EPA的經濟與公共事務﹐但在我就讀的學校沒有這種搭配﹐最後選了EPA和地理。現在就來補一下中史課﹐晚清雖然陰暗﹐但人材輩出﹐所以我一直看得津津有味。

雖然我在網上蒐羅了不少有關光緒的書籍﹐但自問沒有時間讀﹐而且我不喜歡在網上看書﹐眼睛容易疲倦﹐光緒的部份也只能匆匆看完。

《帝國的凋零:晚清的最后十年》 作者:金滿樓
---------------------------------------------------------
作者列出的主要觀點:
1、暴力革命不能帶來國民幸福:過去沒有,將來也不會有。
2、一個民族如果學不會積极的妥協和有風度的對抗,那它只能在專制中沉淪。
3、當權者要善于積极的妥協,民眾要學習有風度的對抗,這才是國民幸福的源泉。

上面的觀點我基本同意﹐不過他說﹕“辛亥革命的爆發并不是因為清廷專制腐敗到了极點,而恰恰是因為其推行了新政和立憲的改良措施。”這跟我的理解有異﹐清末立憲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臨時內閣皇室成員話事﹐中國人對長期開空頭支票的清政府徹底失去信心﹐只好投向革命。而且那時軍閥已成雛形﹐清廷差不多一推就倒。

看資料的時候﹐發覺慈禧為了平衡宮內的勢力﹐經常使出一招數------就是把皇室的下一代隨意過繼﹐好讓一些人接近或遠離皇帝近支﹐這舉動雖不會致命﹐但足以令人生神經病﹐特別是母親們﹐說不定哪天老佛爺突然降旨要接走自己的兒子。。。

附記﹕今天在網上看到有人說﹕"其他皇帝都叫年號,為何唯獨溥儀全叫名字?" 正巧我也注意了好幾天,有兩大原因,第一是溥儀死的時候并非皇帝,人們稱呼他溥儀已有一段日子了﹐第二他复辟過,還當過偽皇帝,于是就有多重身份,還是叫他的名字最無爭議性。
[PR]
by wwjune | 2008-10-30 16:14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6585963.jpg卡爾眼中的慈禧
With the Empress Dowager of China
By Katherine A. Carl (1907)
Carl在宮裡那一年﹐光緒32歲。據她記述,光緒原來有perfect pitch的呢﹐這叫學音樂的我羨慕死了。

想說說光緒的複雜情緒---他的脾氣可謂大起大落﹐侍候他的太監其實也不好過﹐光緒也許很少杖責太監﹐但他經常把心火發泄在他們身上﹐比如用腳踢人。有人也說過他刻薄﹐據說有人被他請入宮唱京劇﹐也不識趣打賞一下。

庚子出逃的時候﹐光緒的一些反應有些失常了﹐據聞﹕

“慈禧斥責光緒苛待士兵。慈禧和光緒出宮時,宿衛營的士兵要跟隨護衛。一般情況下,都是光緒打前站,先到目的地候駕。光緒坐在轎裏,由鑾輿衛抬轎,宿衛營的數名士兵簇擁著。鑾輿衛輪流換班,抬一里轎後,可以騎幾裏馬,士兵們則一直靠兩條腿走。士兵們往往跑得汗如雨淌,但光緒為了趕路,總是拍著轎子,一個勁地催促:“加步!加步!伊里加步”(滿語,即“走!走!快走!”)1902年夏天,慈禧和光緒去東陵,宿衛營的士兵們跑得太久,相繼暈倒了一些人,以至於旗槍仆地,隊伍混亂,光緒見此情形後,不但沒有一句同情、安慰的話,反而樂得拍手大笑。到了東陵後,太監將此事告訴了慈禧,慈禧便對光緒大加申斥,譴責他不知下人甘苦。“
如屬真實﹐這實在不像一個三十歲人的行徑﹐戊戌之後的三四年﹐他有些神經質。

