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本想去Boxing Day Sale揍揍熱鬧﹐但早上又下了一場雪﹐於是打了退堂鼓﹐只出了去買些食品﹐車在停車場不一會就鋪滿了雪﹐回家鏟掉車上的積雪﹐聽說未來兩天會回暖到零度以上﹐還會下大雨﹐令人擔心的是雪溶得太快會容易水浸。

今天很開心﹗找到了舊知音﹐家在馬來西亞的宗維﹐他在信中提到小喬姐﹐可見老光緒迷有多想念她﹐在百年祭前後我就不時想起她。宗維也在facebook的紀念堂留了言﹐大意是他對於光緒死因昭然大白感到欣慰﹐在digital世界上看到有人也在仰慕光緒﹐既榮幸也感動。

我也被他這番話感動了。

我總是認為﹐以光緒的人品﹑胸襟﹑資質、學識和姿態﹐他應當活得有尊嚴一些-----He deserved a much better life!
[PR]
by wwjune | 2008-12-27 17:41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7153746.jpg左圖為一小說封面﹐故事以老太婆做主角﹐書名為﹕The Woman who Commanded 500,000,000 men. [1929]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Collection

本來我打算在聖誕期間暫停寫日記﹐但這幾天雪堆積得如一座小山﹐日間主要活動就是鏟雪,外面交通情況很差﹐不敢出外。今年聖誕還是和皇上一起過吧﹗

前天看了香港無線電視製作,由鄭少秋主持的<故宮>系列------悲情皇帝光緒(粵語)。

雖然內容不太嚴謹﹐史學家和光緒迷都很容易從中挑出一些毛病﹐但講稿的風格加上鄭少秋的語調﹐倒是看出一份淒美來﹐以無線的作風來說實在很難得。順便八卦一下﹐不知鄭少秋述及光緒的愛情生活時﹐有沒有順便“照照鏡子”﹖

說到珍妃﹐前些時候讀AKI的走向共和隨記﹐重溫庚子之亂的一個片段-----聯軍入京時,皇帝曾懇求太后讓他親赴東交民巷議和,太后不允,皇帝仍回自己宮中換上朝服打算前往,結果太監奔告太后,太后衝來說皇帝發瘋病,硬是逮著不讓他去,最後劫制皇帝西逃。我想這可能是珍妃被處死的一個導火線﹐慈禧要殺給光緒看﹕“看你還敢不敢自作主張﹖”這純是猜測﹐光緒究竟在什麼時候得悉珍妃死了﹐還不肯定呢﹐哪位光緒迷可以告訴我﹖

突然回想起戊戌前一年(1897)﹐慈禧要瞞著光緒斬掉他父親醇王陵寢的白果樹﹐內務府為防有失﹐知會了皇帝﹐光緒還說﹕“要斬這棵樹﹐先把我的頭斬了再說”。不過斬樹當天慈禧先發制人﹐一幫人趁著光緒上朝的時候行事﹐下朝後有人通知光緒﹐他立刻趕去看------除非坐直升機﹐否則怎可能保得住?有說慈禧對醇王府王氣太旺生戒心﹐在別人慫恿之下斬樹﹐但諷刺的是﹐慈禧臨死前不還是命令把溥儀從醇王府抱到宮來﹖其實說到底她是要斬給光緒看﹕“薑是老的辣﹐別以為有了一點點權力,就忘了誰是最大”!

