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一篇轉載﹐也是來自香港。

光緒遺詔(2010/08/09)
作者﹕Made in HKU‧港大製造

一九一三年,前清最後一科進士賴際熙從北平返粵,旋赴港大擔任中文總教兼教授;七月,孫中山發起「二次革命」討伐袁世凱,事敗。

一九二三年,孫中山以大總統身份回母校港大演講;同年,賴際熙在港大號召士紳成立學海書樓與馮平山圖書館,廣集圖書。

表面上沒有關連的事件,卻隱藏一段被遺忘的歷史。

故事的起點在清朝。

一八九四。這一年,歷史在抉擇,中國的未來,到底該交給哪一個男人。

光緒與孫文。

一個是大清天子,背負著愛新覺羅的宿命與天下臣民的冀望,矢志成為聖祖康熙那樣的少年英主;一個是民國國父,日後把二千多年的皇帝制度連根拔起,幾乎成為亞洲的華盛頓。

可是在這一年,他們還沒有站在你死我亡的敵對邊緣上:清朝在當時稱為「同光中興」的自強運動中略有所成,既建工廠、鋪電纜、造輪船、組海軍,又平定太平天國、捻軍和回亂,一切似有曙光;而孫中山則仍是香港西醫書院畢業沒多久的年輕醫生,雖然仰慕洪秀全,也被人謔稱為「四大寇」,卻未完全成為革命家,反而在這一年求見兩廣總督李鴻章,提出「人盡其才,地盡其利,物盡其用,貨暢其流」的改良派方案。如果這時候李鴻章能接見孫中山,引為己用,也許國父此後就會走上另一條路。

可惜,歷史沒有如果。支持洋務甚至維新的李鴻章,最終沒有跟孫中山見面;不久甲午戰爭與戊戌維新的失敗,亦宣告滿清中興無望。自此,孫中山毅然走進殺人見血的革命之門,成為朝廷眼中千刀萬剮的「孫賊」;光緒亦被慈禧軟禁於瀛台,此生再無翻身之日。

歷史沒有如果,卻有一點幽默。因為這一年,孫中山重遇求學時期的一位故人。在西醫書院(一八八七至一八九二)的日子,他到過廣州博濟醫學堂,認識了另一位來自博雅書院的書生,兩人彼此欣賞,卻因「民主」與「君主」之爭,而有點道不同不相為謀。這書生名叫賴際熙,在光緒二十九年(一九零三年)考上了最後一科*進士,亦意想不到的成為光緒和孫中山最後一道紐帶。

戊戍政變後,朝廷上的「帝黨」被慈禧一掃而空,當然也包括那些新科進士。數晚清滋事份子,以廣東人最多最麻煩,太平天國的洪秀全、楊秀清,戊戍變法的康有為、梁啟超,再加上一個孫中山,見鬼的全是廣東人。因此,慈禧痛恨廣東考生,雖然科舉有不記名制度,但能搞掉的肯定先搞掉,搞不掉的便日後好好折磨。這賴際熙也許學問好,手腕也夠,在重重障礙下,竟還被他撈到個「最後進士」。誠然,在「后黨」當道的時節,他只能做個安份的翰林院庶吉士;不過,也正因為受到排擠,他才能一直低調潛伏,直至慈禧病重的時候,偷偷接近光緒。

一九零八年,彌留之際的西太后,並沒有讓光緒好過,反而用砒霜把他毒死。其實即使不下毒,這位末路天子早就受不住多年來的煎熬。到這時候,他自知重振滿人威風的夢想經已破滅,大清帝國不日將告瓦解。慈禧將死,他一生所剩的敵人,不是革命黨,卻是那個十年前把自己賣了的袁世凱。光緒要幹掉袁世凱,袁世凱要幹掉革命黨,按照「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光緒在這關頭倒該指望革命黨了。駕崩之前,他下了一道密旨,裡面有著袁世凱自戊戌政變以來的種種機密。