話說回來﹐他有時雖然面露麻木﹐但在大事上却是清醒的。
[PR]
by wwjune | 2008-10-28 17:10 | 歷史之輪

我不太懂美術﹐不過就上篇的作品來看﹐我直覺光緒畫功細膩﹐但意境一般﹐我還是比較喜歡他的書法。

今天我看了“清宮外記“描述有關光緒的部份﹐我還想抽時間讀前言﹐瞄過一下覺得很值得看。
Annals & Memoirs Of The Court Of Peking (1914)
Author: E Backhouse; J O P Bland
Publisher: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這本書跟事實偏離到什麼程度﹐我不肯定﹐我覺得這本書過於詆毀李蓮英。
說真我有時會想光緒前生究竟是什麼﹐怎麼他今生好像很邪門﹐替他說句話都要冒著人頭落地的危險。

光緒把自己的遭遇跟明代宗景帝相對比﹐還命人清理明代宗的墓﹐是頭一次聽聞。這書還說此事朝廷上下皆知﹐光緒死後﹐張之洞靈機一動﹐于是把光緒也諡為景帝。

参考:古代君主的「綽號」
[PR]
by wwjune | 2008-10-27 17:09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6212568.jpg“慈禧扼殺戊戌變法後﹐光緒帝想乘机外逃,有內監六人引路,被發覺后,六監捕獲,与譚嗣同等人同一天被處決。按照慈禧的意旨派出心腹太監十余人晝夜監視(光緒帝)行狀,于是帝始不能自由,成為階下囚。消息傳出后,駐華各公使到總署警告并派出法國醫生入宮驗看,謀害光緒帝的陰謀未能得逞。

之後﹐翁同龢也加重為“革職永不敘用,交地方官吏嚴加管束。”慈禧還用“气斃”刑(即用七尺白棉紙沾水后,將受刑太監的口鼻耳封閉,然后再用杖刑責打而死),把光緒帝宮中給維新派通風報信的太監處決多人,慘無人道。。。“

參閱﹕http://jds.cass.cn/Article/20071201162250.asp

重溫一下戊戌政變後的血腥﹐連只是聽從命令的太監﹐也要被處死﹐一整個中國頓時又再黑暗起來﹐
光緒想跑我可以理解﹐不過我竟然有股衝動想扯著他的衣袖問:“你想一個人逃了﹐嗯﹖你還有一后兩妃呢。“

他可能跟珍妃事先有默契﹖我想機會不大。光緒不花心﹐但也說不上痴情。無論如何﹐我仍然會幻想他能逃出生天﹐但他能逃去哪裡﹖到外國領事館尋求庇護﹖還是整一下容化身成平民在街上修理鐘錶﹖

今天蒐集﹕
帝德類
網上遊戲﹕拯救光緒
慈禧太后大怒,軟禁光緒於玉瀾堂,你的任務是拯救被軟禁的光緒,但這個行動非常危險,你會先認識在頤和園內數個重要的人物,進行「拯救光緒」行動的訓練。 ...

PS﹕今天領悟﹕平時立“功”﹐是為了隨時用來補過。
[PR]
by wwjune | 2008-10-25 16:10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5261755.jpg請大家原諒我寫得太鬆散﹐這兩天突然覺得自己像在做一個很糟的電台節目﹐名為“東拉西扯話光緒”﹐但無辦法﹐我每天的時間和精力很有限﹐我只是想把我心目中真實的光緒一點一滴描繪出來。

其實早在1998/99年我已經提過光緒皇帝了﹐那時我在某學生報寫有關口吃的短文﹐他就是我舉的其中一個例子﹐我在“清宮異聞”這書上看到他患口吃﹐不過那時對他談不上有什麼印象﹐更不要說迷上他。

不怕繼續講些是非﹕昨天在某處看到﹐說他遺精症的其中一個成因是早年色事過度﹐不會吧﹖第一﹐這不符合他的性情﹐我覺得他在這方面不特別早熟﹐成長時期對異性的興趣不大﹐第二﹐即使他想如其他皇帝般在皇宮裡風流﹐慈禧一定會報以顏色(所以同治帝要出外尋歡)﹐萬一他跟宮女搞上什麼那她不大亂陣腳﹖再者,翁師傅一定會以道德倫理舊學勸戒一番。