光緒一心想做一個有承擔的皇帝﹐他想保護國家﹑保護親人﹐當然也要保護自己﹐但最後他一樣都保護不了。

今天連結﹕
網友Sharon在她的燕巢寫了一篇感想﹕
光緒之死----有解與無解之謎
[PR]
by wwjune | 2008-12-25 17:09 | 歷史之輪

下文刊載於2008/12/17日的羊城晚報﹐當中提及戊戌變法是近代中國最有希望獲得成功的改革﹐然而我並不看好﹐光緒自己本身有相當的限制和不足﹐要取得成功﹐各路謀士一心一意輔助就顯得非常重要﹐以當時的政治形勢和中國人的民族性﹐我覺得舉步維艱-----即使慈禧不存在。
話說回來我還是很喜歡看這篇紀念文。

值得紀念的光緒皇帝 王也揚

今年是光緒皇帝逝世100周年。光緒皇帝是值得我們紀念的。他有兩點突出的事跡為歷代帝王所不及。其一,他充當了把古代中國和平改造成為現代中國的嘗試———戊戌變法的領導人,甚至可以說他就是一個維新党人。其二,在變法中,當大學士孫家鼐提出“若開議院,民有權而君無權”時,光緒回答:“吾欲救中國耳,若能救國,則朕雖無權何礙?”即為了國家而不惜自己的權位,說明他是一位真正無私的愛國者。
  110年前的戊戌變法,是近代中國最有希望獲得成功的改革,其中一條論据,就是為政者在對改革的認識与決心方面,戊戌時期的中國皇帝光緒實際上超出了作為現代化改革成功者的俄國沙皇彼得一世和日本天皇明治。當年的俄國沙皇彼得一世通過游歷國外,見識了先進事物,產生了學習外國達致富強的愿望;日本明治天皇在倒幕志士幫助下從幕府手中獲得了權力,于是順從他們發展資本主義的要求。而中國皇帝光緒對變法的覺悟則來自民族危机和國家存亡的千鈞壓力,其教訓刻骨銘心,其認識達到相當的高度。甲午戰敗,一直主戰的光緒“憤極愧極”,為了“不做亡國之君”,他通過老師翁同龢接触到了康有為的上書,進而又以各种途徑“考讀西法新政之書,日昃不惶”,逐步認識到學習西方必須進行根本制度的改革。這樣他就從思想上与維新派漸趨一致,最後成為心心相印的同志。光緒對變法有橫下一條心的決心,他曾當著慈禧面表示,甘願“壞祖宗之法”,也要推進新政。在百日維新中,光緒下達的一系列“上諭”,從政治改革到經濟、軍事、文化教育改革等等方面,幾乎都突破了“祖制”,也突破了張之洞等人把“西學”、“西法”限制在“中体”框框內的主張,從而在國內形成了“除舊更新”的令人振奮的改革大潮。
  最讓人感佩的,還是我們前面提及的,光緒皇帝有一種為了改革、為了國家利益而不惜自己權位的精神,這是十分難能可貴和了不起的。在中國幾千年君主制制度下,皇權歷來是為君者的命根子,為了得到這東西,人們可以殺得血流成河,讓億万生靈涂炭。110年前的光緒皇帝,能夠說出“若能救國,則朕雖無權何礙?”這樣的話,非為一時衝動之言,而應該看作是他對傳統政治的一种反叛,這反叛只能基于其對西學及中國現代化改革性質的覺悟。百日維新中,光緒接受康有為的意見,決定采取“廣開言路”,給民眾一定的政治參与和言論自由的政策,允許普通百姓直接上書中央政府甚至皇帝。這不啻是一場革命,從而極大地鼓舞了全國士民,卻引起權貴階層的強烈不滿。張之洞憤然說:“變法者,清廷之事也,何為而與士民言?”光緒卻“一笑置之”,指示說:“當廣開言路之時,不必有所譴責以塞之。”仿效西方“興民權”、“設議院”,本是康有為等維新派早就确定的政治改革目標,但後來見阻力太大而放棄。變法中,“設議院”問題仍討論不斷,有人提議建立一個評議國事的常設機構,“事雖議于下,而可否之權仍操自上”。但即使這樣的舉措,對于清廷來說,也被認為是有礙皇權至上的根本体制,光緒“若能救國,則朕雖無權何礙?”的話便發自討論中。可見他對“興民權”、“設議院”的政治体制改革有堅定的決心。
  相比之下,慈禧就是另一副嘴臉了。慈禧并不反對學習西方的改革。最先為中國帶來新生產力的洋務運動,就是在她同意下搞的。光緒主持的戊戌維新也是在她授權下才得以進行的。但改革一旦威脅到她的權位,她便要毫不猶豫地扼殺改革。在光緒籌划改革大計的時候,慈禧謀劃的卻是如何鞏固自己權位之計。她首先把翁同龢、文廷式等“皇上所親信之人”,從光緒身邊“遣逐”,又要求“凡二品以上大臣授新職”,“具折到皇太后前謝恩”;收緊了高層人事大權。接著任命親信榮祿署直隸總督,統率京畿董福祥部、聶士成部、袁世凱部三支軍隊,從而把軍政實權牢牢控制在手。後來光緒免去抵制士民上書言事的禮部六位堂官,慈禧則視為皇上竟敢動了她的人,遂對光緒破臉怒罵,萌釀政變殺机。1898年9月19日夜,慈禧突然提前兩天從頤和園急返紫禁城發動政變。決定這一行動的直接原因,是她獲悉光緒皇帝第二天要會見日本元老伊藤博文,于是慈禧第一個反應便是光緒欲“勾外國謀我”。實際上,慈禧發動政變在乎的是最高權力而非反對變法。幾年后,慈禧復推新政,許多政策力度超過戊戌維新,但和平改革的歷史時机已經錯過,清王朝終于無可挽回地覆亡了。
  戊戌政變后,光緒被囚禁于周圍環水的小島瀛台,直至他去世,過了整整10年失去人身自由、飽受精神折磨的囚徒生活。但他一直堅持學習外語,關心和研究國內外時事,始終懷抱著“有意振興中國”(光緒私下對即將離開清宮的德齡語)之志。1908年11月14日,在慈禧患病多日之后,光緒亡故于瀛台涵元殿,終年僅37歲。過了不到一天,慈禧病死。對光緒皇帝如此蹊蹺之死,百年來人們不能不怀疑他是死于謀殺。近年,有研究者取光緒墓中的頭發等遺物進行化驗分析發現砷(俗稱砒霜)含量超出常人數十倍,更為光緒“非正常死亡說”增添了證據。如果光緒皇帝确實死于謀殺,那麼也可以說,他是為中國現代化的改革事業犧牲的。我們應該懷著敬意,紀念這位歷史人物。

