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090351_1610178.jpg今天聽到電台報導這則新聞﹐立刻豎起耳朵聽﹐提及其中一牌匾是1885年所賜﹐那時光緒也就14歲﹐當下就懷疑是否他本人親筆﹐電台的報導始終不及報紙詳盡﹐所以就上網求證。(轉載於下)

1885年﹐港島和九龍已經成為英國殖民地﹐東華三院不受清朝管轄﹐這次贈牌匾﹐顯示光緒對慈善事業的認知和重視。

願中國現代慈善事業能更蓬勃發展。

東方日報 (2010/09/21)
本港最大慈善機構東華三院慶祝成立一百四十周年,與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合作,下月起假香港歷史博物館舉行大型文物及工作展覽,與公眾分享東華百多年來的慈善事業,為期三個月。展品包括兩塊極為珍貴、由光緒皇帝御賜、刻有「萬物咸利」及「神威普佑」牌匾。
「萬物咸利」是指天下萬物也受益於善行和善舉,由光緒皇帝親點翰林代筆,璽章蓋在牌匾正中,上方有木雕貼金龍頭,氣派非凡,過去百多年從未離開東華半步,是鎮店之寶。

籌款賑災救眾生
香港歷史博物館專家顧問丁新豹博士昨介紹,「萬物咸利」牌匾於一八八五年由光緒皇帝御賜,是港澳地區絕無僅有珍貴文物。他指,當年珠江流域西江及北江大雨河水暴漲,珠江三角洲被淹死的人無數,兩廣災民逾廿萬。東華籌得逾十萬元善款賑濟災民,經兩廣總督張之洞奏議,光緒皇帝特御賜「萬物咸利」牌匾以資表揚。

「神威普佑」牌匾為光緒皇帝於一八七九年御賜,意指神威護蔭,普佑眾生。丁新豹指,一八七六至七八年間華北發生嚴重旱災,延禍山西、河北、陝西、河南、山東各省,逾一千萬人餓死,兩千萬災民逃難外地,當時山西巡撫曾國荃形容為二百年未有之災。東華紳董為此在本港及東南亞籌得十六萬元巨款賑災,獲皇帝表揚。牌匾一直懸掛在東華醫院大堂,一九八三年醫院重修,改掛上環文武廟。
今次拆卸及移送皇帝御賜牌匾,特別擇吉時於昨午五時半開始,在康文署文物修復組總館長陳承緯一聲號令下進行。多名專業人員在預先搭建好的高台作業,首先用多層軟物料將牌匾重重包裹,再用起重裝置吊至地面上,送上貨車運往歷史博物館,歷時三十分鐘。

[PR]
# by wwjune | 2010-09-21 16:08 | 歷史之輪

進步了很多﹗希望一直可以維持
如果能闢一個小角落﹐放一張小几﹐集合訪客送來的禮物﹐再放一本留言冊﹐那就最好了
成本不高﹐卻能表達對光緒的尊重。

c0090351_161947.jpg


A Photo Album by Furui (login required):
威海衛﹕難圓的第二香港夢

華軒劇社(Cathay Playhouse, Sydney, Australia)
2010年度話劇 • 辛亥革命百年獻禮
德齡與慈禧BBS

另記﹕看了光緒迷 云潛露隱 在百度光緒吧 發表
"透過光緒帝的一生我們該懂得什么"(2010/09/08)有感:
光緒帝的一生給我很多啟發
他會在我心目中佔有一個獨特的位置
不論是人生哲理﹑還是古今世界政局﹐都想通了很多
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珍惜眼前的時﹑事﹑人﹑物
[PR]
# by wwjune | 2010-08-15 16:02 | 歷史之輪

皇上的生忌大概就是這時候了﹐這就是說, 我的光緒專題也做了兩年了。
如果要說這兩年來有什麼變化﹐我覺得解讀光緒的最大收穫就是培養了歷史感﹐明白世事沒有永恆﹐
一件事物再喜歡﹐還是再討厭﹐最終還是會成為歷史。
曾經叫自己在意的﹑激動的﹑或是憤慨的﹐到頭來都只是一道掠過眼前的影子。
每個人自降生始﹐既要背著一個無形的歷史包袱﹐又會繼續譜寫歷史﹐生生不息。
能悟出這道理﹐雖快樂未必增加﹐但會少了固執﹐多了幾分淡然。
雖然歷史有如浮光掠影﹐但並不容易被遺忘﹐
這就好像舞台劇的演員﹐會根據劇情發展而要出現於前台﹐有時又要返去後台﹐
可這角色是不會消失於人類的記憶中。

