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
#透過百葉簾縫看下雪﹐感覺雪片在顫動﹐就像老電影﹑粵語殘片的片頭畫﹐老是在抖。

#平時不穿短褲的男男女女﹐在下雪警告當天就穿短褲﹐人總是要找法子逞一下強。

(2010/09)
#什麼可以令我們的生命之火繼續燃燒﹖動力來自人(家庭)﹑物(包括寵物)﹑事(事業)﹑甚或是一個信念一份牽掛﹐灰燼裡也載著大大小小的遺憾和無奈。百味紛陳。

#祖先賦予我們寶貴的價值﹐不論是道德仁義還是民主自由﹐到了我們的手上﹐已經被誤解﹑濫用﹐歪曲得變了形。

(2010/12)
幾個文明古國都以亂像示人﹐祖國除了留給世人四大發明之外﹐還傳播各種致命疾病。

(2011/02)
情人節胡說八道:
男人不說話﹐我就說他不打開心扉
男人說話﹐我就說他說謊
男人誠實﹐我就說他沒情趣

(2011/08)
如果說經痛是因主人浪費了一顆卵子﹐那就是說不論生育不生育﹐女人都逃不過痛﹖
也聽過有人以“欠債”形容排出的卵子﹐但即使生育了﹐兒女都是前世的債主呢﹐
人生大概就是這樣吧﹐逃不過“受痛”﹐逃不過“還債”﹐只是方式不同。

(2012/01)
老是覺得別人比自己順遂﹐想像自己在街上隨機抽至少十個人問﹐恐怕八成人也會這樣答。
[PR]
# by wwjune | 2009-12-19 14:41 | 胡思亂想

c0090351_17434490.jpg

Furui 在頤和園拍的﹐放上來養養眼。








c0090351_17433370.jpg

新聞: New York Times, Feb 2, 1902
老太婆後悔落淚
皇上不發聲扮木偶

[PR]
# by wwjune | 2009-12-13 16:37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744441.jpg

This illustration is up for auction at E-Bay!

Caption reads:
A historic episode in the Chinese Court: The reception of the wives of foreign ministers by the Empress Dowager. 1899

P.S. 茅海建考光緒起居:
“凌晨三點以前即起床,准備早朝
大約最晚下午五點前開始睡覺”
WOW!!
[PR]
# by wwjune | 2009-12-07 17:06 | 歷史之輪

1979年 西安 臨潼

一道強光射了進來﹐再貪睡的我也忍受不下去﹐醒了。

「啊--------﹗」

怎麼搞的﹖前排的同僚明明都穿著色彩鮮艷的軍服---紅的綠的藍的---怎麼一覺醒來﹐就全褪色了﹖
再瞧一下自己﹐身旁的﹐怎麼……怎麼都披著一身泥灰﹖

一陣驚悚穿透脊背。

「你終於醒了﹖」右旁的那位打開話匣。
「這是什麼回事﹖」
「奇怪了吧﹖昨天更不可思議﹐你看看左角的那幾個人﹐本來是東歪西倒﹐遍體鱗傷的﹐今天竟然都好好的站起來了。」

我們軍團的服飾,仔細看就會察覺並非千篇一律﹐比如每個人的鞋帶和髮髻都各有特色﹐只要遵守基本規則﹐其餘都有自由發揮的空間。我們大部份人都是步兵﹐另有少數是專門跪射﹐由於經常接近地面灰塵﹐不時都會聽到他們的咳嗽聲。

右旁的這個小靈通想打破寂寞﹐提高聲線說﹕「喂﹐兄弟們!你們說呢﹐皇上是不是剛死了﹐即將要檢閱軍隊﹖我記得他曾在人間說過﹐我們的任務就是在陰間保護皇上﹐他一到了就會先過來巡視。」