[PR]
by wwjune | 2008-12-24 16:49 | 歷史之輪

Merry White Christmas

This year in Vancouver we've got thick packs of snow to fit the occasion.

When I shoveled this morning the snow was about 10cm. Temperature dropped to as low as -10 in the last few days(plus windchill), which is really rare in our area.



c0090351_17364589.jpg
[PR]
by wwjune | 2008-12-22 17:31

選用光緒寫過的這兩句做標題純是因為我喜歡﹐與下面內容沒關(怪哉)?

昨天遇到一本書﹐又一外交官夫人憶述與老太婆打交道﹕
“Indiscretions” Of Lady Susan
By Lady Susan Townley 1922
Source 1 Source 2

Lady Susan 是一外交官的妻子﹐Chapter V記述她在北京的日子。“清宮外記”用sorrowful來形容光緒﹐這本書用的是pitiful﹐唉﹐倒霉的皇上。

書中提到某次作者和慈禧等一眾後宮成員吃飯﹐光緒也來侍候﹐隆裕皇后把飯吃了一半﹐然後遞給光緒把剩下那半吃完﹐吃橙子也是﹐隆裕先咬半口﹐然後再給皇上﹐作者也覺得這現象不好解釋﹐也許證實食物沒下毒﹖這記事聽起來很不雅觀﹐其實我在懷疑這是否一直的作法﹐與戊戌後皇上的處境有無關係﹖