光緒的歷史有時也可用作映照中國古今社會和文化的一面鏡子﹐記得以前看過一段記載﹐說步入1890年代﹐光緒不住面對西方概念衝擊﹐去到一種境地﹐認為以往所接受的中國舊學不中用﹐不合時代﹐於是差人去把舊書翻出﹐一把火燒掉﹐像這樣因長期受欺壓而迸發的歇斯底理﹐把傳統觀念看成毒瘤般一刀切的把從自己的文化割除﹐後來在中國也發生了不只一次。未來中國社會即使前路再艱難﹐也應邁出更自然更合乎人性的腳步前進﹐不能再胡瞎來了。
********************

另﹐最近讀到一篇文章﹐作者余光益是四川成都人,持基督教觀點﹐全文可以透過網上搜尋。

光緒皇帝與聖經的一次相遇 (2010)

……光緒帝一生的悲劇,根源在於他皇帝的身分--尤其是在那舊的世界已經失去,新的世界還未來臨之時。光緒大概不太可能謙卑地接受聖經的真理,成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更不可能認識到基督教文明與西方崛起之間的深刻關聯。但是,我想:假如光緒成了一名基督徒,至少在他生命中最後的悲慘歲月裡,還能獲得永生的盼望和溫暖的安慰,不至於在心愛的珍妃被害之後,徹底被孤獨、羞辱、仇恨和疾病摧毀。

澳大利亞學者沙培德在分析清末皇權的變遷時指出:「自秦代以降,所有的浩劫與不幸,都演釋了君主無法維護人民、創立正規體系、或甚至擴張其原始所賦有的權力的緣由。反而,君主與臣民、官吏與百姓、甚至君主與朝臣之間,卻產生了無以衡量的鴻溝--這鴻溝印證了中國的一蹶不振與人民的懵懂無知。」

在此意義上,光緒皇帝接觸和接受西方政教之努力的失敗,不是他個人的失敗,而是帝王專制的政治體制及其背後的文化道德秩序的失敗。

[PR]
# by wwjune | 2010-08-06 16:52 | 歷史之輪

最近再遇上了一篇透過假設維新成功來發泄對現狀不滿的文章。

滿清覆滅之路應該成為現代中國的前車之鑒
老陳 2010-07-11
~~~~~~~~~~~~~~~~~~~~~~~~~
......帝國航船的總舵手為國家民族選准了前進的方向;但負責划槳的官僚集團卻出了問題......
......假如戊戌變法成功,中華大地就會遠离戰爭和暴力,中國人的血質會在愛的空气中淨化,不會潛藏那么多的非理性暴力傾向,長達一個世紀的和平發展會使絕大多數國民變得通情達理。

~~~~~~~~~~~~~~~~~~~~~~~~~

甲午戰敗﹐人們一直傾向怪罪於慈禧挪用軍費建頤和園﹐老陳是其中之一﹐後來我也看過一種論調﹐反駁說建園費用佔的比率其實不大﹐是的﹐即使把建園的費用歸還給北洋水師﹐也不見得一定會打勝仗﹐但慈禧太后這種行為﹐對已經痿靡不堪的軍隊來說﹐毫無振奮士氣之效﹐與日皇成了鮮明的對比﹐日本鍥而不捨的態度﹐在在反映精神上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

文中提到「假如戊戌變法成功,中國的政權交接方式就會遵循理性有序的途徑,為了爭奪國家控制權而發生的周期性暴力革命就會在中華大地上絕跡。」這是個美好願望﹐但單看西班牙近一世紀的歷史﹐分裂和內戰沒有絕跡﹐我想就算光緒成功立憲﹐中國的局勢還是存在相當的變數﹐危機四伏。

至於老陳和很多抱有大中華思想所關注的領土問題﹐我正打算在我的創作裡來個諷刺對話﹐開政客一個玩笑。

提起西班牙﹐我假設光緒維新若成功﹐中國又能出線世界盃﹐那他就去現場為他的國民球員打氣吧﹐要不也可以授權頒發什麼中國皇家音樂學院﹑舞蹈學院等各類認證﹐怎麼樣﹖但最好還是讓自己的國民早些用上洗衣機﹐改善公共衛生﹐那我就覺得功德無量啦。
[PR]
# by wwjune | 2010-07-15 17:06 | 歷史之輪

