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建議每年皇上出國﹐太后留京監國

對太后來說﹐因每次皇上出行﹐連同往還交通﹐動輒就幾個月﹐回來後對宮內外事務均有脫節﹐要花時間重溫趕上進度﹐待皇上重新適應之後也不用擔心要歸政﹐因為到時他又要籌備下一次出訪。
對皇上來說﹐人在外邊﹐參觀醫院﹑學府﹑軍事鐵路等設施﹐觀摩學習﹐與各國元首維持良好關係﹐對大清國大有裨益﹐皇上也會覺得自己有作為。太后不定期派人出去外國辦事﹐順便監視皇上舉動就可﹐何況皇上也可以協助監督駐外大使一舉一動。請太后明鑒!

小記﹕據聞裕庚出使日本﹐清廷曾派人去日本一趟﹐其中一任務就是監視裕庚的舉動﹐有說孫中山曾經跟他接觸﹐因此朝廷頗有顧忌。

另﹕wikisource.org有以下原文﹕(Update---#99作了補充)
1) 馬關條約
2) 辛丑條約
3) 庚子國變記
4) (庚子)西巡迴鑾始末 共六卷:
卷1 為上諭 實為慈禧懿旨
"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載於光緒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諭
卷6內有 中國致日本國書等各類公文來往
[PR]
by wwjune | 2009-03-30 15:48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544158.jpg光緒迷總是慨嘆皇上留下來的照片很少﹗我覺得清末皇室最熱衷於照相的﹐莫過于光緒的醇王老爸了﹐左面這張他還擺了個不錯的pose﹗除了自己拍之外﹐家眷也攝進鏡頭﹐恭王府也沒那麼多呢﹐慈禧拍的也只限於晚年。如果光緒一直留在醇王府沒進宮﹐他一定能留下更多帥照。

之前看了貼於#125的《想起了王照:終至亡命天涯》﹐現在摘下一些感想。首先﹐感到每位政治人物都有下過錯棋﹐不論慈禧光緒還是李鴻章﹐清末給我最深印象的是端方﹐他一生致力建設新式教育﹐但為了在宣統朝邀功﹐在四川鐵路權的爭端上下錯了一步棋﹐這次真是大錯特錯了﹐招致殺身之禍﹐據聞在革命軍的刀槍下竟否認自己的滿人身份﹐在人生的最後一頁劃下了一大道血跡﹐非常不值和可惜。

王照的官場生涯當然也不是完美的﹐不過他出過一道主意我覺得很棒﹐就是讓皇上出訪外國﹐太后負責監國﹐我覺得呢﹐每年皇上出外考察﹐甚至可以在外居住以月計﹕日本﹑歐洲﹑美國﹑俄國等地每年交替。我想當時朝廷有心疏導兩宮關係大有人在﹐太后愛權﹐那就繼續讓她主持朝政掌管軍隊﹐皇上俊秀也喜歡外國﹐那就讓他擔任儀仗專注外交﹐不用太鬱悶﹐兩宮各扮演不同角色﹐促成母子合作並非不可能。

不過太后怕外國﹑怕謀反怕得要死呢。皇上勤於出行﹐除了老太婆外﹐珍妃可能也反對(笑)﹗而且﹐果真實行起來﹐耗資不菲﹐駐外公使們和一眾隨從看怕也要忙壞了﹗

注﹕我重看這篇文章﹐發現只回顧王照上書“兩宮出訪外國”﹐但我記得早前看過一篇﹐在戊戌前已有人建議皇上出國太后監國﹐但一時找不回來﹐豈有此理~~~我覺得這主意比帝后一起出去好。
[PR]
by wwjune | 2009-03-28 15:42 | 歷史之輪

看完Furui的論文﹐突然有股動力寫一下旅順一天遊追記

2002年五一假期選擇了旅順﹐免卻了假期前訂車船票﹐住宿的麻煩﹐之前工作實在太累了﹐5月1日我還在批考試﹐去完一天遊﹐其餘日子只想在大連休息閑逛。

當日早上隨便買張票從大連開發區坐小客出發(當時我住開發區而非金石灘)﹐顛顛簸簸的坐了一個半小時終於到達。

旅順充滿著小市鎮的風情﹐今天下著毛毛雨﹐有些涼﹐走路很舒服﹐市內沒什麼高樓大廈(當時而已﹐近年大陸積極發展房地產)﹐整體來說很陳舊﹐所謂新旅順便是新建的遊客區。

市內最高的就是白玉塔﹐就是因為旅順小﹐平時交通較疏﹐難怪taxi司機一見堵車就埋怨了﹕『小小的一個旅順﹐假期一下子就堆滿人。』下了車就步上白玉山索道站﹐白玉山當然不同泰山﹐但我仍然在想像泰山的那種吊車﹐所以當我一看見類同上ski mountain的那種吊車﹐感覺有些怕。