後面有個人答話﹕「可能吧﹐但是你有沒有發覺﹐這幾天來了一批又一批很陌生的人﹐總是圍著我們走﹐衣服﹐髮型都很古怪﹐究竟是哪裡派來的人呀﹖」

小靈通答﹕「是呀﹐我還見到有些人的頭髮是棕色甚至金黃色﹗眼睛居然有藍的和綠的﹗」

「你還真眼利﹗真不知道皇上在搞什麼﹐很可怕。」後面的答。

陸陸續續有人加入對話﹐糟糕的是﹐我完全在狀況外。

「不用太害怕﹐這些天來沒有出事啊,陰間那麼大﹐很多種類的人恐怕沒見過呢。」
「不是啦﹐他們都說些我聽不懂的話﹐但我覺得十之八九都是在議論我們﹐我有什麼理由不害怕﹖」
「還有﹐有些人好古怪﹐好端端的兩隻眼﹐為什麼要罩著個怪東西在前面﹖奇哉﹗」
「你也留意到啦﹐有一次更跨張﹐有個男人也是有個不明物體擋著雙眼﹐這東西比你說的那些大﹐要用雙手拿著﹐黑色的﹐還瞄準我﹗嚇死人﹐幸好他看了兩眼就走了。」
「這些人會不會是嫦娥從月亮帶回來呢?」

趁著大家七嘴八舌﹐小靈通突然瞄了我一眼﹐獨問我﹕「喂喂﹐還沒問你呢﹐你是哪裡來的﹖」
我記得軍袍下擺刻了些字﹐摸了摸﹐慶幸現在還在。
「咸陽來的﹐你呢﹖」
「真帥氣﹗居然刻了『咸陽』兩個字在衣服上﹐我其實也有個符號﹐不過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我正想要摸﹐左旁的也加入吱喳團: 「對了﹐你那麼聰明﹐你知道上面那塊東西寫的是什麼﹖」
我知道他指的是懸在對面牆壁最高處的一幅布條﹐當然﹐我也知道他問的不是我。
小靈通說﹕「我也在奇怪﹐我直覺這是我們的文字﹐但怎麼看也覺得不對勁。」
前面有人回應道﹕「雖然我沒讀過什麼書﹐但也認得出這不是秦國的文字﹐皇帝不是下令李(斯)丞相去統一文字嗎﹖哪裡又飛來這堆稀奇古怪的東西﹖不怕丟命乎﹖」
小靈通說:「也許陰間的字是有分別的呢。」
「唉~~總之我就覺得站在這裡很不自在!」

這時﹐又一把聲音從左方靠壁處傳來﹐我沒法看清這裡任何一人的臉孔﹐只隱約看到他的酒肚子﹐從聲線判斷﹐應該是個中年人﹕
「唉﹐昨天有幾個穿著短袖服的人來替我梳理﹐我們聊了半個時辰﹐他們告訴我﹐皇上已經死了很久很久了。」

「真的假的﹖這樣說皇上不是失蹤了嗎﹖」
「他們說你就相信﹖」
「這些人說的話我從來都聽不懂﹐你肯定沒有理解錯了﹖」
「……」

我驚訝得吐不出字來﹐我注意到幾個比我更貪睡的人也醒了。

不安的氣息繼續在四方八面迴蕩。
「怎麼可能﹖皇上不是去求過長生不老藥嗎﹖」
「我早就猜這些藥不靈﹗先帝不可能活得長。」
「那現在誰當皇上啦?我記得他有兩個兒子,不是還立了太子嗎﹖。」

「好啦。」 中年人慢條斯理地打斷﹕「唉﹐還說立太子﹐我昨天問過了﹐他們說﹕『傻小子﹐皇帝這稱號已經消失了很多很多年了。』」

「別再胡編啦。」
大伙繼續你一句我一句﹐我不禁在想﹐大家是不是我醒了之後才變得健談呢。

「究竟那些所謂跟你聊的人是不是掛著個東西在眼前的﹖你聽我說﹐他們通通不是好人﹐眼睛是靈魂之窗﹐如果不是心裡有鬼﹐為什麼要遮著﹖」
「我就不敢跟這些來歷不明的人談話﹐難保他們不是陰間裡的敵人﹗」
「對呀﹐我覺得形勢很不妙﹗你看﹐我們本來不都是拿著武器的嗎﹖一覺醒來就全部消失﹗我認為應該去探聽一下皇上的下落﹐誰去問一下前面的那些軍吏(*將軍)﹖」

其中一位軍吏忍不住開口了﹕「軍器不翼而飛﹐我也不知道原因﹐皇上是不是來了陰間﹐我也無法證實﹐昨天我嘗試分別差人去陰陽兩間去找趙(高)中車府令﹐又不得要領﹐我估計呀﹐皇上生前把擁有的東西死抓著不放﹐死後在鬼門關被留難﹐才知道身外物是全都帶不走的﹐於是就丟下我們囉。」

