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倒是有件事忘了提﹐當我坐VOLVO巴士從煙台出濟南時﹐裡面的電視正在放港產片﹐突然閃出一句對白﹕“...那些山東大妞...”,逗得全車的山東人都笑了。

要往泰山﹐要先從濟南坐小客到濟寧﹐然後再轉車到泰安﹐記得之後還坐過一程公車才到泰山腳下﹐問了不少路﹐普通話姑且還沒聽習慣﹐山東口音更不用說了。不過我感受最深的是山東人的豪邁和不蠱惑的個性﹐在大連的時候﹐山東籍的學生和職工都半說笑的和我說﹕“山東人很好的﹗”﹐啊我好像沒遇過有廣東人會這樣個自豪法。

但說回來﹐我起行之前﹐當別人都知道我要單獨出行﹐都說“好大的膽子﹗”無論如何﹐只要保持適度的警覺性﹐不貪小便宜,安全方面還是可以放心的。

今天的天氣很好﹐只覺得要詳細飽覽各個景點是不可能﹐其實就算在加拿大或香港﹐又有哪個地方可以看盡的﹖趕鴨子﹐走馬看花式的旅行團我不喜歡﹐一切量力而為好了﹐反正抽離一下不想學校的事就是。

舟車勞頓之後﹐加上住在濟南﹐旅遊的時間也是不充裕﹐要坐索道上山了﹐不過還能夠到達近十處景點﹕

中天門
南天門/天街
聖母如意鐘
碧霞閣
瞻魯台
仙人橋
大觀峰
青帝宮
玉皇頂然後再到下山到孔子廟﹑岱廟

泰山不高但氣勢磅礡﹐吸引處是它的人文歷史﹐上面的那列名字﹐一來可看出古代中國包容各大宗教﹐二來單從文字已可感受仙一般的意境。泰山是歷代君王崇拜的對象﹐我和一眾遊人在天外村上那又斜又狹的梯到到中天們索道﹐都感到腳軟。(所以那些上山的苦力仍然有市場)﹐古代沒有車﹐沒有運動鞋﹐路又崎嶇﹐究竟怎樣可以由岱廟一直爬至玉皇頂參拜﹖講學﹖

2001年那時我摸不著頭腦﹐七年後我倒能猜出個眉目: 能跟上蒼接近﹑溝通﹐古往今來一直是中國以至全人类的願望﹐以前還沒有上太空這回事﹐奋力上山頂就是最接近上天的了。

很久以前美國的科學雜誌Discover﹐就有一篇廣告﹐講述中世紀的中國是全球先驅﹐要不是後來閉關鎖國﹐中國人應該一早就率先上太空了。(待續)
[PR]
# by wwjune | 2001-10-03 15:07 | 旅行

(续上)千佛山是第二站﹐眼見佇立在兩旁的羅漢﹐誦經的喇嘛﹐山上的禪院。。。我突然在想,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出家呢﹖失意嗎﹖

禪院我不夠時間上去﹐而且奔波了一天也很累了﹐看來我還是留在塵世吧﹗
(千佛山的石窟是中國數個名大窟的集大成/highlight並把之縮小,後來我參觀過龍門石窟﹐千佛山就不再詳談了)

剩下大明湖就沒有太多時間看﹐買票的時候已經是關門前一小時﹐其實今天是中秋節﹐理應延長開放時間吧讓人在公園賞月吧﹐但山東人在這方面比較傳統---人們都是回家團聚的。

梁容若的<我愛大明湖>被載入香港初中語文課本﹐當日為考試而啃這文章﹐沒想到今天真的踏足了﹐可惜只能急步走了一圈﹐垂柳﹑荷葉﹑橋﹑亭﹑小島都不再抽象﹐大明湖的“荷花世界柳絲鄉”﹐就足以令它成為一個有特色的市內公園。中間的小島很有吸引力﹐這是杜甫歷下亭牌匾“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的所在﹐但記憶所及﹐當時渡湖的小船已經收工﹐又來不及去看。