最近留意上海世博的消息﹐突然想起有一個人比誰都想去參觀啊
萬歲爺要是去世博﹐是不是每個展館都要看﹖如同環遊世界一周﹖
縱使這次世博毛病處處
但只要看到中國不再固步自封﹐不再閉關鎖國﹐那麼萬歲爺也就心滿意足了吧﹖

讓我們趁機回顧一下清朝參加世博的點滴﹕
早在1893年, 已有中國人開始考慮舉辦世博會,清朝維新思想家鄭觀應在《盛世危言》一書中,就有《賽會》一篇,強調「欲興商務,必開會場。欲籌賽會之區,必自上海始。」所以才有百年世博夢這說法﹐至於中國派代表參加世博﹐是由咸豐年開始﹐根據《中國與世博》一書敘述:

1851年,中國商人徐榮村和一些在中國經商的外商,將絲綢、茶葉、中藥材等一些中國傳統的出品商品運往英國,參加在倫敦舉行的首屆世界博覽會,并獲得多項大獎。此后,中國官方和民間商人以組團參展、寄物參展和派員參觀等各種形式,幾乎參加了歷屆世博會,但其間過程和產生的影響卻有著很大不同。從1851年首屆倫敦世博會上獲獎的榮記湖絲,到至今仍津津樂道的茅臺酒世博金獎傳奇;從1876年費城世博會上中國送出整整720箱、價值約白銀20萬兩的6801種產品赴展,到1905年列日世博會上中國產品獲獎百枚,與英、美、奧、意等國不分上下。
中國對世博會的參與熱情,一直很高……清政府對參加世博會比較重視;1915年,剛成立不久的民國政府派出了一個40多人的龐大代表團,參加美國巴拿巴太平洋博覽會,中國在這屆世博會上以榮獲1211項獎名列各參展國之首,這是中國參加世博會以來最揚眉吐氣的一次。
單從早期獲獎數量看,不少; 從獲獎產品性質來看,也多為我們傳統優勢的絲綢、瓷器、農產品、工藝品等。對于擴大中國傳統產品的世界影響力,包括國際貿易往來,有著不小的促進作用。但是……如果放在早期世博會評價體系這一大背景下考察,賽會之後的金牌獎證之類,更多還是遵循國際間的酬酢慣例,因此不必夸大獲獎價值。
同期,其他國家帶到世博會上的參展品都是些什么呢? 1851年倫敦世博會,大功率蒸汽機、自動鏈式精紡機等先進發明;1853年紐約世博會,電梯首次亮相; 1862年倫敦世博會,縫紉機、印刷機和火車;1876年,美國人貝爾的電話、愛迪生的復式電報以及留聲機、勝家的縫紉機,以及操作方便的自行車、打字機和織補機等,讓世界看到了美國的發展速度。
反觀中國參展品呢?幾乎始終如一的,是一些原始的工農業材料,附加值不高的初級產品、以及精致卻少實用價值的古董工藝品,極少近代工業的產品參展,更遑論能影響人類生活的偉大發展和設備。即使是獲獎數名列當屆世博會參展國之首的1915年巴拿馬世博會上,中國赴會展品還是偏重于傳統手工業、農業等領域,制造館更是沒有任何中國出品。這多少也反映了中國當時的經濟結構和產業分布狀況。吳建中(上海世博會主題演繹顧問、上海圖書館館長)有些遺憾,與世博會上外國經濟、文化、科技發展的迅猛之勢相比,當時的中國可能應該更多看到自己的不足與落後。

[PR]
# by wwjune | 2010-05-06 14:01 | 歷史之輪

當時只道是尋常 小喬
2003-12-2

燕,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生離已惻惻,況死別乎?

對往生者而言,英年驟逝,壯志未酬,抱憾而終,教生者如何能夠輕易釋懷?對生者而言,當時只道是尋常,未能把握住最後時光,永留遺憾,又怎能讓往生者走得安心?然而人生只似風前絮,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想到百年之後,今世所有的人都將化作塵土,每個人都要走上相同的路,只有先後之別,沒有生死之分,又何必太多不捨?