小靈通喃喃自語﹕「中車府令一直都在窺準機會做皇帝﹐哪有閑功夫去管我們﹖」

後面又有一把較年輕的聲音傳來﹐打破僵局﹕「如果皇上真的不守諾言不出現﹐我們在這待著還有什麼意義﹖昨晚我就想﹐既然前途未卜﹐不如就偷偷溜走﹐但我實在太重了﹐根本就走不動。」

這次我終於開腔﹕「你一個人能跑去哪裡啦﹖不如留下來﹐這裡怎樣說也有千軍萬馬﹐有事大家好照應。」

雖然議論並不令人愉悅﹐但這是我們士兵間第一次互相溝通﹐也算是一次破冰﹐說著說著﹐今天首批奇裝異服的進來了﹐剛才一鬧﹐我們全體都對這些巡視者起了戒心﹐但同時決定,對眼前未知的一切------隨遇而安﹐不久﹐我們漸漸領悟﹐自己實際上是處於陰陽兩界之間﹐每天應付的是一次次非乎尋常﹐循環不息的檢閱﹗一股不知道哪來的力量﹐一直支撐著我們﹐挺直腰板站足三十年﹐皇上和他的左右手﹐一天也沒有來過﹐他們的去向﹐沒有人再去過問﹐秦國的一事一物﹐漸漸埋藏在我們的內心深處。

從此要身處兩種時空﹐實在是個很難掌握的概念﹐但久而久之﹐有些細節已適應下來﹐見怪不怪,以至十多年前﹐某個看來很有身份的人﹐檢閱完後帶著一家三口近距離和我們合照﹐以前連眼鏡也怕的我們﹐都變得麻木了。就這樣﹐我們這群沒有名字﹐沒有頭銜的秦人﹐一星期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時﹐手無寸鐵﹑默默地守護這塊中華文明的發源地﹐守護著她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完)

參考﹕
甦醒的秦代兵團 陝西旅遊出版社
遙遠的帝國----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
http://www.bmy.com.cn/index.htm
[PR]
# by wwjune | 2009-12-05 15:02 | 創作

光緒慈禧相繼去世 美國對華態度為何轉向曖昧
來源:社科院网站 作者:《清史研究》-崔志海
2009/11/25
http://history.news.163.com/09/1124/15/5OT767KQ00011247.html
或者隨便在網上搜一下。

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相繼病逝,對清廷決定由3歲的溥儀繼任皇位,美國政府并沒有立即予以承認。16日,國務卿羅脫在給伍廷芳當日的回复中,僅表示收到通報的內容,未做任何表態。根据美國國務院檔案顯示,當時美國政府的這一曖昧態度, 可能与康有為的電報有關......
[PR]
# by wwjune | 2009-11-29 16:55 | 歷史之輪

The following are my recent collections. It's demoralizing to see how things unfolded in ten years' time.

c0090351_1782817.jpg
News Article:
Tsai Tien's Reign in China---The Present Emperor's Good Will Toward Foreigners
New York Times, August 31, 1891

c0090351_1783942.jpg
Cover Illustration:
Strong China vs. Small Europe.
Judge Magazine, 1901, showing China (represented as a giant wearing a shirt that says "600,000,000 Population") with a rope around his neck. Europe, shown as a small warrior holding a sword that says "300,000,000 population," is holding the rope and pulling the giant behind him. The scene is being witnessed by Uncle Sam, who only has 78,000,000 population. The caption beneath the image has Uncle Sam saying "If China only knew its great strength, or if a Chinese Napoleon should show himself, how long would this giant submit to being led around by little Europe?"
http://www.printsoldandrare.com/china/index.html

c0090351_1793128.jpgThe Return of the Chinese Court to Peking. Reception of Foreign Ministers in the Forbidden City, 1902
百度吧上有人貼的﹐我覺得佈局有些怪~~~


c0090351_16553451.jpg
This article describes the scene of one of the receptions in 1902----still very absurd.
[PR]
# by wwjune | 2009-11-26 16:29 | 歷史之輪

皇上:

上月看過《雍正王朝》﹑《康熙帝國》﹐近幾天突然心血來潮﹐不知是不是踏進十一月的緣故﹐一股很奇怪的urge﹐想重看《走向共和》﹐想讓自己再激動一次﹗皇上﹐這是你在呼喚我嗎﹖以前﹐甲午戰爭﹑戊戌變法等對我而言只是歷史名稱和幾句教科書的老生常談﹐六年前看了《走向共和》之後﹐史料糊糊塗塗的讀過了﹐崇陵我也去過了﹐從此你在我心裡佔據了一個特別的位置了﹐去年﹐我開始經營這狗窩﹐剛好碰上你的生日﹐幾個月後又很榮幸能趕上了您的百年祭﹐一路以來﹐還認識了像Furui這樣的光緒迷呢﹗