山頂是瞰望旅順的最佳位置﹐所以說它是最好的軍事哨站﹐也就不難理解了﹐感覺有些像從香港太平山上看維多利亞港(早前談論道光帝的時候也對比過旅順和香港)﹐白玉山的highlight是白玉山塔﹐是日俄戰爭時日本強抓兩萬中國人建成的一個炮狀的白塔。

本來打算走小路到萬忠墓﹐不過走到路口時﹐發覺不見人影﹐有點擔心﹐大部份的遊客都是跟旅遊團包車上山﹐取索道的也不多﹐為了買個安心﹐於是再掏錢坐索道下山。

打車到了萬忠墓﹐先進紀念館﹐館員叫我們一眾遊客趕快去看半映畫﹐音像模擬旅順大屠殺(甲午戰爭)﹐很短但很逼真﹐我在外面看展品時聽到重播時的仿慘叫聲﹐感到有些難受。

展館叫我滿意的地方是演示講求物據﹐點到即止﹐有當年日本駐戰場記者的報導﹐也有外國駐華人員的記錄----他們也被嚇倒了。(補充﹕早前讀《明治天皇》﹐日軍聲稱目睹有清兵化裝成平民進入民居﹐所以屠城﹐但外國觀察員巡視過﹐沒有從遇難者遺體身上發現清兵假扮成平民的跡象)

其他展示包括萬忠墓被埋者的財物﹐火化用的鐵管﹐也提及慈禧挪用北洋軍費的七倍來祝壽這些老生常談。旅順百年來好幾次修葺萬忠墓﹐留言冊上的字句﹐有憤慨的﹐有勉勵的。無論如何我覺得喚醒對人性的重視和和平的企盼才是最重要﹐我希望中國類似的博物館都能加上這些元素﹐告別狹隘民族主義。

在旅順逗留了四個多小時﹐離開前想買些相關書籍﹐但旅遊點的個體戶都賣些無關痛癢的擺設﹐非常失望。回程時﹐先回大連黑石礁然後轉車回開發區﹐行程快得多新車又坐得舒服。

大連閑逛Photos: Lushun is also known as Port Arthur

PS: 就在那年﹐有人送我一冊《大連建市一百年紀念冊》﹐1998年出版﹐內附VCD﹐這樣算來﹐大連正式建市是在1898年﹐也就是說並非由中國人所建﹐市中心的中山大廣場基本上是由俄國layout﹐記得不少同事直覺以為廣場週圍的建築都是歐洲人建的﹐就像青島般﹐其實那些都是在1904年日本接管遼東後仿歐式風格陸續建成。
[PR]
by wwjune | 2009-03-22 14:51 | 大連瑣記

我們這裡恐怕沒哪位能讀懂法文﹐只能靠你了。

Chinois chez eux...
Chinois chez eux...


Études coloniales. La Question d'Extrême-Orient, avec une préface par M. Gabriel Hanotaux,...


Dictionnaire bibliographique des ouvrages relatifs à l'Empire chinois : bibliotheca sinica. Volume 4 / par Henri Cordier,...

[PR]
by wwjune | 2009-03-20 15:53 | 歷史之輪

先來個Update﹕ (#121) 2004年崇陵坐車經歷再作了些補充

我想給Furui的blog (Memories of Palace)做一下市場推廣﹐碰巧Schlafen就問到了﹐Furui她正在法國讀書﹐光緒迷齡十年﹐你就去她處踩踩啊﹗她的論文我剛開始看﹐簡潔的title很不錯﹐她的目錄令我想起幾天前幻想某日某電視台籌備做一個光緒documentary﹐一共五集﹐我心目中的編排也是這樣的﹕
周一﹕成長階段﹐從醇王府到養心殿﹐師從翁同龢﹐垂帘聽政
周二﹕大婚“親政”﹐甲午戰爭﹐馬關條約
周三﹕走改革之路直到戊戌政變﹐己亥建儲﹐太后訓政
周四﹕庚子事變﹐珍妃落井﹐西逃﹐辛丑條約
周五﹕清末新政﹐光緒之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關鍵時刻談論慈禧樂此不疲﹐還想繼續影射某人嗎﹖

慈禧太后秘辛
(1/6):慈禧建頤和園 耗掉10支北洋艦隊!?
(2/6):慈禧, 義和團, 八國聯軍的悲劇!
(3/6):慈禧鬥慈安 連陵寢也要比高低!?
(4/6):慈禧怕珍妃索命 扮觀音驅鬼!?
(5/6):義和團擺"陰門陣"對抗洋人!?
(6/6):林正義談義和團"刀槍不入"之謎