我想光緒年少進宮﹐造成的傷害很大﹐宮裡的成人一天只顧權力﹐勾心鬥角﹐以致光緒自己和週邊的人對於營養保健﹐不是近乎無知就是不理會﹐如果說他發育不佳﹐是可以理解的﹐同樣﹐珍妃進宮時約13歲﹐她的身體也不好。

今天蒐集﹕
清代名人軼事輯覽 德宗光緒載湉(1871—1908)
業外雜譚錄:袁枚食色及其他:
信不信由你---西太后患的病,根據我的老師謝利恒送我的一本馬培之寫的《紀恩錄》記述馬替西太后診病的經過,謝老師說過一句話:這本書裏面所寫的都是公式的記錄,實際上西太后的病是小產之後,經水淋漓不盡。西太后早已寡居,怎樣會小產呢?這裡面就大有文章了,原來經手人就是榮祿等語。
[PR]
by wwjune | 2008-10-24 15:14 | 歷史之輪


(左圖為﹕Emperor Guangxu’s Herbal Mouthwash Recipe 光緒漱口草方)
記得2005年去西安旅行﹐在酒店看電視﹐陕西電視台正籌備製作司馬遷特輯﹐徵求三類人士﹕司馬遷後裔﹑相關學者﹑以及司馬遷迷。於是我又妙想天開了﹐會不會某天光緒迷也能派上用場﹖(羞)

上篇提及光緒可能是滿洲親貴所害﹐昨天在網上重溫了一些資料﹐發現一件我已經忘記了很久的事情﹐是溥儀說的﹕慶親王奕劻曾經和袁世凱串通﹐想謀害光緒﹐擁立自己的兒子載振做皇帝﹐不過一直被慈禧壓住。

這下子我又犯傻了﹐光緒之死﹐道理豈不是越辯越明﹕
袁世凱出計﹐奕劻等人執行﹖

雖然我認為光緒被人害死﹐但眾所週知光緒一生百病纏身﹐所以他的死就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不能排除因虛耗而病死的可能性。在網上搜一下﹐會有個有趣的發現﹐就是光緒的病史會出現在一些中醫網站裡。他對處方的擅加改動及拒絕服用﹐反映他對御醫不信任的態度﹐雖說御醫是全國頂尖中醫﹐光緒的御醫卻經常更換﹐要知道中醫很講求合拍的﹐這樣效果怎會好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光緒皇帝与御醫 作者: 梁峻
<<北京中醫>>2007年 第26卷 第11期

清朝的光緒皇帝自幼稟賦虛弱,經常生病(注﹕包括肺結核).成年后,患有遺精、腸胃病、神經官能症等多种慢性疾病,其中遺精病最為嚴重,并由此引發其他疾病.于是始召天下名醫來京診治.至光緒三十四年春天,病情加劇,复召天下御醫診治.本文即重點介紹了此一段的治療經過.由于光緒皇帝久病知醫,能自擬藥方,故對其自恃知醫,于御醫處方的擅加改動及拒絕服用等情形亦進行了介紹.并連類而及,文中對清朝御醫的含義,及其對光緒皇帝的治療水平也一并進行了評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長期患有神經衰弱﹕心中無因自覺發笑,有時自言自語不知覺,進膳不香。不過最為後人談論的﹐就是他自爆遺精﹕“遺精之病將二十年,前數年每月必發十數次,近數年每月不過二,三次,且有無夢不舉即自遺洩之時,冬天較甚。 腿膝足踝永遠發涼 稍感風涼則必頭疼體﹐ 其耳鳴腦響亦將近十年。 腰腿肩背沉 此病亦有十二,三年矣"

說起來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他親書病原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會變得那麼公開﹐也許這對他不重要﹐因為皇帝沒有隱私﹐反正也有可能被太監傳出去﹐那倒不如自己說好了﹐皇上我真是服了你了﹗

法國醫生給光緒診病
滿語簡介
光緒帝、隆裕后的“奉安大典
[PR]
by wwjune | 2008-10-23 15:16 | 歷史之輪

很多光緒迷都管光緒叫光緒爺﹐一來出於敬重﹐二來他的確是我們的一位很遙遠的長輩﹐再者皇上一向都被稱為"萬歲爺"﹐但與此同時,他死的時候才37歲﹐從來都沒有過“爺”的樣子﹐反而有一個“哥哥”的image印在我的腦海﹐我曾經也看見有人稱呼過他“載湉哥”﹐我還沒敢那麼親切啊。