說回來﹐光緒帝后和老太婆間的飲食禮儀一向都荒謬﹐難怪帝后都瘦得那麼誇張。

還有我想問光緒臨死中砒霜之前的幾個晚上有侍候老太婆用膳嗎﹖印象中有相關記載﹐不過光緒死因公佈之後﹐我們很難判斷現存的檔案究竟是真還是假。
——————————————————————————
慈禧在庚子之後跟外國公使有來有往﹐貌似友好但底子裡其實很排外﹐從德齡兩姊妹換掉西服第一次穿上旗服等各类記述可看出。老太婆對外國之恨﹐應該要追溯到和咸豐帝出走熱河避暑山莊的時候﹐沒想到過了六十歲還要折騰多一次﹐真的受夠了。

記得庚子回宮之後﹐德齡推薦Carl女士為慈禧作油畫像﹐慈禧問德齡﹐明明是畫自己的像﹐為什麼要簽上她的名字﹖我當初忍不住笑老太婆愚昧﹐但想深一層這問題問得還挺有道理的啊。

Carl女士在自己寫的書上﹐說慈禧是屬於universal型的, 光緒東方味濃﹐我認為這只是指個人的氣質而言﹐但是思想上無疑是皇上開明得多。有時我會嘗試從一個女性的角度去揣摩慈禧的心態﹐她不容易生存我可以理解﹐然而她沒有值得讓我學習的地方﹐她的視野和度量比起遭遇相近的孝莊差得遠。
————————————————————————————
說了一大堆宮廷是非﹐還想繼續說些女人經------其實我覺得慈禧為光緒安排婚事時本來還懶得為光緒立妃呢﹐但是(據聞)他他拉氏家族為了讓其中一女兒成為皇后﹐不惜賄賂李蓮英﹐但是老太婆一早已經在皇后的事立下主意﹐權宜之計﹐李蓮英只好讓長敘的兩女兒入宮為嬪﹐然而兩姊妹嫁了光緒之後﹐他他拉家族沒出過頭﹐戊戌更是挫得不輕﹐不夠兩年後﹐珍妃還死了﹐所以民國初年隆裕死後﹐瑾妃在溥儀的小朝廷成了個惡霸﹐便不難理解了。
[PR]
by wwjune | 2008-12-20 17:02 | 歷史之輪

我想這幾個月來給了來客一個錯覺吧----這裡不經不覺變成光緒專題網站了﹐有些朋友可能有見及此﹐為了保持“乾淨”﹐所以拘謹起來不留言了﹐但不瞞說我實在覺得有些寂寞啊﹗

這裡目前總共有180篇日記﹐算起來﹐其實有超過一百篇的記事與光緒無關﹐離光緒專題網站還遠得很呢。(如果這裡真的變了光緒爺的陣地﹐那我就要向他收租金了)

今早禁不住在回憶﹐2002年我第一次從大連回加拿大﹐2003年秋天看走向共和的時候迷上了光緒﹐2007年我第二次從大連回國﹐2008年八月北京奧運之前﹐皇上又駕到了,好一個有趣的循環﹗2003年我對光緒有的是尊敬﹐這次再跟他相遇﹐幾個月來寫著寫著﹐除了尊敬﹐還真覺得自己好像“認識”他﹐跟他相處過的樣子。

就如早前提過﹐我沒打算讓這裡成為一個光緒網站,畢竟人大了﹐總是身不由己﹐知道總有一天要抽身﹐我珍惜過這次機會﹐為載湉盡些心意﹐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今天蒐集﹕
Jottings from the Granite Studio
A Qing historian reads the newspaper
Name of Article: Guangxu on NPR

I enjoyed reading the readers' comments and one other article posted on the same date, titled "The Mystery of the Missing Manchu: Monolingual Signage at the Forbidden City".
[PR]
by wwjune | 2008-12-17 17:43 | 歷史之輪

從清西陵那處收到一則消息:

日前應中央電視台百科探秘欄目組的邀請,清西陵文物管理處主任耿左車先生坐客“百科探秘”,和朱誠如教授(國家清史編撰委員會副主任)一起參加了《揭秘光緒死因-----誰毒死了光緒》節目的錄制。這期節目將在近期播出,敬請關注。