[PR]
by wwjune | 2009-03-20 15:31 | 歷史之輪

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來這裡探訪的人逢星期一最多﹗

關鍵時刻_阿珍vs慈禧﹕
順便諷刺某嫂
第4﹐5 節談及皇上﹐有些炒作﹐消閑看看無妨。


另一好看的﹕
藍色的青春
湯志鈞《戊戌變法史》後四章大綱
[PR]
by wwjune | 2009-03-17 16:17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7245592.jpg(據說是光緒會見達賴喇嘛﹐年份不詳﹐幾天前發現這畫﹐碰上敏感時期實屬巧合)

有時我會好奇皇上究竟對他的皇位有多執著﹐在變法之前﹐他不怕孤註一擲﹐請求太后允許他推行變法﹐否則他就退位﹐但變法失敗之後﹐他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麼難熬的日子﹐怎麼他就不辭職﹖

在我內心深處當然不想他辭職﹐因為這顯示他向自私腐朽勢力低頭﹐而且不久後太后已經有廢帝的打算﹐如果光緒自己又宣佈辭職﹐本來已經嘈吵不堪的輿論就更沸騰了。

光緒自己怎麼想我無從猜測﹐我問這個問題﹐很明顯把持的是現代價值觀﹐比較自我中心﹐不爽就不幹嘛﹐即使不知道後路如何﹐但一個人還得要live for the moment, 個人的困局還是要沖破的啊﹐改革反正已經無力回天﹐幹嗎要在瀛台和玉瀾堂呆著﹖

另﹕我昨天也八卦了一下王照的生平
原來如彼:南方周末往事版文錄
第三部分 想起了王照:終至亡命天涯
[PR]
by wwjune | 2009-03-12 15:46 | 歷史之輪

中國新聞網 2009年02月25日
http://www.chinanews.com.cn/cul/news/2009/02-25/1578730.shtml

晚清政府,已經不是一個最高統治者可以無法無天的時代。慈禧一怒之下處死一個記者,最終卻引來了一連串難以應對的後續效應
1903年,沙俄拒不履行1902年簽訂的《交收東三省條約》,不願意從東北分期撤兵,還提出新的七條要求。當時,剛剛從八國聯軍進京,狼狽西逃的陰影下走出來的慈禧,不敢抗爭,希望和沙俄締結一項密約,來處理這一問題。
  沈藎在日本一家報紙供職,密約簽訂之前,他通過秘密渠道獲取了相關的內容,并把密約草稿寄給天津的《新聞報》提前發表。此事引起世界輿論嘩然,中俄簽約計劃成為泡影,也使得清政府十分惱怒。1903年夏,肅親王奉旨在虎坊橋抓捕了沈藎。
  當時,正臨近慈禧的生日,本不適宜對犯人正式行刑,但慈禧又必須讓沈藎死,所以,監獄有關人員就“奉慈禧皇太后懿旨,改為立斃杖下”。為了討好太后,刑部專門制作了一個大木板來招呼沈藎,導致沈藎“血肉飛裂”,折磨好幾個小時後才咽氣。
  一個叫做王照的“帝党”(戊戌變法中支持光緒)分子,當時也呆在大獄中。日後,他曾這樣回憶那間牢房的境況:“粉牆有黑紫暈跡,高至四五尺,沈血所濺也。”
  王照回憶,杖斃沈藎后,上面還交代刑部,以病故為名遮掩死因,但沈藎身体強壯,加上僅僅入獄一晚就死於非命,當然遮掩不住。
  不久,關于沈藎案的報道鋪天蓋地,所產生的影響,也不是慈禧所能預料的。輿論批判的焦點,是慈禧沒有經過審判就直接行刑的行為,還有對言論犯罪的重刑判決。
  沈藎的慘案被《大公報》等報紙公開後,還引起全國性的排滿風潮。
  一次,慈禧接見各國公使夫人,談到沈藎案件的時候,“皇太后亦頗有悔意”。
  當慈禧表示“悔意”討好國外公使的時候,她不知道自己的殘酷杖刑,已經為反清、排滿的革命者提供了最好的鼓動材料。
  在上海,更是有數百人出席追悼沈藎的大會,會上宣讀的《祭沈草文》,號召人們“犁清廷,復九世之仇”。
  慈禧不知道的是,晚清的中國,不僅僅有政府,還有大量的報紙。在一個有獨立報紙的年代,政府已經很難操控輿論,實行“愚民政策”。
  此後,《大公報》連續發表7篇文章,對這一事件進行了追蹤。媒体的宣傳,讓當時的許多人了解到,世界上還有一種權利叫做言論權。這一次“因言獲罪”案件,在媒体和民眾的交互影響下,繼續放大。
  沈藎案還有以後的《蘇報》案、《大江報》案等一系列和言論自由有關的案例,讓清政府開始反省僵化的輿論鉗制政策。
  1906年,奉命出洋考察憲政的載澤等5大臣先後回國,在給清政府的奏折中,他們提出“定集會言論出版之律”。
  在國外考察中,載澤等大臣已經意識到君主立憲國家的言論自由,并表示了贊譽。不過,他們主張在中國推出新聞法的理由是:“与其漫無限制,益生厲階,何如勒以章程,咸納軌物。”
  也就是說,由于當時中國的新聞報道,已經很難控制,尤其是租界媒体,更是讓清政府鞭長莫及,与其這樣,還不如自己主動立法,放寬一些言論的空間,同時,也可更好地進行控制。
  1906年開始,《大清印刷物專律》、《大清報律》等与新聞相關的法律相繼出台。