談大阿哥之前﹐先推薦﹕
經元善与“己亥建儲”案
最後這句最觸動我﹕“當黑云籠城之際,敢于振脊而起為爭得一份光明而抗爭而奮斗,無疑是人生的大善。”我認為把這套用在光緒爺也適合。

要說大阿哥了﹐戊戌政變後﹐光緒被軟禁﹐那姑且就退居低調一下好了﹐但到了1899年﹐光緒要被廢的消息﹐甚囂塵上﹐突然又來一個打擊﹐他究竟会怎麼想的呢。

他差點兒要讓位給溥雋﹐雖然,即使真是成事﹐溥雋也是慈禧的一個傀儡﹐但大清國居然考慮讓這樣的一個人代表中國﹐真是一敗涂地﹐且重溫一下這大阿哥的八卦﹕

溥雋:花花公子不是皇帝坯子
  溥雋是個浪蕩公子,入皇宮后行為荒誕不羈,隨慈禧太后逃到西安后更是胡作非為。他時常与太監私出野游,甚至在宮中拔取皇后簪珥戲樂,還与宮女胡來。有一個宮女犯了錯要受到公開鞭笞,她俯伏在鵝卵石地上,左右各站一個手持竹鞭的太監。剛要開始施刑,就發現這個宮女穿的是“大阿哥”的內褲。這件事很快地傳遍了整個皇宮。
  這位候補皇帝,不喜讀書,專好音樂、騎馬、拳棒。他常和太監到戲園看戲,頭戴韋陀金邊氈帽,身穿青色皮袍,棗紅色巴圖魯領褂,像個小丑。他最喜歡看《連環套》和《拾玉鐲》兩出戲,有時竟親自上台打鼓拉胡琴。一日,在戲園爭座位,溥雋竟率太監与人大戰于城隍廟之慶喜園,結果太監受創大敗。后來,他又迷戀上一個妓女,染上梅毒。被廢除“大阿哥”名號后的溥雋生活落魄,死得很慘。

嘉興寺的后院——大阿哥的最后歸宿

位于東城區朝陽門內燒酒胡同,是世襲遞降親王府。
該府原為恒親王府(參見“恒親王府”)。

始封王綿愷,系仁宗第三子。于嘉慶二十四年(1879)封敦親王,翌年晉敦親王。
第二代府主奕_系宣宗第五子,該府為恒親王府時始封王允棋系清圣祖第五子,因一府二王中都有行五的王爺,所以,又稱“老少五爺府”。

在八國聯軍的脅迫下,慈禧老太后將“大阿哥”薄雋廢黜。由于端郡王府被八國聯軍焚毀,溥雋無家可歸。慈德太后遂又詔令其“認祖歸宗”,仍回敦親王府本支(端郡王載漪原系敦親王奕_第二子,奉太后懿旨過繼給瑞敏郡王為子)。溥雋回敦親王府居住年余后,接其父載漪信,赴內蒙古阿拉善旗省親,看中了羅王之女,結為夫婦。溥雋誘返回京城后,住在阿拉善王府(羅王府),曾任几屆總統府參議,收入頗丰。后染上阿芙蓉癖,終日吞云吐霧。1921年,挂名參議被免,坐吃山空。1924年后,靠其妻兄(羅王之子塔旺布里賈拉,時任蒙藏院總裁)周濟度日。此時,“大阿哥”挑著綠釉儿的醬菜壇子賣王致和臭豆腐。塔王去世后,其側福晉將“大阿哥”夫婦轟到馬號附近蝸居。不久,抑郁成疾而亡,在地安門西大街路北的嘉興寺辦理了喪事,并埋在寺后院。

[PR]
by wwjune | 2008-10-20 16:00 | 歷史之輪

謝謝“北京城裡-太平湖畔”的主人過來留言﹗說回來﹐我寫了這系列那麼久﹐為什麼一直都在孤芳自賞呢﹐我最近才知道答案----原來Exblog.jp已經被中國大陸當局擋著了。