嗯﹐好像傳媒人都對光緒之死特別有興趣﹐探奇心態嗎﹖
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Unsolved Mystery。
[PR]
by wwjune | 2008-12-15 15:44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7524597.jpg左為其中一幅光緒御筆紙畫扇面,他挺有臨摹的本事﹐不過要說清楚左方的字不是他寫的哦﹗

更多可見﹕台北故宮書畫檢索資料

今天遇到一位正在法國讀書的光緒迷﹐很高興﹗她也跟我說在這裡留言不成功﹐想起來真不好意思﹐忘了來看的人大多都看不懂日語的啊﹐這裡遞交留言前﹐需要自設一個password﹐以便日後可以自行刪改。

這位十年資歷的光緒迷﹐小學時期就開始關注光緒爺了﹐怎麼這些資深光緒迷都那麼早熟的呢﹐我差不多三十歲人才對光緒著迷(汗)

無論如何我還是要感謝讀者們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給光緒迷提供多一個去處﹐無論何時﹐每當大家想念皇上﹐click一下就可以上來緬懷一番。緬懷光緒的地方﹐越是百花齊放就越好!
[PR]
by wwjune | 2008-12-13 18:00 | 歷史之輪

今天時間不多﹐先轉貼一些光緒爺的軼事

暨南大學百年紀念﹕五大臣留洋催生“中國第一僑校”
光緒御題金匾“聲教暨南”
眾人都知暨南校名由探花出身的陳伯陶擬定,有“金石癖”的兩江總督端方最後定奪的。然而卻很少有人知道當時的光緒皇帝是比他倆更早關注暨南事業的人。
1904年,清政府特派新加坡著名華僑商人張振勳,以外埠商務大臣兼南洋學務大臣身份到南洋考察華僑學務。張振勳到達檳榔嶼後,發動當地華僑紳商捐資辦學,創設中華學校。光緒皇帝為此欣然金筆御題“聲教暨南”匾額。受此鼓舞,南洋華僑教育事業進入一個新階段。


下面光緒被騙的事﹐很多光緒迷都聽過﹐我在一個blog上找到﹐這篇文章在小節上有些偏差,比如劉佳氏應是載灃的生母,但總的來說寫得很有趣味。
晚清王府生活之謎
......史書上有這樣的記載,說光緒皇帝小時候經常吃不飽,半夜找宮女要吃的,然而帶他的奶媽說小孩子吃多了容易“耵食”(就是消化不良)。光緒想:長大後自己總該做主,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吧?可也沒戲!有一天早上,光緒帝問他的老師翁同龢:“老師你早餐平時都吃些什么啊?”翁同龢回答說:“3個雞蛋。”光緒帝一听就嚇著了,他說:“老師你咋這么有錢呢?”這邊翁同龢還奇怪呢,怎么吃三個雞蛋就是有錢了呢?沒想到光緒一臉崇拜的說:“老師,一個雞蛋要3兩銀子啊,老師的一頓早餐就吃掉9兩銀子,這不是很奢侈嗎?像我,早餐才敢吃1個雞蛋!”殊不知,光緒其實是被小太監們給騙了,當時的3兩銀子可以買到好幾百個雞蛋呢!
[PR]
by wwjune | 2008-12-13 17:38 | 歷史之輪

大概在一個月前(2008-11-09)﹐上海東方衛視節目---深度[105]的“說舊聞”環節﹐播出“光緒死因新說”特輯﹐有人上載到youtube裡,分成了五段﹐從第四段的第二分鐘開始一直到第五段完結﹐全長差不多20分鐘﹐下面連接的是第四段。

既然是給普羅大眾看的﹐說的都是光緒迷耳熟能詳﹐看這節目可以乘機跟攝制隊到崇陵瞄一眼﹐而且也訪問了參與這次探索的其中一些重要人物﹐包括國家清史編纂工程光緒朝主持人沈渭濱先生。
不妨看看﹗

Video removed from Youtube in March 2009.
[PR]
by wwjune | 2008-12-11 15:23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