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空來探望一下皇上﹐剛巧又看到一個假設了﹐還寫成書呢----
《假如光緒不死》作者:石之軒
中國文聯出版社 定价:28元 RMB

一方面﹐中國平民百姓回首上世紀的苦難﹐不忍卒睹﹐另方面對現今社會現狀不滿卻無力改變﹐難以前瞻﹐又不便明罵﹐出於這樣的潛意識﹐發揮一下想像力﹐去假設光緒如果不死如何改寫歷史﹐不失為抒發的一個好方式﹐而且能啟發讀著思考中國恢復元氣之路。不過﹐如果推測得太遠﹐就如其中一章“(光緒)立憲成功,40年內中國能否達到世界強國的地位?”卻未免太過天馬行空了吧。

《走向共和》的李鴻章有句對白非常貼切﹕“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要假設的話﹐1908年慈禧死了﹐如果有政治手腕的肅親王當時願意站在光緒身邊﹐填補光緒的不足﹐儘快立憲設(有代表性的)國會﹐即使最後他倒了台也留個基礎﹐那麼我就滿足了﹐那時候有心救國的人﹐在腐朽的體制下也只能在傷口上塗塗藥水﹐貼上繃帶罷了﹐我懇求皇上在外交上別太倚重一兩國﹐除此之外﹐再長遠的我不敢苛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另﹐schlafen的選篇看過了﹐梁鼎芬自從何原配夫人分開之後﹐腳甲不再修剪﹐當然﹐梁和文廷式之間的內幕﹐只有三位當事人才清楚真相﹐他這行為﹐驟眼看來很古板﹐但我想他會不會借此懲罰自己呢﹖

附:很會品味生活的唐魯孫先生
1908年生于北京,1985年逝于台灣﹐本名葆森,字魯孫。他的母親是曾任河南巡撫、河道總督、閩浙總督的李鶴年之女。唐魯孫的曾叔祖父長敘,官至刑部侍郎,其二女並選入宮侍光緒,為珍妃、瑾妃。珍、瑾二妃是唐魯孫的族姑祖母。民初,唐魯孫七八歲的時候,進宮向瑾太妃叩春節,被封為一品官職。 “唐魯孫系列”之《老鄉親》、《老古董》、《故園情》、《南北看》、《大雜燴》、《天下味》等七本。


P.S: 端親王載漪的後代有些也遷居台灣呢。
[PR]
by wwjune | 2009-04-25 16:46 | 歷史之輪

不經不覺寫了光緒九個月了﹐我的心得是﹐現今沒有一位作者或者一本書算是權威的﹐今人想認識光緒﹐唯有不論正史野史﹑中西記載﹑褒貶評論﹐都廣泛涉獵﹐然後慢慢構建一個性格矛盾的皇帝形象﹐對我來說﹐隨著看的資料越來越多﹐隨著閱歷的增長﹐心目中的光緒形象就不斷調整﹐希望能跟真實再貼近一點﹐喜歡光緒的人都在各自解讀﹐各自塑造一個光緒形象﹐我想沒有兩個人心目中的形象會一模一樣------這正是研究他的趣味所在。

說起人物塑造﹐現在每晚臨睡前都看一回紅樓夢﹐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紅樓夢的人物塑造真是一絕﹐社會上的主流性格﹕大方的﹑小心眼的﹑本事的﹑多情的﹑貪心的﹑精打細算﹑牙尖嘴利的......在這裡我數不盡﹐但小說裡都一網打盡。不久前在某雜誌看到一篇編輯的話﹐回顧資訊傳遞由horse messenger一直發展到電話再進而到互聯網﹐改變的是人類的生活速度和方式﹐但細心想一下﹐人的本質/behaviour卻相對沒大改變﹐甚至固定得令人驚訝﹐所以讀紅樓夢時﹐在行為﹑動機﹑慾望這些層面我沒有感覺跟時代脫節﹐看光緒朝也是一樣﹐如果說一樣米養百樣人﹐原來到今天還是養著這百樣人。
[PR]
by wwjune | 2009-04-18 17:15 | 歷史之輪

皇上﹕我想問這問題很久了﹐為什麼你會稱呼她“親爸爸”呢﹖我看過好幾個解釋﹐但沒有一個我認為是真正有說服力的。
  
滿族人叫爸爸為“阿瑪”,叫媽媽為“額娘”,叫叔叔為“爹爹”。而滿語中的“爸爸”,是對母親的尊稱,一般只有掌家的嫡母(正妻)才可以享受這種稱謂。
光緒皇帝并不是慈禧所生,而是慈禧親妹妹所生。慈禧曾說:“我妹妹的儿子,就跟我親生的一樣。”“爸爸”之前加上“親”字,既入耳,又掩飾了非親之嫌。


但另有一說法﹕”親爸爸”是滿族對姑母一種尊敬又親切的稱呼,而根據德齡的解釋﹐“親爸爸”差不多等同aunt﹐那也可能是指阿姨姑媽之類。

究竟孰是孰非﹖說回來﹐慈禧親生子同治帝又怎樣稱呼慈禧的﹖是“皇額娘“嗎﹖
[PR]
by wwjune | 2009-04-10 15:56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5451248.jpg昨天Furui介紹了淺田次郎的一本書﹐根據你的描述再在網上推敲一下﹐我想原著應該是《蒼穹の昴》(そうきゅうのすばる 1996年、講談社)﹐分上下兩集﹐故事由一位貧家子李春雲(春兒)淨身當太監開始。。。

淺田次郎另一本同時代背景的著名作品是《珍妃の井戶》﹐中文譯本名為《珍妃井》《誰殺了珍妃?》。
[PR]
by wwjune | 2009-04-05 15:45 | 歷史之輪

2009年的一天﹐一個太監跑進來稟告皇上﹕
『萬歲爺﹐外面有一大群人想來叩見﹐皇上出去見見他們吧。』
皇上隱約聽到人聲﹐問﹕『有多少人﹖來自何方﹖』
『回皇上﹐他們來自一個叫“光緒後援會”的組織﹐大概有三十人。』
『啊......那麼多﹖』他想起當年選后妃﹐也只是寥寥五人。
『皇上﹐我們已經叫他們派代表了﹐本來有三百個人來求見﹗』
後援會是何物﹐皇上沒弄懂﹐有點猶豫。
『皇上﹐放心吧﹐他們一直都仰慕你﹐很想見你一面﹐沒別的企圖。』
怎知這下子皇上更顧慮了﹐突然害羞起來﹐臉有些紅。
外面的人越來越吵﹐太監有點焦急了﹐他應該怎麼做好呢﹖

嗯﹐清明節囉﹐我們都去鞠個躬吧。
[PR]
by wwjune | 2009-04-04 16:40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