為光緒而著迷的人﹐遠比我想像的多﹐除了光緒紀念館的佩君﹐還有小喬姐﹑表層代碼、AKI等在2004年認識的同好。最近百度光緒吧也好不熱鬧﹐幾年前光緒吧開闢不久﹐風氣不佳﹐令一些光緒迷卻步﹐現在上去的人林林總總﹐以學生居多﹐怎麼也好﹐總算熬得過時間的考驗﹐不過﹐百度也很令人泄氣﹐貼長一些的文章﹐就得經過審批﹐確定沒有不良信息,要耐心等候。其實還有一個做法的﹐就是把留言斬開一段段來貼﹐唉呀﹐這樣已經夠掃興了﹐What a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至於有Youtube之類的連接﹐也會被擋駕﹐倒不是因為題材敏感﹐而是利益相抵觸。

說回德齡﹐她的“清宮兩年記”淺白易懂﹐並附帶有文化交流的作用﹐這是值得肯定的﹐“瀛台泣血記”我在書店翻了翻﹐太假了。我也認為她寫這些宮廷小說是為討生活﹐但我覺得這也無可厚非﹐起碼會自食其力。反過來看﹐那大阿哥溥雋在清朝倒台之後﹐就漂泊落難﹐有人在1920年代見過這一度要搶奪光緒皇位的人﹐他的一隻眼還盲了。

聽說容齡喜歡過小德張﹐她那時很小﹐可能還不知道太監是不能愛的啊。

說起造假﹐很多光緒迷都看過皇上和康梁的合照﹐現在普遍認為是維新派後來為宣傳所做的合成照﹐是的﹐康梁官位再高﹐怎可能跟皇上平排合照呢﹖
[PR]
by wwjune | 2008-10-19 16:38 | 歷史之輪

我以為自己已經夠瘋了﹐昨天隨便到YouTube搜一下﹐原來兩年前有人更製作了原創光緒影片! 氣氛非常貼合100年紀念。

旁邊的Related Videos﹐也很令人驚喜﹐我看了一堆比如“溥儀訪問日本”等滿洲國的影片。

我覺得光緒的經歷或多或少影響了溥儀的選擇﹐他決意不要一生受著屈辱度日﹐怎知道。。。(見長春偽皇宮遊記)

同樣﹐同治的經歷也何嘗不影響光緒﹖同治經常偷偷跟太監出外尋花問柳﹐生活不檢點﹐到了光緒﹐慈禧必然把他鎖緊了﹐可憐光緒一生沒有出去逛過。我想他會喜歡看看外面的玩意和社會百態。


[PR]
by wwjune | 2008-10-15 17:47 | 歷史之輪

加拿大選舉

明天就是聯邦大選投票日了﹐加拿大的主要政黨有偏左(NDP新民主黨)﹑中間(Liberal自由黨)﹑偏右(Conservative保守黨)﹑再加一個Bloc Quebecois和綠黨﹐保守黨再執政我沒有問題﹐但不想它獨大。(註﹕加拿大奉行國會制)

在我的選區﹐保守黨和自由黨的候選人我印象都不好﹐尤其是自由黨的庸碌現任議員﹐如很多人一樣﹐我希望他下台別再做了﹐然而有些人仍然會為了支持自由黨而不情願的投他一票﹐上次我就是這樣﹐但我不想再來第二次﹐那怎麼好呢﹐不如投新民主黨吧﹐第一﹐雖然我的意識形態是傾向中間,但既然保守黨Harper勝券在握﹐我想用一個偏左的政黨來制衡保守黨﹐第二﹐我想投遊離票來宣示我的無奈。

但是茅盾就來了﹐如果遊離票太多﹐那可能就分散了力量﹐不足以轟走那現任議員。
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的確是這次選舉的特色﹐意味著我要打聽身邊的人的意向﹐並關注民意調查變化。

P.S. 我還有半天的時間考慮﹐如果突然改變主意﹐才再來向光緒爺匯報吧﹐哈哈﹐連投一張票﹐都算計那麼多﹐你信不信﹖
[PR]
by wwjune | 2008-10-14 16:51 | 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