這一切變化回憶起來真很神奇啊﹗對晚清史有了些許長進之後﹐我再看《走向共和》﹐會是怎麼樣的感受呢﹖今天帶著滿期待的心情看了第一集。

對了﹐以前我弄不懂為什麼您祖宗雍正連不熱衷於皇位的“皇宮出版社”三哥也要整﹐我最近在想﹐筆可是個強大的武器﹐雍正可能怕三哥把他不光彩的言行紀錄在冊﹐留傳後世﹐你認為呢﹖

最近在寫小說﹐所以我近來每天只上來查察﹐疏于灌溉﹐小說完成後呈上來給你看吧好嗎﹖

再來些瘋話﹐皇上﹐您擁有的是﹕
順治帝的深情
康熙帝的大器好學
雍正帝的急性執拗
乾隆帝的臉型(這這這是什麼回事﹖)
嘉慶帝的無可奈何
道光帝的勤儉
咸豐帝的怕慈禧(schlafen的好提議)
同治帝的稚氣
[PR]
# by wwjune | 2009-11-07 17:07 | 歷史之輪

這篇文章可算是這次外交的全紀錄﹐我以往只知道光緒出宮前寫過一封信給McKinley﹐原來西逃途中也曾寫過第二封﹐海牙國際法庭仲裁的事也是第一次看到﹐那說明~~~光緒史有待發掘的東西還多著啊﹗

光緒看來是明知不可為而為﹐為了把中國的損失減到最低﹐他願意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值得敬佩﹐事實證明﹐這外交手段確是徒勞無功﹐最多就是拖延些時間, buy time而已。

原文應該是簡體的﹐但我看到的網站是繁體的﹐結果所有的“辛丑條約”都變成“ 辛醜條約”。換個角度看﹐我覺得後者才更貼切不是嗎。

庚子年光緒與美總統的書信往來
摘自:《文史天地》雜誌2008年第3期作者:方勇

《辛丑條約》起源於庚子年間八國聯軍鎮壓義和團運動的侵略行動,正因為如此,《辛丑條約》的賠款一般也被稱為“庚子賠款”。該條約的談判從庚子年(1900)一直持續到辛丑年(1901),進行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以前的不平等條約談判,清政府還可以討價還價,多多少少有些迴旋的餘地。而這次卻是在列強各國就如何“宰制”中國達成一致協議後才通知清政府照章執行。儘管如此,卻有一個國家在條約談判過程中頻頻為中國說話,扮演了中國利益“代言人”的角色,這個國家就是侵略國之一的美國。鴉片戰爭以來有志之士“以夷制夷”的多年夢想,似乎就要變成了現實。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事情還得從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和庚子年間光緒皇帝和美國總統麥金利的“交往”說起。

一、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

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歐洲列強和日本在中國爭先恐後地劃分勢力範圍。美國對中國這塊肥肉雖然垂涎欲滴,但苦於忙著與西班牙爭奪菲律賓,無暇顧及在中國的爭奪。美國駐華公使康格向國務卿抱怨說,除了直隸省外,簡直沒有其他地方剩下來給美國了。儘管如此,從1895年到1899年,美國對華出口額仍增長了將近兩倍。美國商人對此欣喜若狂,絕不甘心喪失中國的廣闊市場,為此他們聯合組織了美國亞洲協會,經常給時任美國總統的麥金利及其內閣成員寫信,並尋找各種機會拜訪遊說美國官員。同時,《紐約時報》也連篇累牘地載文強調中國的潛在重要性。經不住商人們的軟磨硬泡,也考慮到美國的利益,麥金利在1898年底發表國情咨文,決心採取與美國利益相符合的一切手段,維護美國在中國的利益。美國想出的新的侵華伎倆就是“門戶開放”政策。