[PR]
by wwjune | 2009-03-11 14:59 | 歷史之輪

剛過婦女節﹐就聊聊我們熟悉的一位婦女吧。

慈禧太后其中一件令人津津樂道的事﹐就是袁世凱有次給她送了輛汽車﹐她要奴才身份的司機跪著開車﹐身旁的下人看見實在無法可施﹐最後只好請老佛爺下車﹐袁大頭送這份禮物﹐本是表示忠誠﹐弄得如此尷尬﹐不知他要笑好還是氣好﹖一個國家元首如此無知﹐真是國際笑話﹗

既然她那麼無知﹐為什麼朝廷上下都那麼懼怕這女人﹖連老謀深算的李鴻章也試過一次嚇得差點彈起來。我斗膽下個結論----因為男人根本就怕女人﹐尤其在舊時代﹐一夫多妻﹐女人們無知識卻都善於心計﹐複雜的大家庭也容易孕育挑撥離間搬弄是非之輩﹐一整天處在這種環境下還真恐怖(就如『大紅燈籠高高掛』的情景)﹐只不過在尋常百姓家﹐這些女人只是限於在家團團轉﹐男人白天都出外﹐避之夭夭罷了。但在朝廷﹐老太婆掌握了治國權﹐男人白天卻不得不圍著她做事﹐這種懼怕就顯現出來。
(一問﹕這種情況放在其他女王或攝政者身上也是否適合﹖)

其實﹐如果能像德齡般在宮廷服務個一兩年﹐我是很有興趣的﹗我不介意要對著這老太婆。雖身為女性﹐但有時也自覺不很了解女性的心﹐然而在權力中心的男人和女人﹐他們的慾望都推高到極致﹐是最好的觀察對象﹐跟慈禧太后相處過後﹐我會對男人與女人都有一番新領會﹐肯定是個一生難忘的經歷啊。

今天友情連接﹕美杜莎 記事簿
[PR]
by wwjune | 2009-03-09 16:32 | 歷史之輪

鳳凰大視野2008/12 -- 死不瞑目 身後功過任人評說

離開中國大陸﹐鳳凰衛視是其中一樣我懷念的東西﹐其實北美洲這邊是可以訂購的﹐當然也可以上網觀看﹐但怎樣也不及在自己的宿舍隨便觀看般方便隨意﹐《鳳凰大視野》我以前差不多每晚八時左右就乖乖的守候著要看﹐忙的話就邊工作邊看。原來在2008年12月﹐播映過李鴻章特輯﹐總共十集﹐名《血色黃昏---李鴻章的洋務生涯》﹐播足兩個星期﹐因個人喜好使然﹐加上精力有限﹐我只看了庚子/辛丑條約那段(我簡直是個自虐狂?)

慈禧和她旗下的統治集團的猙獰面目﹐在庚子年徹底暴露﹐愛攬權的她一點承擔的氣度都沒有﹐她一味用光緒的名義下詔﹐又叫將快走到生命的盡頭的李鴻章再次揹個大黑鍋﹐辛丑條約不叫人嘔血就難。說到底﹐只要列強不用她歸政光緒﹐中華之物力再多也能奉獻﹐我無法不用『賤』字來形容她。

常常叫自己早些睡﹐但最近老是跟自己作對﹐昨晚看完video本來已經很晚﹐但實在是太太太震撼了﹐一時間無法上床睡覺。節目當中有段評論不斷在我腦海迴蕩﹕落後會吃虧﹐卻不一定會挨打﹐但如果落後又要認老大﹐那就必然要挨打了。
[PR]
by wwjune | 2009-03-07 16:45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