此刻,我依然想到了爺,是繼續活著好呢,還是就在那時死去的好?命運選擇讓爺瀟灑離去,所有的抑鬱塊壘都化為塵土,不必再受身心折磨,避開成為亡國之君的不可測,身後還能長眠於最後一個帝王陵寢之中,受到的世世代代的崇祀,未嘗不是一種福報。

活著的人,未必比死的人幸福,因為活著還要面對不可測的將來,安息了,至少不必再受世事的煎熬,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妳的閨中密友即使抱憾而終,但她一定希望妳好好的活著,她只是比我們先一步擺脫人世的羈絆,在另外一個世界等待我們而已。

燕,好好活著,就是對往生者最大的懷念,就像我們勇敢的為爺活著一樣,天上人間總有相見的一天。


流動、運轉... AKI
2004-3-9

「說不清的感覺—複雜的生命在流動、運轉
他到底是個甚麼樣的人??? 再猜吧 , 再用功看資料吧 , 希望有更多的資料出土」
好像真是這樣──

最初懵懵懂懂被電到,一個單純美好的形象植入腦中,斯文、俊美、理想性格的皇帝,處於歷史的節點上,境遇甚悲。有天讀到《宮女談往錄》發覺不對勁,「暴躁」?是在說我認識的皇上嗎?猛然憬悟他是個「人」,他有人性的複雜、多面、變動。是的變動,變動才是生命的表徵,那時刻他才真正在心中活起來。無法克制的蒐羅資料,想重塑他作為一個真實的人的厚度,血肉肌理。但是越讀越不夠,每看一筆資料他在心中的形象又修正一點點,轉變一些些,看越多越感受到隱沒在海面下那冰山的縱深,是多深多深,深到難以想像。
有時甚至想他是故意的,就像他的感情、愛情慎重不輕擲,他的心不隨便向人打開,他把真實的自己包裹成一個謎團,留下大量線索指向答案,只等真正願意理解他的人去拆解。
拆解的過程總是又興奮,又沮喪,看赫德蘭寫太監奉命到他家挖翻譯書,腦中就浮現那光景,浮想連翩。一天啃一本書?怪怪,我當學生的時候遠遠沒有皇上用功,我還不用理政呢。
看了記者北明翻出的資料,聯軍進天津時皇帝密電美國總統請求保護中國和平,激動得打電話跟朋友說:「我還以為他那時倒楣到谷底了!沒想到他還有膽做這種事?」是他決定的嗎?太后知不知道?又是誰在幫他?好多好多問題腦中打轉。
有次讀讀論文,還莫名其妙吃起史學者的醋,想說論對爺的感情我難道不甚過他們百倍?結果他們對爺的部分生活細節和行事作為,卻知道得比我多那麼多,程度是研究所對幼稚園,太不甘心了!

如果用一輩子時間,不曉得能了解他多少。現在覺得說不定能一輩子做這件事。
對爺的感情不是沒有冷下來的時候,畢竟研究他並不快樂,常常邊看感覺自己都快扭曲成麻花狀──光看就如此,要怎麼想像他真活在裡頭?真像李小哥說,都恨不得一頭撞在牆上!這種時候就會把一切扔開。但總不會持續很久,逛逛書店看到相關的書還是抱回家,結果又開始看了。
其實我很容易迷這個迷那個,熱度有時限,唯獨對爺就算冷了總能回溫。他不是我的偶像,也不是神,說是朋友好像還不行,只能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一個始終丟不開的人。
常被問為何喜歡光緒?我自己也思索。喜歡他不為他是個完人,正因為他是個充滿了弱點和缺陷的普通人。不是沒有動搖的時候,可能心裡怕怕的,但還是鼓起勇氣去做了他認為該做的事。
關於他還有很多很多可挖掘。
他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希望有一天能得到答案。

Furui
2010-8-16
皇上的外貌及氣質總給人一种超然空靈的感覺,是現實中不太真實的存在。
[PR]
# by wwjune | 2010-04-29 16:06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5141878.jpgImage from: The Historical Figures of George Stuart
嗯﹐上面的介紹把光緒的名字弄錯了~~~
近距離看他的五官做得不像﹐令他顯得太老﹐但遠距離看幾眼﹐倒覺得還能捕捉到一些神態。
好一個豁達又有真知灼見的皇上。

Other Recent Collections:
1) 秦全耀先生的blog裡最近有一篇很有趣的文章﹐遍佈網上﹐隨便google一下就行﹕
1898年光緒皇帝在北大做的"改革開放"的重要講話
(2010-03-23)

2) 民國建立 愛新覺羅家族因何能全身而退?
(2010-03-15)
我以前談過載灃﹐這次就免談了﹐這篇文章倒讓我想起經常看到的一種評價﹐說1905年清末新政比1898年的維新走得更遠﹐結論是慈禧和屬下要是有心﹐推行改革會是相當有力度和成效的﹐但我認為走得更遠根本是理所當然﹐別忘了這已經是7年後的事﹐沒理由還回頭看1898年的方案﹐在我眼中-----我敢說以至在光緒眼中﹐1905年的改革還是遠遠不夠﹐趕不上時代的步伐........