1899年9月,為了阻止其他列強聯合排斥美國,在總統麥金利的授意下,新近被任命為國務卿的百萬富翁海約翰訓令駐英、法、俄、德、日等國大使向各國提出了要求“門戶開放”的外交照會。這一照會的表面上要求各國在華貿易機會均等,同時保持中國的領土與行政完整。其要點如下:第一,任何國家不得通過任何手段干涉在中國應有的任何通商口岸、租借地或所謂“勢力範圍”內的任何法定利益。第二,中國現行協定關稅應對一切貨物,不論屬於哪個國家,不論陸運還是海運到所謂“勢力範圍”內的所有港口,都適用。其稅款應由中國政府徵收。第三,“勢力範圍”內的任何港口對別國船隻所徵收的港口稅,不能高於本國船隻;在“勢力範圍”內由其修建、經營和管理的鐵路上,其他國家公民與該國公民在同樣距離運輸同種貨物時,應收取相同的費用。“門戶開放”的政策得到了列強的承認,美國商人非常高興,認為這是美國外交史上最光輝最重大的勝利。美國在中國的勢力從此一天比一天擴大了。

二、光緒皇帝與美國總統書信往還

1900年7月2日,法國向美國建議在華各國軍隊聯合行動,消滅義和團運動,以儘快恢復秩序,保護外國人的安全。7月3日,美國國務卿海•約翰在給法國的答覆中贊同法國的建議,同時趁機再次提出了“門戶開放”的原則。同一天,海•約翰把這一原則照會各國,要求共同遵守。俄、英、日、美、德、法、意、奧八國組成聯軍後,在英國海軍中將西摩爾率領下,耀武揚威地從天津一路燒殺,向北京進犯。雖然義和團頑強抵抗,但畢竟土槍土炮打不過洋槍洋炮,八國聯軍很快就逼近北京城。嚇破了膽的慈禧太后萬萬沒想到列強會來得這麼快,她一邊下令“痛剿”義和團以討好列強,一邊任命李鴻章為議和全權大臣,與列強談判乞和。

同時,清政府也對駐外使節發出了尋找機會緩和對外關係的指示。伍廷芳憑藉多年的外交經驗,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以夷制夷”的好機會。很快,他就把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的消息傳回國內。六神無主的慈禧太后此時能夠召集到的文武大臣一次比一次少,很多人都逃跑了,連她的近臣榮祿都不見了蹤影。為了儘快求和,經過短暫的商議,清政府決定向美國請求幫助。為此,雖然早已失去人身自由,但心憂國事的光緒皇帝在7月17日親自向美國總統麥金萊寫了一封救援信。此時的北京城裏一片混亂,對外聯絡的無線電通訊早已中斷。不得已,為了爭取時間,光緒皇帝的信件以十萬火急的形式,快馬加鞭送到山東巡撫袁世凱手裏,袁世凱接信後不敢耽擱,馬上將信函以無線電報拍發到上海,上海道臺余聯沅接電後火速再將信函發往清政府駐美公使館。公使伍廷芳接信後即將信函呈送美國總統麥金利。光緒皇帝在信中說:

”中國長久以來與美國保持友好關係並且深深意識到,美國的目的是從事國際貿易。中美雙方對對方均無懷疑和不信任。最近爆發的中國人與基督教傳教士之間相互的憎恨,引起了列強對朝廷立場的懷疑,認為清政府贊成人民歧視傳教,此懷疑並無根據。但是這種懷疑引起了大沽炮臺被攻佔,並由此引發了具有災難性後果的軍事衝突。……為了解決目前的困境,中國對美國寄予特別的信賴。我們誠懇率直地致信于您,希望閣下想方設法,採取行動,協調各國一致為恢復秩序與和平作出努力。懇請您,並萬分焦慮地期待您的回復。”

美國總統麥金利一看光緒皇帝的救援信,可謂正中下懷。他正好可以利用這樣的機會與清政府高層取得聯繫,以加強對清政府的影響和控制,從而最大程度地保證美國在華的利益。

經過三天對中國政治局勢、權力結構以及北京暴亂情況的謹慎判斷,麥金利於7月23日給光緒帝寫了一封回信。他在信中冠冕堂皇地表示:

“我已收到陛下7月19日來函,欣悉陛下認識到,美國政府和人民對中國除了希望正義和公平以外別無他求這一事實。我們派部隊到中國的目的,是從嚴重危險中營救美國公使館,同時保護那些旅居在中國並享有受條約和國際法保證之權利的美國人的生命財產。……同時,本政府在取得其他國家的同意後,將樂於以此目的為陛下進行友好的斡旋。”