不過就是因為來的晚﹐所以人跡稀少﹐反而更能體會到大明湖本身的雅氣。另外也不得不感叹古代中國的landscaping的厲害----當然﹐有皇帝下旨﹐又有誰敢馬虎﹖

有些人去旅遊可能會“發思古之幽情”--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日落的大明湖﹐遇上一位西人在jogging﹐想想,這不是享受大明湖的另一個好方式吗?(待续)
[PR]
# by wwjune | 2001-10-02 16:50 | 旅行

這是第一次在中國過中秋(2001年的中秋節和國慶是同一天)﹐之前一晚我在大連港上船﹐學校秘書是山東人﹐早前幫我買了張去煙台的臥鋪票。

凌晨四點左右到了煙台﹐這是我第一次在中國旅行﹐對運作一點都不熟識﹐秘書帶我到車站買到濟南的票﹐她就買了張回老家的車票---她老家就在臨沂附近。

我一個人在五點鐘左右先上車了﹐坐的是VOLVO豪華快車﹐之前聽了太多大陸長途車出事的新聞了﹐但是這五小時的路程﹐卻是遠比想像的好﹐有如置身於航機。

濟南跟大連比﹐我還是覺得大連比較整潔﹐就今天來看﹐濟南的交通相當混亂﹐即使是假期也不見有人指揮交通。

到達濟南已經是中午﹐時間不多﹐幸好有K54旅遊巴士在穿梭﹐旅遊點之間相隔也不遠﹐所以還能一口氣去了三個旅遊熱點看看。

趵突泉公園是首站﹐看人多過看泉﹐興致大打折扣(後來慢慢習慣啦)﹐中途也瞧過李清照紀念館。趵突泉本身很小﹐靠著旁邊的”觀泉亭“襯托﹐增添雅致﹐想像一下沒有人的時候﹐那會是一個很理想的沏茶聊天和弈棋的地方﹐臨走時在出口處旁邊的小茶館買了一包碧螺春給茶爸試喝。(待续)
[PR]
# by wwjune | 2001-10-01 16:22 | 旅行

放心早餐

來了才一天﹐在一間飯堂式的館子﹐點了一個包子﹐和兩個烤餅做晚餐﹐根本就不會點﹐坐下後﹐經理來問我喜不喜歡吃餅﹐我跟她聊了一陣﹐說我是廣東人﹐有點不習慣﹐她就叫我去換菜﹗還送來一盒飯﹐拿走我原先點的﹐真是不好意思﹗連附近的一個小孩也看不過眼﹐背著說“搞錯”﹐後來經理再問我覺得飯怎麼樣﹐我便說我再付錢﹐她硬推﹐我乘她走開的時候取錢﹐說﹕不要跟我爭吧﹐剛才我不會點﹐收下吧﹐我很喜歡這裡的人。經理在再三推卻下﹐收了其中一半﹐說﹕一個人在外邊是很難的﹐最重要的是吃得放心﹐以後常來。我走了﹐剛才那位小孩開門帘﹐立刻改了面口﹕小心走﹐以後常來。

沒錯﹐我以後一定常來。

*********
第二天早餐﹐我又去了﹐這是大連開發區紅梅小區的"放心早餐"﹐是個公營社區設施﹐就在我住的翠竹對面﹐對出有好幾個人以一元擦鞋為生。

和昨天的冷清﹐成了很大對比﹐坐滿了即將要上班和出外晨運的人﹐伴粥吃的小菜﹐小份五毛大份一元﹐有包子(酸菜豬肉是東北特色)﹐黑米/小米/八寶粥﹐茶葉蛋等等。

記得2002年放完冬假回來﹐發現換了主持人﹐是個穿黑外衣的典型東北男人﹐之前那位常穿鮮艷顏色的女主管和那個小孩的關係﹐我還沒搞清楚啊。

從那開始﹐食物水準每況愈下﹐試過吃到已變壞的伴菜﹐旁邊的夫婦看見我的表情﹐就說他們那碟還有橡皮圈﹗

後來再隔幾個鋪位的酒樓也開始經營早餐﹐於是光顧那裡﹐搬到金石灘後﹐最初偶然也會去飯堂﹐但大部份時間都在自己家解決了。

開發區的"放心早餐"最終消失﹐漸漸的﹐“放心”和這社會也越來越疏遠了。
[PR]
# by wwjune | 2001-08-23 00:00 | 大連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