結果,老佛爺把光緒毒死了,光緒也把遺詔交到賴際熙手上。這對假母子死後,朝廷大亂,新皇帝溥儀連人話都不會說就坐龍椅了,賴際熙也不好離開京師;再過兩年,辛亥革命爆發,皇帝都下台了,自己也不願給民國打工,索性告老歸田。離京的時候,他箱裡還帶著光緒給革命黨的遺詔。可惜回到廣州和香港的時候,孫中山已經在日本準備討袁,兩人緣慳一面;一九一六年,袁世凱病死,遺詔的意義也失去。賴際熙為(免)節外生枝,直至一九二三年孫中山再訪港大時,才把遺詔悄悄交給他。孫中山怕遺詔引起復辟派覬覦,便借士紳贊助學海書樓與港大中文系的名義,掩飾了這次會面的真相。這遺詔日後收歸國民政府秘檔,內容至今不明,但在一些民國遺老的回憶錄中,隱約透露過這次事件。

*光緒三十年,清朝因慈禧七十大壽而另開「恩科」,有人據此為最後一科,然而「恩科」屬於例外,故以常制而言,光緒二十九年的那次才算最後一科。

[PR]
by wwjune | 2010-09-22 15:34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610178.jpg今天聽到電台報導這則新聞﹐立刻豎起耳朵聽﹐提及其中一牌匾是1885年所賜﹐那時光緒也就14歲﹐當下就懷疑是否他本人親筆﹐電台的報導始終不及報紙詳盡﹐所以就上網求證。(轉載於下)

1885年﹐港島和九龍已經成為英國殖民地﹐東華三院不受清朝管轄﹐這次贈牌匾﹐顯示光緒對慈善事業的認知和重視。

願中國現代慈善事業能更蓬勃發展。

東方日報 (2010/09/21)
本港最大慈善機構東華三院慶祝成立一百四十周年,與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合作,下月起假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大型文物及工作展覽,與公眾分享東華百多年來的慈善事業,為期三個月。展品包括兩塊極為珍貴、由光緒皇帝御賜、刻有「萬物咸利」及「神威普佑」牌匾。
「萬物咸利」是指天下萬物也受益於善行和善舉,由光緒皇帝親點翰林代筆,璽章蓋在牌匾正中,上方有木雕貼金龍頭,氣派非凡,過去百多年從未離開東華半步,是鎮店之寶。

籌款賑災救眾生
香港歷史博物館專家顧問丁新豹博士昨介紹,「萬物咸利」牌匾於一八八五年由光緒皇帝御賜,是港澳地區絕無僅有珍貴文物。他指,當年珠江流域西江及北江大雨河水暴漲,珠江三角洲被淹死的人無數,兩廣災民逾廿萬。東華籌得逾十萬元善款賑濟災民,經兩廣總督張之洞奏議,光緒皇帝特御賜「萬物咸利」牌匾以資表揚。

「神威普佑」牌匾為光緒皇帝於一八七九年御賜,意指神威護蔭,普佑眾生。丁新豹指,一八七六至七八年間華北發生嚴重旱災,延禍山西、河北、陝西、河南、山東各省,逾一千萬人餓死,兩千萬災民逃難外地,當時山西巡撫曾國荃形容為二百年未有之災。東華紳董為此在本港及東南亞籌得十六萬元巨款賑災,獲皇帝表揚。牌匾一直懸掛在東華醫院大堂,一九八三年醫院重修,改掛上環文武廟。
今次拆卸及移送皇帝御賜牌匾,特別擇吉時於昨午五時半開始,在康文署文物修復組總館長陳承緯一聲號令下進行。多名專業人員在預先搭建好的高台作業,首先用多層軟物料將牌匾重重包裹,再用起重裝置吊至地面上,送上貨車運往歷史博物館,歷時三十分鐘。

[PR]
by wwjune | 2010-09-21 16:08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