此後,美國開始為早日開展談判進行各種活動,然而,美國的“努力”並沒有什麼效果。8月14日,八國聯軍憑藉優良的武器裝備,終於攻佔了北京城。佔領北京城後,有了更大的談判籌碼,列強才開始與清政府談判。這個時候,早就倉皇逃離北京城的慈禧發佈上諭,讓李鴻章會同慶親王奕劻等人“便宜行事”,儘快與八國談判,達成“和局”,逃到西安後,她還反復給李鴻章打電報,要求侵略者寬恕她的“罪過”,不要把她作為禍首懲辦。

雖然美國的努力並沒有產生什麼實際效果,但清政府一時也找不到比美國更有力的“幫手”。1900年10月17日,光緒皇帝為了感謝美國的幫助並敦促美國加大斡旋力度,再次給美國總統麥金利寫了一封信,希望美國能說服列強儘快與清政府達成和議。跟上次一樣,美國總統麥金利回信光緒皇帝,答應繼續斡旋。有了“門戶開放”的政策,再加上光緒皇帝與美國總統的書信往還,美國在《辛丑條約》的談判過程中就開始充當了中國利益的“代言人”。

三、美國主張減少“庚子賠款”

談判剛一開始,其他七國列強就提出一個高得驚人的賠款總數——四億兩中國白銀。1900年12月29日,美國國務卿海•約翰致電美駐華公使康格,指示在和約談判中,盡可能使賠款保持在一個適當的限度內,以確保中國的償付能力。而且,海•約翰還強調賠款要以貨幣支付而不是以中國的領土支付。後來,美國國務卿海•約翰指示康格努力將賠款總數儘量限制在白銀二億兩左右。這個數字當然滿足不了列強早已撐大的胃口,遭到法、俄、日、德、英、意等國的強烈反對。5月7日(1901),各國在華公使團提出向清政府索求的賠款總額不降反升,增加到四億五千萬兩。面對這一數字,美國也無可奈何。見自己的面子不起作用,美國駐華談判代表柔克義就授意兩江總督劉坤一和湖廣總督張之洞以中國全權談判代表的名義向列強提出賠款額過高,中國無法承受,以達到儘量減少賠款的目的。在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侵略者面前,劉坤一和張之洞的話照樣沒有起到絲毫的效果。5月22日,駐華各國公使團舉行會議,德國公使非常不滿美國的立場,氣勢洶洶表示,沒有任何國家有理由要求減少中國的賠款。美國代表柔克義馬上反駁說,我們只有這樣做,才能保證中國不會崩潰。然後,柔克義要求公使團就是否同意削減賠款額進行表決,但其他各國代表當場就拒絕了他的這一要求。眼看賠款問題就要成定局,美國人拿出了最後一招,海•約翰指示談判代表柔克義將賠款問題移交海牙國際仲裁法庭裁決。然而,海牙國際仲裁法庭裁決的結果仍然是中國應賠款四億五千萬中國海關銀兩(三億三千三百萬美元),相當於當時每個中國人罰銀一兩。這就是1901年9月7日《辛丑條約》規定的“庚子賠款”的總額。至此,美國減少“庚子賠款”的努力以失敗告終。

歷史證明,面對列強的侵略,求助於侵略國的“以夷制夷”外交套路,只能是聊勝於無。雖然光緒皇帝謙卑懇切地寫信給美國總統請求幫助,美國總統似乎也“有求必應”,但弱國皇帝與強國總統之間的“交情”,根本就不可能產生什麼實質性的成果,實質上美國的友善也僅僅是為保證自己利益的另一種面孔,這正印證了“弱國無外交”的老話。

[PR]
# by wwjune | 2009-11-01 16:17 | 歷史之輪

c0090351_15371839.jpg

本文已重寫﹐請移玉步往﹕
http://www.popo.tw/books/25263/articles/5184654
http://www.qdwenxue.com/BookReader/2055575,40271629.aspx


八爺黨on netor: 空山念遠閣
[PR]
# by wwjune | 2009-10-03 15:18 | 歷史之輪

休辭刁嫗攬朝綱,
只怪聖躬沒主張。
積弱積貧思振作,
孰曲孰正欠商量。
圖存徒賴清流輩,
靖難竟托白眼狼。
身陷瀛台難自保,
床前奉孝吻砒霜。

——漁夫
2008年11月24日
[PR]
# by wwjune | 2009-09-24 17:11 | 歷史之輪