3) 清西陵(一):光緒崇陵圖片 (2010-02-14)

4) 透过《苍穹之昴》看光绪 張博 光緒飾演者 (2010-04-01)
[PR]
# by wwjune | 2010-04-01 15:14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661092.jpg先講一件shopping趣事﹐ROOTS早前為迎合冬奧﹐推出了一款休閒包﹐這款袋其中的一個pouch上﹐樣式是不同參賽國家的國旗﹐當然也包括五星旗﹗我看見禁不住開懷地笑。

正巧對面的一個華人男生拿起一件籃球背心﹐上印CHINA字樣﹐他笑著問身旁的同伴﹕「你看我穿這個怎麼樣﹖」

中國也好﹐哪兒也好﹐總是有人會為身為其國民自豪﹐有人不然。
究竟什麼時候﹐我們突然為身為中華民族一份子而感到好笑﹖﹖是自嘲式的笑﹐會心微笑﹐傻笑﹐還是無奈的笑﹖

**********************************
以下是最近有關皇上的蒐集﹕

丁韙良專輯
李提摩太專輯

去撫順看努爾哈赤舊居﹐去村落看電擊撈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byaSXhkA7g

少許成人趣味﹐皇帝臨幸證據﹐信不信由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xwJR7x1uuE

帝王治國語錄(全彩典藏圖本)當中包括光緒﹕
擾民行私,無異劫奪(清世祖 愛新覺羅 福臨)
君臣惟崇儉樸(清高宗 愛新覺羅 弘歷)
通達濟變之才(清德宗 愛新覺羅 載湉)
其他各朝帝王可以上網看目錄啊。
[PR]
# by wwjune | 2010-03-15 16:00 | 歷史之輪

請安 2004-2-27
我現在慢慢明白抱負不能施展是怎么樣的滋味,佩服你的忍耐力,外面總有人未能了解你,你真的不須要介懷。

來到你跟前﹐一同祝願世界和平 2004-3-5
Let there be peace on earth

兩岸三地 2004-3-13
大陸台灣香港最近暗涌連連,我不知怎么說好,希望兩岸三地的人都保持氣度啦

心裡有件事 2004-3-25
認識你之後,更加激發我追求學問,但也越加察覺自己的無知,
考研究院的事,停滯不前,研究什麼也未有定案。。。唉!
不過每想起你我是會醒神一些的。

2004-3-29
一直期待者與你在北京會面的日子﹐即使還是陰陽相隔﹐當然﹐在這個世紀內某一天﹐我一定會到(你的世界)來﹐請你到時在東門迎迓﹐可以嗎﹖

令我驚訝的是﹐事隔六年﹐那「兩岸三地最近暗涌連連」﹐看得我直搔頭﹐兩岸三地究竟發生什麼事﹐印象模糊﹐只記得那時台灣正進行總統大選﹐就是阿扁「遭槍傷」的那次﹐如今﹐一切都是過眼雲煙。
[PR]
# by wwjune | 2010-02-25 17:00 | 歷史之輪

蒼穹の昴------ now on NHK

The Qing Dynasty (1644-1911) and their reign marks

光緒皇帝學習英語二三事
摘自:《清史研究》 2009年8月第3期作者:鄒振環
Best to retrieve from google.

下圖為皇上書﹕舒華布實 頤和園
取自文心雕龍/鎔裁第三十二 "......然後舒華布實,獻替節文,繩墨以外,美材既斲,故能首尾圓合,條貫始序。"
《文心雕龍》是中國第一部系統文藝理論巨著,也是一部理論批評著作,完書於中國南北朝時期,作者為劉勰。(Quote from Wiki)
c0090351_1645227.jpg
[PR]
# by wwjune | 2010-01-15 17:11 | 歷史之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